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谢上薰 > 回收冒牌男友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四


  “我怎么可能忘了你?你是这么的好!”

  殷牧城黯然的神情不敢被她瞧见,因为他实在没有那么好。

  阎鼎提前回国一趋,半年来他完全没得到姜采樵的一丝讯息,他慌了。一位年轻女孩若非遭逢不侧,怎么会完全没消息?如今是全球即时通的时代!

  “你真的不知道她现在人在哪里?”他森冷阴沉的嗓音像针一样刺痛人心。

  廖静儿眼眸中的冷焰并不亚于他。“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该知道?”她特地去日本陪伴他,他居然帮她租了一间饭店套房。

  “你最好是真的不知道,否则我不保证我会做出什么事来。”

  “阎鼎,你太过分了,我专程去日本陪你,你却开口便问姜采樵的消息。”

  “你的反应也很直接,马上拉长了脸,所以我立即决定送你去位饭店。”阎鼎的目光移至一扇房门,他检查过了,她的东西大多仍在,只少了一个旅行袋。“听到你要来,我期待过,期待你把她一起带来,若是如此,要我立刻举行婚礼都行,我是真心这么想。”

  “阎鼎!”她心口一阵揪痛。

  “如果她平安无事也就罢了,倘若她发生任何不幸,而你却知隆不报,我绝对不可能原谅你!”

  “过分!你真过分!”

  廖静儿恐慌于他的表态,更无助的是自己的心态。

  无助?恐慌?

  老夭!她怎能不恨姜采樵的存在?她是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廖静儿,几对尝过无助、恐慌的感觉?

  “我的确过分,明明不爱你却答应跟你仃婚,我想……辈子慢慢谈恋爱也不错,像古代的媒灼之言,不也一生一世?至少别像我父母一样,婚前爱得火热,婚后宿世冤家,仿佛结了三辈子的仇,非让对方后悔不可。”

  阎鼎徐徐地叹了口气,慢慢道:“静儿,我一直很欣赏你的个性……整个大家闺秀的样子,有教养、性情温和,我有自信一辈子对你好,所以才会跟你订婚。可是,如果你跟采樵相抵触,抱歉,宪法是高于法律之上的。”

  “姜采樵才是你的宪法?”

  “我去日本之前便跟你提过一次。”

  怒火跃上廖静儿的双眸。“我是你的未婚妻,我才应该是你的宪法。”

  因为没有浓烈的爱,阎鼎直接摇头。

  偏偏这是女人最无法忍受的,未婚夫怎么可以不将她摆在第一位?

  廖静儿愤而转身离开。

  她决定不告诉阎鼎有关姜采樵的任何讯息,等到姜采樵爱殷牧城爱到难分难舍,阎鼎也不得不放手吧!

  由于申海薇第二次的施压——殷皓云这辈子唯一搞不定的女人再次预约和他的夫人“喝茶聊天”,“拜托”他帮忙乔时间。殷皓云只差没抱头哀号……再保证他会遵守诺言。邱映雪由他搞定即可。

  “你确定可以说服尊夫人?”

  “当然,老公不是当假的。”男人的面子摆第一。

  “说得也是,你正值壮年,男性魅办搞不好胜过儿子。”适时遥上一顶高帽子,总算和平的结束对话。

  申海薇也不是笨蛋,深谙人情世故的她太知道女人弯弯曲曲的心思,如果她硬是和邱映雪见面谈判,邱映雪一定会认为她侵犯到“母亲管教儿子”的范畴,是一种“侵门踏户”的挑衅行为,反而令殷牧城难做人。

  她没有哺育过儿子,没有陪伴他成长,至少不能成为他的绊脚石,所以她直接找上殷皓云,“威胁”要去找邱映雪谈判,殷皓云果然认真当回事儿了。

  老孤担男人也不是可以随便威胁的,主要是申海薇敢爱敢限,她要分手,男人不愿意,她便立马一脚往男人的跨下踹过去,切肤之痛的惨烈印象太深刻……生难忘,使他深信她说到做到,不敢敷衍了事。

  殷皓云回家后自然不便说申海薇又威胁他,因为邱映雪一直相信给儿子一年的自由是他的主意,他的圣旨怎能随便收回?

  他拿出一家之主的威严,要邱映雪暂且放手,别随着孙逸玲起舞。

  “可是,老公,那女孩子真的不像话呀!”邱映雪爱子心切,她的儿子是王子、贵公子,当然只有公主、淑女才配得上。

  “那不正好。”

  “正好?”

  男人面对老婆反而不会失去惯有的冷静,只会被外面的女人牵着鼻子走。

  他冷冷一笑。“就是不像话才好,万一牧城爱昏头了,闹着要跟她结婚,我们才有正当的理由反对!”

  “老公。”邱映雪例没想过这一点。

  “老婆,我知道你对牧城的关爱胜过任何一位母亲,相信你比我更了解父母难为这句话的真谛。”

  她点头,悄悄松动了心底的戒备,只因老公懂得地的付出与辛苦。

  “儿子长大了想爱谁就爱谁,父母的善意反而会招来专制、管太多的批评,你想,父母有多难当啊!所以能不插手就不插手,省得烦心,我们只须在关键时候严格把关,将父母的权威发挥在最恰当之处。”

  “你是指婚姻?”

  “夫人圣明。”殷皓云高呼。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