梦远书城 > 谢上薰 > 回收冒牌男友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六


  “你不要追来,否则我会报警——”不敢回头……边叫一边跑。

  阎鼎震惊到无法言语,呆立原地。

  他那任性自傲、宛如母狮子般难驯的母亲,在他要进入贵族小学之前的某一天,突然消失不见,然后据说寄了一张已签名的离婚协议书给父亲,大多数对间与祖父母同住的他,根本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在他的印象中,父母就像两只斗牛一般,很难得安安静静的过日子,非把对方斗臭、斗垮不可,如同祖父母说的“像上辈子的仇人”,谁也不让谁。

  母亲离开后,父亲也失去了斗志……直没有再婚,全心全意放在事业上。那对候,谁也没想到母亲是怀着身孕离开的,悄悄生下了妹妹姜采樵,从母姓。

  阎鼎上了国中,母亲突然到学校见他,还带着一位小女孩,说是他的妹妹,他惊讶得张口结舌,那小女孩有着一双和母亲一样的杏眼,不驯地瞪视他,仿佛她也不高兴突然多一位哥哥。

  母亲让妹妹喊他“大哥”或“鼎哥”,妹妹却直喊:“鼎哥哥、鼎呱呱,我要吃顶呱呱!”真是欠扁的小孩。

  任性的母亲要他暂时别告诉父亲,然后便走了。母亲究竟把他当成什么啦?

  就这样久久才一次,母亲会到学校看他,妹妹若是上半天课,也会带她一起来。直到他要出国念大学对,终于把妹妹的事告诉父亲,然后到国外念书……去就是八年,等他回国,父亲才告诉他母亲稚癌的消息。

  若非生病,阎鼎相信以母亲的个性不会让父亲看采樵,即使如此,她说她死也不答应让采樵改姓,凭什么她生的孩子只能姓阎?屁啦!

  没人拿母亲有办法,结果不到三年,父亲却因心肌梗塞先过世,阎鼎接下公司重担之余,母亲也到了癌症末期,等不及采樵大学毕业便去世了。

  母亲临终之前把采樵托付给他照顾,他们才终于生活在一起。

  一家人处事均极为低调,根本没留心外界的人开始注意姜采樵和阎鼎同进同出,流言蜚语不断冒出——突然间冒出来的姜采樵是阎鼎的小情妇吗?

  想也没想过有人会这么误会的阎鼎和姜采樵……样直呼其名。任性的妹妹被母亲带坏了,高兴便勾着他手臂以示亲热,不高兴便与他对哈互骂,“包袱款款”的就说她要回家。这里就是她的家啊。

  妹妹没定性,高兴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他一直担心她有一天会闯祸、会吃亏,没想到今天——

  她竟然说她不认得他,忘了他是谁。

  他一定要查清楚,这究竞是怎么一回事?

  爱,可以是救赎,也可能是惩罚。

  当姜采樵用跑的将晚餐提回家,刚下班换好家居服的殷牧城还淡淡取笑她,“跑这么急做什么,有人在追你吗?”

  “有一个男人……”她喘气一下。“突然叫住我的名字,还说是我哥哥,我吓死了,推开他赶快逃跑。”

  “哥哥?你哪来的哥哥?”

  “对啊,我骂他是诈骗集团以后就赶快跑。”

  殷牧城不放心的开门查看,还走到楼梯间看有没有陌生人躲藏……切正常,回家关好大门,步出阳台朝下望,指不出哪个行人有问题。

  “他有追着你跑吗?”他走回客厅。

  她不安的摇头。“好像没有。”

  “他叫什么名字?”

  “他设说。”

  “连名字都不敢告诉你,肯定是骗子。你很害怕吧?”

  “嗯。”她扬捷,嗓音发颤。

  第一次有人当街喊出她的名字,原来不是欣喜若狂,而是惊疑连连。

  可惜了那男人一表人才,高大强壮的外表看起来很正派,真是人不可貌相。

  殷牧城温柔地拥住她,“别怕。这几天你不要一个人出门,午餐叫外选,晚上我会陪你出去用餐。”

  “好。”姜采樵的心总有些不踏实。

  “我们吃饭吧,你买了什么好吃的?”

  “咖哩鸡肉妙饭。”

  “正好是我想吃的。”

  殷牧城露出大大的笑容,掩饰内心的复杂思维。

  在用餐的过程中,两人的话都变少了。姜采樵不时露出一脸困惑的疑虑,殷牧城强压抑心底的颤动,仿佛出现了不知名的敌人,正悄悄逼近想勒住他的脖子,令他的心脏揪紧。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