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莳萝 > 许愿荷包 > 上一页    下一页
七十七


  “肯定是世子爷的脑子已经整个泡在毒液里,所以才会反覆无常的这么严重,小姐,你还是赶紧出发前去寻找解药吧,否则我担心世子爷要是哪一天突然毒发身亡,你要跟着一起陪葬。”喜竹一脸忧心地看着她。

  “我也是这么认为,明天赴约后,我就出发找解药。”她慎重的点头,突然间又想到,那信看到这里她就火冒三丈把信揉成一团丢了,后头好像还有一段她没有看清楚,连忙又将信捡回来仔细看了一遍。

  “小姐,你怎么又把信捡回来?”

  “我有一段漏了,没看清楚的话,明天这裴孟元不知道要怎么坑我!”她仔细看着最后一段话。

  “小姐,世子爷写了什么?”

  “要我想一下我的心愿……我有什么心愿,我的心愿就是解除婚约啊!可是我已经跟他讲好解了火毒后再谈解除婚约的事,我现在一切都很美好,能有什么心愿。”她唯一的心愿就是回到现代去,可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啊,小姐小姐,你可以提那件事情啊!”喜竹想到什么惊呼着。

  “哪件?”

  “就是……”喜竹捂着嘴巴在她耳边小声地说着。

  蓦地,楚绫眼睛一亮,兴奋地抱着喜竹,又叫又跳的。“喜竹你真不愧是我的好闺蜜啊,帮我想到了这点,这样我就解套了!”

  在屋内又跳又叫兴奋不已的两人,殊不知她们所说的每一句话,都被完整地一五一十传到了裴孟元耳中……

  晋亲王府书房。

  裴孟元歪坐在太师椅上,跷着二郎腿,一手撑着下颚,一手屈指规律的敲着案桌。

  “好啊,这何灵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竟敢说我脑筋打结,明天我非让她好看不可!”裴孟元表情狰狞,话自齿缝间挤出。“还有那丫鬟,真是有什么主子就有什么下人,竟敢说我脑子被毒液给浸透所以才会反覆无常!”

  “主子,依属下猜测,这何姑娘可能忘了当时那份赌约,因此才会认为主子有问题……”墨青小声的分析。

  “你才脑子有问题,本世子脑子好的很!”早已在胸口翻腾的怒火窜上,愤怒的对着墨青咆哮。“要不是何灵那臭丫头作弊,我堂堂京城第一大纨裤会成为京城第一大笑柄?”

  现在不仅不能再斗鸡,还被元宝楼那些赌徒渲染成他是输不起的纨裤、耍赖不肯履行赌约……他现在出门,看他的人眼神中多了几分的鄙夷,一经查证原来问题是出在他跟何灵那臭丫头当时所立下的赌约字据上。

  当时他承诺要是他输了就要到南风馆替楚绫洗脚,这事一直未实践,也因此那份赌约就一直贴在元宝楼墙上,时间久了就被传成他是故意耍赖,没有信用等等。

  为了要证明他是个守信用的人,绝对不会赖帐,为了挽回自己岌岌可危的名声,因此才约她在南风馆见面,明天他一定要扳回一城才行!

  翌日,午时。

  南风馆外的广场挤满了看热闹的人,因为早上雨停之后,裴孟元就让家丁们在京城大街小巷发放传单,说要履行赌约,要全城的人去见证。

  穿着男装依约前来的楚绫差点就挤不进来,还是裴孟元的手下看到她,护送她到前头的。

  她惊愕地看着前方搭建了一个夸张华丽、像是在选秀的舞台,正中央还放了一张用鲜花布置得像宝座的椅子。

  “这……”

  墨青前来,将她请到舞台上。“‘楚公子’来了,我们家世子爷已经等你许久,请坐到台上那张椅子上吧。”

  她眼尾剧烈抽搐地看着那张椅子,“墨青,你家主子是在抽什么风?今天找我来做什么,还要坐到那用鲜花布置而成的椅子上?”

  “‘楚公子’,你难道忘了吗?”

  “忘了什么?”

  “你跟我们家世子爷的赌约。”他就知道这何姑娘根本忘了这回事。

  “赌约!”她眼珠子一转,惊呼道:“难道你们家世子爷今天找我来,就是为了履行赌约?!”

  墨青点点头。

  “那赌约不是随着我喂鸡吃药一事被裴孟元揭穿就作废了吗?”她拧着眉头小声问道。“但是你们两人的赌约,整个元宝楼的赌客都知道,一直没有实践这个赌约,外头把世子爷的名声传得不能听了。”

  “所以裴孟元今天是要来履行赌约的?!”那也不需要弄这么大的阵仗吧。

  墨青点头。

  “这事害裴孟元名声一落千丈,他又是睚管必报的人,你说他会不会趁机掐死我?”她真心觉得让裴孟元为她洗完脚后,他会顺势掐死她,毕竟她是靠作弊才赢的,而裴孟元却因此背负众人的嘲笑。

  “放心,世子爷不会掐死你的,因为掐死了,他便没有第二个世子妃人选可以跟王妃交代,还有世子爷身上的火毒未解,所以会留你一命。

  “不过我担心世子爷要是万一怒气没有克制好,帮你洗脚时……可能会扭断小姐的脚,所以小姐还是自求多福。”墨青用只有他们两人听到的声音说。

  听完,楚绫一脸狰狞,想立刻跳下这舞台,不过随后出现的裴孟元没给她这个机会,穿着一袭银白色长袍,像个翩翩贵公子的他,已经亲自端着洗脚水走上台来。

  裴孟元对她一笑,露出阴森森的白牙,““楚公子”,坐吧,本世子今天要履行我们那天的赌约。”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