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谢上薰 > 回收冒牌男友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七


  “我不准有人碰她!”

  终于有服务生过来拉住孙逸玲,餐厅经理严肃的请他们离开。

  殷牧城一手仍圈抱住姜采樵……手掏出信用卡结帐,感觉到怀中人儿有所挣扎,低喝,“你这只小野猫,够了。收起你的爪子。”拿回信用卡,左臂往她膝下一抄,将她整个人横抱起来,引来姜采樵“啊”的一声,忙楼住他的脖子不再妄动,任由他抱着自己要去哪儿都行。

  男女主角远离现场,宾客间又有另一波骚动——

  “新娘抱耶。那男人好强壮,明明看起来很斯文,噢,迷死人了。”八卦女眼冒爱心的说,巴不得取而代之。

  “还有他刚才宁可自己被打也要保护女朋友,你看到了没有?真是太感人了,这么好的男人,难怪有小三要抢了。”

  “违我都忍不住要迷上他呢!”

  “呵呵……”

  完全被冷落在一角无人闻问的孙逸玲,愈发被这些闲言闲语气得脸都绿了,心也揪痛成一团。

  今天的奇耻大辱,她一定要讨回来。

  殷牧城预仃了餐厅楼上饭店的一间套房,直接将姜采樵抱到房间,放在床上坐好,然后便酷着一张俊脸在房间走来走去,似在思考什么人生大事。

  姜采樵的眼珠子便时而左时而宕的跟着他转,转到眼都花了,往床上一躺,“好累吸。我想睡觉。”

  殷牧城在床边坐下,“睡什么睡?你先起来。”

  “你要骂我吗?”

  她伸直两手,他很有默契的将她拉起身坐好,她顺势窝进他怀里。这几手已成为他们之间的一种“起床”模式,殷牧城居然满享受的。

  “我不晓得你是只小野猫,也会撒泼打人。”抱够了,该说的还是要说,他不希望她有设水准的坏习惯。

  “谁教她要骂你,还骂我。”她的反应很直接。

  “小樵,不要再做这种事。”

  “好啊!以后别跟她碰面就好。”

  殷牧城有预感事情不会就这么结束,孙逸玲从小是位刁蛮千金,长大后不过粉刷上一层文明人的外衣,骨子里一样喜欢践踏别人。

  “小樵,以后若是见到孙逸玲,离她远一点。”

  “为什么?固为她要抢走你吗?可是,你们明明是表兄妹……”

  “我跟她没有一点血缘关系。”

  “什么?”

  “不只是她,还有上次在餐厅碰面的邱俪明,都与我没有血缘关系。”

  “为什么?”

  他不希望由孙逸玲来对采樵胡说八道,即使不确定孙逸玲会不会采取行动,但他宁可由自己说出不堪的那一面。即使,他从没打算向她坦白家世,但事情的发展有了出手他意料之外的章节。

  真的是人算不如夭算吗?

  殷牧城眉心纠结,很闷。

  “小樵,孙逸玲也不算是骂我,我的确是情妇生的儿子。”真的很闷,心烦意乱。“生下我的妈妈和抚养我长大的母亲,不是同一个人。”

  “哦。”姜采樵只是听着。

  他低哑而果决地说:“我的母亲无法生育,我爸便搞外遇和我妈生下了我,因为种种原因,我爸无法离婚,便由我母亲收养我,并将我抚养长大。此外,我还有一个弟弟,是我爸再一次外遇和唐阿姨生的。”

  “你爸好烂!”这是姜采樵第一个反应,嘟起嘴吮向他,“暖玉姊有说过你家很复杂,警告我闪远一点。现在听你亲口说出来,你心里不好受吧!可是如今这个社会,这种成员复杂的家庭并不少见,你不也说我是单亲妈妈养大的吗?不要想太多就好了嘛!”

  好比封建时代的有钱人,正室无所出,正好堂而皇之的纳妾传宗接代。即使正室生儿又育女,好色的男人照样三妻四妾。

  从古至今,喜新反旧的男人比比皆是。

  殷牧城发觉她眼底温柔与一派坦然,心中为之震荡。“我长大后也明白自己是极幸运的例子,母亲将我视如已出,我到美国念书对,她亲自陪我过去住了一年,直到我的生活完全上了轨道,她才回来陪父亲。”

  姜采樵总算弄清楚他如何区分妈妈和母亲。

  “邱俪明和孙逸玲是你母亲娘家的亲戚,难怪你说你们没有血缘关系。”

  “我母亲是邱俪明的姑姑,住得近,还算常见面。而孙逸玲,从小就跟我不对盘,我们已经许多年没碰面,她现在却突然说喜欢我,真令我胆寒。”

  “原来她真的想当小三啊,真是欠修理。”

  “小樵!”

  “好啦,别跟她碰面就好了嘛。当然你也不可以偷偷跟她约会。”

  “我疯了才跟她约会。”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