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谢上薰 > 回收冒牌男友 > 上一页    下一页


  “你呀,像以前那样叫我暖玉或姊姊就好。”

  “暖玉姊。”骨子里的叛逆因子不时探头,不过小事一件,没人计较。

  殷牧城有条不紊的询问申暖玉事情办好了没?小樵目前急需的衣物用品是否添购齐全?

  “全照大爷的意思办好了,我跟我的助理忙了三天。”申暖玉眨了眨一双描绘精致的眸子,语带玄机的笑道:“你给我的预算就那么多,所以只能租一间两房的电梯公寓,一般的日常用品我大致上都买齐了送过去。至于小樵个人急需的衣服和保养品,我买了一些,不够的你可以带她去买嘛,不然上网订购也很方便。”

  “我知道了。”殷牧城直接收下她递过来的公寓钥匙,决定自己要先过去看一下比较保险,毕竟申暖玉曾有过把房间布置成汽车旅馆的纪录。

  转头一看,姜采樵安心的又睡着了,她的气色变好,不再白惨惨的。

  申暖玉收起嬉笑嘴脸,一颗心又为了兄长悬宕在半空中。

  “哥,你不会后悔吗?”

  “不,我反而充满期待,期待她爱上我的那一天。”

  殷牧城清亮深邃的眼眸,定定的停在姜采樵的身上,眼神浓烈如酒。

  他何曾用这样的眼神去看一个人?即使是自己的母亲。

  申暖玉有些感慨的转身走人。

  哥啊,你的“诱卿入瓮”,到时候不要变成了“请君入瓮”才好。

  即使是阅历不深的姜采樵,也觉得殷牧城是一位很有教养的男人。

  他或许不是有钱人,但绝对是个善待女性的好男人。

  两人在一起住了几天,细心观察之下,她如此庆幸。

  出院那天,他亲自开车接她“回家”,两人住的地方是社区型公寓大楼里的一间二十多坪的小房子,有两个房间,他二话不说的让她睡附有半套卫浴的主卧房,自己睡另一个房间。

  老实说,她偷偷松了一口气。

  “如今你的记忆里完全没有我们亲密的回忆,所以这样的安排会比较好。”殷牧城淡淡地扯动唇角,笑得十足勾人。“小樵,让我们重新开始,再谈一次恋爱,我相信你会再一次爱上我。”

  姜采樵的芳心闪过一阵莫名的悸动。这样好上加好的优质男人,要爱上他应该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吧!

  面对诡谲多变的人生,至少她可以相信他吧!

  虽然人心总是善变难测,但他的誓言是经得起考验的吧!

  两人的真情是否能在命运捉弄的淬砺下,再一次燃起爱的火花?

  剑眉朗目的殷牧城,总是用帅呆了的笑容融化她心中的不安。这几天都是打电话叫外卖或由申暖玉送吃的来,一方面让刚出院的姜采樵多休息,另一方面多个申暖玉串门子,他们反而可以不那么尴尬,更容易熟悉彼此。

  “走吧!我们今天出去吃饭,再四处走走看看,熟悉附近的环境,免得我去上班时,你一个人出门却找不到路回家。”他取笑道。

  “什么嘛!”瞪眼嘟嘴,姜采樵不自觉地撒娇着。

  “我会担心啊!对了,还要帮你办一支手机,这样至少你可以打电话求救,省得我去登寻人启事。”

  当我是流浪猫还是流浪狗啊?

  姜采樵白了他一眼。“你等着!我天天打电话骚扰你,专挑你上班的时候。”

  殷牧城一脸怕怕。“如果我被公司炒鱿鱼,拉着你一起去夜市摆摊赚钱,到时候你可不要哭。”

  “才不会,我觉得很有趣。”

  “傻瓜,夜市人生非常辛苦。”

  “跟心爱的人一起工作赚钱,即使辛苦,心里也会感觉很踏实。”

  “咦,我已经是你心爱的人了吗?”他故意贴近她的脸打趣地问。

  “才不是!他……他才是……”细微的声音消失在她的喉咙深处。他是谁?她的心里突然闪过一个模糊的人影。

  殷牧城马上意识到姜采樵脸上一闪而过的迷惘和焦虑,于是,他立即将她拥进怀里,轻拍她的背。

  “有一天,我会让你说出我就是你最心爱的人,小樵。”

  “好。”模糊的人影消失了,她不自觉又漾出了笑容。

  殷牧城真喜欢看她笑,她心无城府、完全信赖他的笑容,美得令人眼睛一亮。

  他胸口一震,望着她俏丽的容颜。

  她是他的爱情梦,可以很快乐、很坦诚地笑着,想爱就爱,想约会就约会,没有算计、没有利害关系,爱情的花朵可以正常健康地开放。

  “牧城。”她仰起娇颜。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