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莳萝 > 许愿荷包 > 上一页    下一页
七十四


  由此可见,太后也十分喜爱这个外孙媳妇,受邀的女性宾客没有一个不羡慕何灵嫁得好,说她苦尽甘来,得到这么多长辈的喜爱。

  端坐在喜床床沿的楚绫自然不知道自己成了众女钦羡的对象,现在她只有一个感觉——累。

  仪式在进行时,加上紧张,当下都不觉得有什么,可是现在可以放松了,她顿时觉得所有疲惫都涌了上来。

  而且她觉得脖子快被头上这顶凤冠跟满头的首饰头面给压断了,可是进了洞房,这些东西还不能拿下来,得等她的新郎官来帮她揭了盖头才行,她哀怨的扭了扭脖子。

  一旁的喜竹低声问道:“小姐,您累了吧,脖子不舒服吗,要不要喜竹给您揉揉?”

  “别,要头上的东西都拿下来,揉了才有效果,这头上顶着一个一、二十斤的东西,揉了只是纯折腾,给我杯水吧,渴。”一早到现在她可是滴水未进,虽是大冬天的,却也渴了。

  喜竹连忙替她倒来杯温水。

  楚绫小口喝着,才喝没两口,紧掩的新房门外就传来下人喊着世子爷的声音。

  喜竹赶紧上前,才将她手中的水杯收走,裴孟元已经进来了,身后还跟着一堆跟他交情不错的好友,要来闹洞房的。

  只不过当一群人起哄要闹洞房时,被裴孟元一瞪,全都龟缩了,最后派了个代表来商量,看一眼新娘子就好,听去添妆的姑娘说,新娘子很漂亮,是全白泽国最美的新娘,所以他们想看看新娘子是如何的倾国倾城。

  今天是他的大喜之日,只要这一群好友不要太过分,不閙他洞房,这点小小要求他还是会同意的。

  在喜婆说着吉祥话时,裴孟元用喜秤揭开了新娘子的喜帕,随即是一片赞叹惊呼声。

  裴孟元也被眼前这淡扫娥眉、面容清丽的新娘子给惊艳了,她漾着浅浅笑靥的脸蛋,肌肤如温玉细腻粉嫩,一双眼眸灿若星辰,不同于印象中的新娘子,让他看得痴看得呆了,这是他的灵儿?

  没见过新娘子这妆扮的人,全被惊艳住了,尤其是这群跟着进来闹洞房的男宾客,一个个掉下了下巴。

  见过洞房各种情况的喜婆赶忙轻咳了声,“咳,世子爷,该与世子妃共饮合卺酒了。”

  这才将裴孟元跟其他男宾客的神魂给唤回来,裴孟元用力吞咽了下口水,他本以为喜帕揭开,会看到一个大白脸,没有想到他的新娘子会给他这么大一个惊喜。

  他的灵儿本就天生丽质,有一张迷人丽颜,只是不爱打扮,他没料到她装扮起来竟如此勾人心魂,让他只想就此醉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在喜婆的引导下,两人并坐勾手,共飮合卺酒,礼成后,新房内所有前来祝贺宾客又丢出一大堆不要钱的祝贺词,然后在喜婆的暗示下,纷纷识相的退出新房。

  最后喜婆还有新房里服侍的丫鬟们,一起上前祝贺,“恭喜世子爷,贺喜世子爷,祝世子爷与世子妃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裴孟元心情大好,大手一挥,“墨青,喜婆赏十两,屋里所有丫鬟赏五两,院子里所有下人赏三两。”

  “谢世子爷,祝世子爷与世子妃琴瑟和鸣,并蒂荣华,幸福美满。”喜婆丫鬟们又说了一长串的恭贺词后,才鱼贯的退了出去。

  墨青当然也跟着离开了。

  喜气洋洋的新房,顿时变得一片寂静,楚绫被他带着浓浓喜色的眼眸直直盯着,感到很不好意思,故意板起脸横了他一眼,“看什么呢?”

  裴孟元勾起唇角,“看我的新娘子,想着我的世子妃打扮起来怎么可以这么美,把我的魂都给勾走了。”

  她掩唇嗤笑了声,“贫嘴,什么时候我们世子爷也变得这么油嘴滑舌了?”

  “娘子,为夫说的可是大实话。”他修长的手指摩挲着她的脸,“揭开喜帕的那一瞬间,我的魂真的都被你勾走了。”说完,他吻上她娇艳欲滴的红唇。

  突然间,叩的一声,楚绫皱眉,低呼一声,“痛!”

  裴孟元这才恋恋不舍地离开她诱人的唇畔,微蹙着眉头问道:“怎么了?”

  “凤冠撞到床梁了。”她将手伸进凤冠里揉着。

  “凤冠可以拿下了。”

  他正要帮她将凤冠拿下,她突然想起一事,赶忙制止,“欸,别,等等。”

  “你肩膀都垂下去,还不肯把凤冠拿掉?”

  “不是,我们还没拍结婚照呢,我们先拍结婚照!”

  “结婚照?”

  “对,结婚照。”楚绫拿出手机,依偎在他怀中,举高手,“来,笑一下!”

  “再一张,笑一个啊,对,换个姿势,再来一张!”

  春宵一刻值千金的洞房好时光,就在这一张又一张的自拍照中慢慢浪费了……

  五年后,现代。

  “老婆,你慢点,我说我来搬,你别动,小心扭到腰。”楚岚看到妻子不等他,一个人提着一大袋方才到大卖场采买的物品,赶紧出声制止。

  “这哪有多重,我们可是曾经一人扛着四十公斤的药品,走上十二小时的路,进到丛林医治那些部落孩子。”

  “你可别忘了,你不年轻了。”楚岚好笑地提醒道。

  自从五年前许愿荷包将记忆卡送回到现代后,不管他们做了多少善事、救了多少人,许愿荷包就再也没有送回女儿的讯息。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