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谢上薰 > 回收冒牌男友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五


  “逸玲,你真的想……”

  “你别再劝我了,我非这么做不可。”孙逸玲犀利地打断她,“你知道那位小樵的住处吗?还是在上班地点可以堵到她?”

  “真拿你没办法。”邱俪明沉吟了一下,慢条斯理的说:“根据情报,表哥明天和那位小樵要去淡水玩,淡水的新景点“情人塔”是必到之处,还有,日落前在渔人码头看夕阳也是情人间的小浪漫。别刻意去挑畔,制造“巧遇”比较自然,表哥才不会对你起反感。”

  “情报?”对于她的好心提醒,孙逸玲是感激的,足见她对殷牧城没有私心,这当然好,但是她怎么会有情报……

  “你也知道我姑姑有多么疼爱表哥,总当他还是个孩子,所以在表哥结婚前,所有的交往对象她都会过滤,表哥的秘书汪宁是提供情报者之一。”邱俪明说得寻常至极,仿佛夭底下的妈妈都会这么做。

  孙逸玲却为之咋舌,暗自决定,若是有幸和殷牧城结为连理,绝对不与婆婆同住,免得夫妻间的私生活也会被监控,太可怕了。

  “谢啦!俪明,有重要情报还要告诉我喔!”

  “我尽量——”

  孙逸玲起身走了,忙着约廖静儿去。

  邱俪明拉下了笑脸……双明媚清亮的黑眸选速闪过一丝冰冷的寒意。

  即使她不是邱映雪的亲侄女,殷牧城也不会爱她,这点她很清楚。

  所以她宁可他娶一个他不爱的女人,为了利益而结婚,也不想看到他和心爱的女人结婚,日后亲戚见面都须忍着妒意看着“恩爱夫妻”卿卿我我。

  她受不了呵!

  愈夜愈美丽的渔人码头,在大饭店的户外用餐区欣赏夕阳是更棒的选择,握着情人的手一起凝视橘红色的太阳没入海平面,是多么感人的美丽。

  夜,来了。

  夜色似水,好柔,好柔。

  情人套餐的主菜是外皮金黄酥脆的德国猪脚,沽着酒醋入口完全不腻,配上情人间的喝喝私语,不必喝酒也陶醉了。

  姜采樵脸上的笑容甜如蜜,因为今天殷牧城从早到晚都陪着她,淡水的知名景点均到此一游,虽然没有帮助她恢复记忆,但在愉快的心情下根本没去想那么多……路玩一路逛,吃吃喝喝的过一天。

  她线条优美的脖子上佩戴着殷牧城送的仃情物——施华洛世奇的天鹅项链。一早出门前,他亲手为她戴上。

  优难精致的天鹅项链,象征她在殷牧城心目中是美丽的天鹅公主,而非五小鸿。她一见便好喜欢,扬言要每天戴着它。

  “你什么时候买的?”

  “秘密,想给你惊喜就买了。”他不能告诉她那是以前出国对买的……看到就觉得很适合她,不过那对候她还在阎鼎身旁,他也没想过有一天真的能送出去……直搁在自己住处更衣室的角落。

  若是老实告诉她是以前买的,她会疑问:不是都被烧光了吗?

  幸亏她不晓得,天鹅项链在台湾没有卖。

  殷牧城宁可她一直傻傻的幸福下去,在她小小的心灵中,只记得他一个男人,永远下要想起阎鼎。

  他发誓他会对她很好的……

  户外用餐区的情人们沉浸在客自的甜蜜氛围里,其中在室内餐厅靠窗边的一桌——

  孙逸玲好不容易追踪到殷牧城和姜采樵的行迹,连忙狂叩住在饭店泡温泉的廖静儿过来会合,指认这位小樵是不是阎鼎的卸任情人姜采樵。

  廖静儿看了一眼,心口刷过奇怪的感觉,“她的确是姜采樵设错,至于她和阎鼎有何特殊关系,我不予置评。为了和阎鼎赌气,她故意和殷牧城在一起?

  孙逸玲眼角一抽。“你的自尊心也太强了吧!男人结婚前花心一下,也不是什么罪大恶极的事,虽然有点教你没面子,但也不用全盘否定。”

  “阎鼎并不花心。”

  “是是是,都是孤狸精勾引他。”啧,死鸡子嘴硬!

  戴上深色的墨镜,就可以假装没看到男人搞七拈三吗?鸵鸟心态嘛!

  廖静儿眉心淡蹙,瞬也不瞬的看着窗外不远处那张漂亮的心形脸蛋,她真可以抛下阎鼎,笑得没心没肺的酣甜?

  孙逸玲没忘了自己此行的目的,忙敲边鼓,“喂,廖静儿,记得我昨晚跟你说的吗?如果证实她就是姜采樵,我们要当着牧城的面揭穿她是孤狸精的真面目,因为牧城一定是被她骗了,我要让他清醒过来。”

  “我没答应——”

  “什么?”

  “我只说帮你确认,没答应要揭穿她的过去。”

  “你这是什么意思?”

  “只要她不是天天粘在阎鼎身旁,她要跟谁在一起,我不关心。”

  “喂,廖静儿,你真自私耶!你只在手自已的恋情,却不在意那女的变成我和牧城之间的小三。”孙逸玲瞪她的眸中带着指控。

  廖静儿轻遂两道秀眉,冷道:“你是否入戏太深了?从没听说殷牧城正与你交往,她怎么会是你和殷牧城之间的小三?相反的,我看到的是殷牧城对她充满情意、她也爱着殷牧城,两人情投意合的样子,反而是你想介入当小三吧?!”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