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莳萝 > 许愿荷包 > 上一页    下一页
七十一


  战争是残忍的,也一定会有伤亡,既然是这样,她只能选择保护自己所爱的人。

  “孟元,我有样东西要给你。”楚绫从枕头底下拿出一张火药制作图,交给他之前,表情凝重的要他做出承诺,“这东西给你,可是你必须答应我,只能用于防备守护自己的国家领土,而不会用于攻打掠夺他国。”

  “是什么东西?”

  “你先答应我。因为这种东西做出来的威力,不会比我们遇上的沼气爆炸威力小。”

  他毫不迟疑地承诺道:“好,我答应你,绝对不会将它用于攻掠残害他国。”在迷纵山谷时,他虽然因为火毒发作,意识不是很清楚,可是那爆炸的威力他可没忘。

  楚绫这才将图纸交给他。

  他展开一看,上头画的是一份他从未看过的设计图,“这是……”

  “炸药,它的威力可以炸毁任何东西,甚至一座城池。”

  裴孟元瞪大眼,难以置信地瞅着她。

  楚绫继续说道:“等炸药制作出来之后,你们将西蛮军队引到葫芦峡谷,利用那里的地形,将炸药埋在各处,我军只要驻守在葫芦峡谷的出入口,不让西蛮军离开,炸药一旦引爆,葫芦峡谷上的积雪还有土石会因此坍塌,届时这些西蛮士兵逃不出去,便会被落石雪崩给掩埋……”

  她一说,裴孟元马上就懂了,他激动的紧紧抱住她,“灵儿,谢谢你,我答应你,绝不会让这份图纸的秘密外泄,更不会将它用于攻掠他国,祸害他国百姓。”

  只是当他仔细研究这份设计图后,他心里的疑惑愈来愈深,炸药这东西根本不可能出现在白泽国或是其他国家,他甚至有种奇妙的感觉,好像她不是这里的人,可她明明是远昌侯的嫡女,在白泽国长大的人啊?!

  想到这里,他实在忍不住了,问道:“灵儿,你这炸药的制作方法是如何得知的?”

  “书上。”

  “从书上看来的?”

  “你知道我娘有很多奇奇怪怪的书。”虽然楚绫早就想好了说词,可是面对他锐利的眼神,她还是忍不住心虚,目光有些飘移。

  “灵儿,你每次对我说谎时,眼睛都不敢看着我,会飘向两边。”

  一听,她马上定定地盯着他。

  他拧了拧她的俏鼻,捧着她的脸蛋,担忧地说:“露馅了,灵儿,你如果不想说,我也不会逼你,我会问你的原因,是我不希望你因为这事儿遇到危险,我得知道由来才能护你周全。”

  楚绫的心里顿时滑过一股暖流,她环抱住他的腰,将脸贴在他胸膛上,“孟元,你不知道当你浑身是血的被抬回来时我有多害怕,看到你几乎没了气息的当下,我只想抱着你痛哭,可是我不能,我只能跟死神抢时间,尽力克制双手不要颤抖,替你缝合伤口,我只是不想再承受一次有可能会失去你的痛苦,才会将这东西拿出来……”

  “我何尝不知,如若不是因为我,你永远不可能拿出这么惊人的发明,我担心的是,这东西会惹来众人抢夺,我才会问你这东西哪里来,好想出一个因应对策。”

  也许是到了该向他坦白的时候,楚绫突然话锋一转,“孟元,你怕鬼吗?”

  裴孟元怔愣了下,话题怎么突然转到鬼神上头?“死我都不怕了,又怎么会怕鬼。”

  “如果我说你现在抱的是个穿梭时空的鬼魂,你相信吗?你会怕吗?”

  他抬起她的下巴,轻柔吻着她。“我爱你,即使你是一抹幽魂,我也认了,只要是你。”

  楚绫轻轻推开他,表情慎重的道:“孟元,我是说真的,不是开玩笑。我是千年之后的一缕幽魂,因为一个荷包穿越到这里,附身在同样落水的何灵身上。”

  “幽魂?千年之后?”

  她点点头。“我的本名叫楚绫,是名医师,也就是大夫,端午节时为了救一名溺水的女子,结果反而害得自己溺水而亡,等我醒来后,我就成了远昌侯府的嫡长女何灵。你可以选择不要相信,认为我是在骗你或是跟你开玩笑,可我说的都是真的,你是我想要携手一生的人,我想你应该知道真相。”

  裴孟元本就调查过何灵,知道她是个即使被下人欺负也不敢吭声的胆小鬼,更不懂医术,可他遇到的何灵个性却完全不同,自主、乐观、有仇必报、医术精湛,当时他还一度怀疑暗卫调查错人。

  不过如果真如她所说,原本的何灵被楚绫给附身取代,那她的一切转变,就都说得通了。

  见他神情凝重,楚绫以为他不相信,有些失落地低喃,“你不相信我说的……”

  “不是不相信,只是很震撼。”

  “你不害怕?”

  “怕,我怕你抛弃我,我活了二十三年,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看得顺眼、决定携手一辈子的女人,要是她因为这个可笑的理由抛弃了我,那我会抱着炸药去炸敌人,顺便把自己炸死,因为没有你,我继续活着也没什么意思。”裴孟元将她圈进怀中,吊儿郎当的说着。

  楚绫紧紧回抱住他,被他的口吻给逗笑了,用力捶了他一下,“你真的不怕?”

  “长年在战场上的我,早已看透生死,又怎么会怕鬼附身这种事,我只是震撼。”

  “也许你看过这个就不会感到震撼了。”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