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莳萝 > 许愿荷包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十


  他马上认出这是何灵今晚穿的衣裳,他愤怒地道:“墨青,马上拿本世子的令牌,去把县令给我从床上拎起来,所有没受伤的弟兄马上跟本世子去把人给我抢回来,何灵是本世子的人,敢跟本世子抢人,这一家子是活腻了!”

  怒火中烧的他,完全没有发现自己所说的话,已经多次将何灵视为他的人。

  位在城东一户姓李的大户人家,今晚异常热闹,府里的下人忙进忙出,张灯结彩的,大厅的高位后方贴上大红喜字,点上大红喜烛,摆上瓜果、喜糖,等着今晚子时一到,燃放鞭炮,少爷拜堂娶媳妇儿。

  不少宾客临时接到通知,匆匆忙忙地赶来祝贺,大家都心知肚明,这个媳妇一定是趁着繁花节抢来的,要不之前李富泰请媒婆说了几次亲都没成,这次怎么就突然成了?

  子时一到,大红鞭炮劈里啪啦的响着,在寂静的夜晚显得特别响亮,已被换上一身大红喜袍、头盖着喜帕的楚绫,全身僵硬的被两名丫鬟搀扶着来到大厅,她被下了药,只能像个傀儡受人摆布。

  眼看她就要被人推出去拜堂,却无计可施的情况下,她急得半死,也在心里把自己骂了好几回,要不是自己嘴馋,要裴孟元去帮她买什么绿豆饼,就不会发生抢婚这种事情,对方还是个跟神猪一样恶心的大胖子。

  忽地,她感觉到肩头被用力按压,她被迫跪在红色垫子上,上头传来一拜天地的喊声,她用尽全力撑着,说什么都不愿意低下头。

  新娘子倔得不肯拜,更加证实了宾客们的猜测,这新娘子是抢来的,窃窃私语的声音不断在喜堂传开。

  坐在高位的男方父母见情况不对,马上要媒婆上前压着新娘子的头,逼她拜堂。

  媒婆自然知道李员外的意思,连忙上前说了一堆好话后,使尽吃奶的力气压着她的头,只要她点个头就好。

  楚绫紧咬着牙根,僵着脖子,跟媒婆死磕到底。

  就在双方僵持不下时,虚掩的大门被人砰的一声猛烈踹开,厚重的朱红色大门瞬间成了颓败的四片板子。

  紧接着一队训练有素、气势骇人的黑衣人步伐整齐的进入,瞬间化一股为两股,分站在走道两旁。

  这样的阵仗让在场所有人都吓了一大跳。

  坐在高位上的李员外看到自家大门被毁,恼火的吼道:“来者何人,竟敢踹我李府大门,从没人敢找我李家秽气,来人,把他们抓起来!”

  一群拿着棍棒冲上前的护院,手中棍棒还没碰到人,就已经被压制在地,痛苦求饶。身着银白色长袍的裴孟元,面罩寒霜,浑身散发着肃杀之气走进李府,当他一看到前方那盖着喜帕的纤细红色身影,马上大步上前扯掉喜帕,确定何灵毫发无伤,他这才松了口气,在心里对着自己说,还好赶上了。

  看到裴孟元的当下,楚绫整个人松口气,她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这么高兴开心看到他的人。

  裴孟元拿下她头上的凤冠,朝前方那个刺眼的大红喜字砸去,价值不菲的凤冠当场支离破碎,珍珠宝玉散落一地。

  一些宾客眼看情况不对,也没向李员外说一声便溜了,就怕跑得比别人慢,这天上掉下来的横祸就砸在自己头上。

  李员外见儿子的婚礼被这个莫名其妙冒出来的人破坏,气得对着所有家丁大吼,“你们几个,快把这群人给我全部抓起来!也不打听打听我李某人是谁,就敢上门找麻烦,全都给我上!”

  方才护院们的遭遇这些家丁都看得一清二楚,他们那些有功夫的都还没碰到人家的衣角就被打趴了,换他们这些没有一点武功的上去,不被人踹黏在墙上才怪,于是一个个纷纷往后退,没人敢上前。

  裴孟元阴恻恻的瞅着吓到腿软、跪倒在地的李富泰,沉声道:“敢跟本世子抢世子妃,你胆子挺肥的啊!”说完,他抬起一脚朝李富泰踹去。

  那巨大身形彷佛没有重量,李富泰瞬间飞起撞在墙壁上,而后重重摔到地上,口吐鲜血。

  原本留下来的宾客,一听到惹到了世子和世子妃,下意识摸了摸脖子,为了保命,一个个像逃难似的往外窜。

  而李家人全都惊得不敢动,李员外更是没想到儿子居然招惹了这么一个大人物。

  裴孟元冷冷的朝黑衣人下令,“给本世子把这里砸了,要是让本世子发现这里还有一点像屋子的地方,你们便替他们受过!”随即他抱起跟个洋娃娃一样无法动弹的何灵,头也不回地离去。

  富丽堂皇的李府像是历经地震浩劫一样,被砸得稀巴烂,李府的人抱头仓皇逃窜,生怕慢一步会被上头掉下来的房梁瓦片给砸伤。

  裴孟元抱着何灵回到客栈,墨青也把医馆大夫粗暴的从被窝里扯了出来,让他来替一直无法动弹、无法言语的何灵看诊。

  这才知道,何灵被喂了这里山区一种叫乌头金的药草根部所榨出来的药汁,会让人全身麻痹,无法动弹、无法言语。

  很多没天良的人会用这种药汁迷昏女子,将人卖到窑子或强娶,这里的县衙前几年扫荡烧毁过不少这种药草,也下令除了医馆用在替病人看诊外,一般人家严禁使用。

  这种药汁对人体无害,但是必须得等十二个时辰后才能恢复,不过也是有解药可解的,就是将乌头金开的花熬成汁。

  听到大夫这么说,裴孟元便放心多了。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