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谢上薰 > 回收冒牌男友 > 上一页    下一页


  “叫我牧城吧!一开始或许会不习惯,但是听你连名带姓的叫我殷牧城,我会很难受。”他温和地说,看着她的目光也很温柔。

  “不要!我现在谁也不记得,我就是要叫你殷牧城。”

  要命!怎么失去了记忆,本性犹在?

  “不可以动不动就说‘不要’,否则我会把你丢在医院里,不管你了。”他怪异地扬眉。“你有钱付医药费和看护费吗?你到目前为止从来没工作过,你母亲留给你的一点钱只够你念到大学毕业。”

  他向来习惯用钱解决事情,虽然他的本意并不打算如此对待姜采樵,他想谈一场“正常而平凡”的恋爱,但没想到姜采樵一开口便令他破功。

  她怔怔地听着……副呆傻的表情。

  她仍活在“五里雾”中,对今天、明天、未来的每一天,都是茫然的。

  她能依靠的,只有眼前这位叫殷牧城的男人吗?

  “小樵,我或许说得过火了一点,但你突然变成这样子,令我很惶恐。”他握住她的小手,意味深长地感叹道:“即使你失去了记忆,我也不想跟你分手,更不可能在这时候抛弃你,只是,你不要连个性都为之大变,好吗?”

  “殷……牧城,”她迷茫地望着他,心韵顿时乱了调。她一定是哪里做错了?!“我以前是什么样的人,你告诉我好吗?”

  “你温柔、善良、小鸟依人,非常听我的话。”他拉起她的小手亲吻了一下,“你温顺可爱的样子,令我着迷不已。”

  她胸口狂跳了一会儿,敛下眸,几乎为之情动。

  “如果可以的话,我多想让你看看我们一起出去玩,相亲相爱相依偎的照片,采樵你迷恋地看着我的表情,最是令我心动。”

  对啊,照片!或许过去的照片可以唤起她的记忆。

  “真可惜,全烧掉了。”

  “烧掉了?”她目瞪口呆。

  “别怕,没有人受伤或死亡。”殷牧城将她拥进怀里,好闻的淡淡古龙水味道夹杂着男性体味,令她脸红心跳,好想义无反顾的交出整颗心。“我们之前租的那栋旧公寓失火,当时你躺在医院里,我连续好几天都没有回去,根本不晓得住处失火,所以什么都没来得及抢救,将我们共同的回忆全烧掉了。小樵,你会怪我吗?”

  她在他怀里摇头,“不会,你也是为了在医院照顾我才不晓得家里发生了什么事,我反而很庆幸你刚好不在家,所以没受伤。”

  “我真高兴你的本性没变,这么善解人意的姜采樵才是我的小樵。”

  “我从以前就是这样子吗?”

  “当然。”

  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中。

  他目光深沉的看着从外面走进病房的申暖玉,两人似乎在进行无言的交流。

  不要背叛我对你的信任,好吗?

  他轻轻推开已经逐渐信赖他的姜采樵,让她重新躺回床上休息,轻抚她娇美的小脸,精锐的眼眸闪过一丝微妙的光芒。

  “采樵,我喜欢你,真的喜欢你,所以你什么也不用操心,我会照顾你的。只要是你想要的东西,我都会满足你。”

  “可是,我们的东西不是都烧掉了?”

  “钱存在银行里,只要我补齐证件,一样可以领出来。我虽然只是一名上班族,但租一间房子、养一个家庭是没有问题的。”他向她保证。

  “等我出院后,也可以去工作……”

  “不行。”修长的食指点住她的小嘴。“等你恢复记忆之后再说,你现在出去上班不见得有老板敢请你,即使有,我也会担心你被人骗了而不自知。”

  “好吧!”姜采樵乖乖被洗脑。老实说,如今她对自己超没自信的。

  “小樵,你是我的小乖乖,我的,我一个人的。”

  “好。”

  他满足的笑了,更显得半神俊朗,优雅如贵公子。

  申暖玉暗中叹了一口气,打起精神,笑容盈盈的迎上去。“殷牧城,你还是一样很有说服力嘛!采樵妹妹,你现在有没有安心一点?”

  姜采樵微牵唇。“嗯,我相信他不会骗我。”即使记忆混乱,但基本常识她还是有的,欺骗一位孤女根本无利可图,更别说还要帮她付医药费和数万元的看护费。

  除去骗财的可能性,难道他还能骗色吗?

  看看殷牧城超超超优质的外在条件,有女人倒贴都不稀奇,还需要骗色?而且还是一个失去记忆的小麻烦。

  如今的她,宁可选择相信殷牧城,至少他让她安心。

  殷牧城也坦诚待她,大方的介绍申暖玉。“她是我同母异父的妹妹,虽然总是没礼貌的直接喊我殷牧城,但我们确实是同一位妈妈生的。”

  申暖玉毫不在乎的耸耸肩。“对啦,我妈和他老爸不合,说掰掰之后便跟了我爸,然后生下我这位大美女。”

  “真不害臊,采樵明明比你漂亮。”

  “殷牧城,你的审美观一向有问题,我同情你。”申暖玉当场摆了一个迷人的POSE。“我可是选美出身的‘最上镜头小姐’,由模特儿换跑道当演员,目前有两位导演捧着剧本邀我演电影呢!”

  “原来申小姐是电影明星。”姜采樵两眼发光,像个小影迷。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