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莳萝 > 许愿荷包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九


  “原来是这样,我没看过斗歌谣,我们去看看吧。”不等他反应,她拉着他的手就往广场方向走去。

  裴孟元人高马大的,很轻易就能挤开拥挤人群,将她带到广场边,正好赶上他们唱山歌比赛。

  楚绫瞪大眼仔细听着他们唱的山歌内容,不时被他们所唱的歌词给逗得哈哈大笑。

  这人潮实在太多,一群人挤来挤去的,裴孟元不想她被人挤着,便将她护在自己臂弯与身前,让她可以开心的听着斗山歌。

  围着广场的群众很多,不时有叫卖小贩穿梭其间,卖着各种吃食,楚绫眼尾扫到一名杠着根竹子,上头挂着一块写着绿豆饼板子的小贩,她拉了下他的衣袖,“裴孟元,我要吃绿豆饼。”

  裴孟元看了看周围,本想让墨青去买,可目光所及之处都是黑压压的人头,看不到墨青的人,可能被人潮冲散了,他只好自己去。“你在这里等着,别乱跑。”

  见她点头,他马上穿过人群,朝卖绿豆饼的小贩走去,就在他从小贩手中接过绿豆饼时,一大拨人突然朝他拥了过来,几个人高声喊着,“快看,舞龙舞狮来了!”

  随着这一声叫唤,所有人全都沸腾了起来,瞬间对唱山歌失去了兴趣,全都朝着舞龙舞狮的方向蜂拥而去。

  被夹在中间的裴孟元被人潮推搡着走了好一段路,几次想要闪出去,却被挤得无法调转方向,只能被动的随着人潮愈走愈远。

  楚绫虽然没有被人潮挤走,可看着前面那条拥挤人龙,不少本来在中间做生意的小贩也被迫往前走,看到那根挂着绿豆饼的牌子离她已经隔了两个街口,她想着裴孟元大概也被这一波人潮给挤走了,她本来是想去找他,不过后来觉得她还是待在原地等裴孟元回来比较保险。

  这时,她听见身后传来一个男子轻浮的调笑声,“老大,是落单的小美人耶,你瞧瞧,这身段真不错,看她这身衣裳,应该是外地人,就抢了她回去当娘子,今晚马上洞房。”

  “是啊,是啊,老大,瞧瞧这姑娘水灵的,比我们这县城里的姑娘长得都好。”又一个尖锐的男音讨好地道。

  “不错,就她了,今天,整晚大爷我还没见过比她更水灵的姑娘。”一名胖子走到楚绫面前,搓着手,目光猥琐直瞧着她的胸脯。

  楚绫厌恶地瞪着这一身油腻的胖子,“滚!”

  “哈哈哈,你们有没有听到这小美人叫本大爷滚!”胖子伸出香肠手指,就要摸她的脸蛋。“好,大爷我今晚抱着你一起滚。”

  “无耻!你们最好不要动我,否则就别怪我不客气!”楚绫摸出藏在腰间的银针。

  “小美人想要怎么不客气啊?大爷我今晚都听你的。”胖子非但没有听她的警告,反而将庞大的身躯不断往她身上靠。

  楚绫趁机将手里的银针飞快朝胖子周身几个大穴扎去,胖子立即发出惊天动地宛如杀猪般的尖叫哀号,“啊——”

  随即她也送了他身边那两个为虎作怅的跟班两根银针,痛得三人倒在地上打滚。

  “哼,我警告过你们我不会客气的。”楚绫冰冷地扫了他们一眼,走人。

  “你们两个快把我身上的针拔掉!”胖子对着跟班怒喝。

  那两个跟班顾不得痛到快晕倒,爬到胖子身边,颤抖地将胖子身上的银针拔掉,再互相拔掉自己身上的。

  胖子粗鲁的推开那两名跟班,怒火熊熊地看着楚绫离去的身影。“马上吩咐下去,把那个女人抓来,老子我今晚要跟她洞房,敢拿针插老子,老子今晚绝对要她好看!”

  楚绫顺着舞龙舞狮经过的地方去寻找裴孟元,可是她走了三个街口都没看到他的人,随着人群愈来愈少,她这才发现自己已经离开了闹区。

  她初来乍到的,对这里完全不熟,她觉得再这样盲目地走下去实在不是明智之举,决定顺着来时路走回去,到原处等裴孟元,或是先回客栈。

  可她才刚转过身,眼前突然一黑,顿时失去了意识。

  §第十章 谁敢抢未来世子妃

  脸上被画了一条血痕,肩上、手臂上皆裹着纱布的裴孟元,脸色铁青地站在窗前,双眸燃烧着熊熊怒火,居高临下看着下方已经慢慢归于平静的街道。

  如果不是还保有一丝理智,他早就上府衙把县令叫醒,要他带着府衙所有人挨家挨户的搜查,他就不相信找不到人。

  那群该死的杀手,趁着舞龙舞狮表演时对他下狠手,为了五万两黄金,天煞阁的杀手可以说是倾巢而出。

  隐藏在身边一向不轻易出现的暗卫,这次也是全数现身,两方人马经过一番厮杀,身受多处刀伤的他才能侥幸躲过这一劫,可何灵却失踪了。

  “公子,查到了,有何姑娘的下落了。”最先被杀手围剿、手臂上绑着绷带的墨青,一包扎完,顾不得休息,马上吩咐所有未受伤的弟兄四处打探何灵的下落。

  “快说!”

  “一名属下打探到李员外的儿子李富泰今晚娶媳妇,据说这媳妇是街上掳来的,被下了药,用布袋扛着进府,一名粗使婆子把何姑娘被换下来要丢掉的衣裳偷了出来,准备拿到当铺当掉,被我们的弟兄发现,,问之下才知道这事。”墨青将那套衣裳交给裴孟元。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