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莳萝 > 许愿荷包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五


  “什么,这位老人家就是闲儒居士?”她惊呼。

  “看来你连脑子也没带出门,小厮下人们都对他很恭敬,他对这屋子陈设了如指掌,还躺在这竹屋主人的床上,他不是闲儒那老家伙,会是谁?”

  楚绫连忙鞠躬道歉,“闲儒居士,请恕小女子有眼不识泰山。”

  “呵呵,无妨,我这副模样就像一般的老头子,可能跟你想像的不一样,况且我们也没见过面,你自然认不出。”

  闲儒居士看着何湛宇,朝他招了招手。“是你救了我?”他的眼里闪烁着喜爱,笑着问道:“那池水可不浅,你不担心灭顶?”

  “回老人家的话,我姊姊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当时我也没有多想,就跳下去了。”何湛宇走上前,恭敬行礼。

  “好,好。”听到他的回答,闲儒居士满意的点点头,“我听你姊姊说你想拜我为师,做我入门弟子,为什么?”

  “我想保护姊姊不被人欺负,世子爷说,唯有自己先变强大,才有能力保护想保护的人,所以湛宇想变得强大。”

  闲儒居士笑得更开心了,待楚绫将他身上的金针拔掉后,他伸手揉了揉何湛宇的头,又问:“湛宇,那你自己呢?你愿意拜我这老头子为师吗?”

  不少王公贵族甚至皇子皇孙都想拜他为师,资质比眼前这小男孩还好的更是不在少数,但很多人都被他拒于门外,他想收何湛宇为徒,并不是因为这孩子救了他一命,而是他是真心喜欢这个秉性纯朴善良的孩子。

  何湛宇喜出望外的看向姊姊和世子,再看看一脸慈爱的闲儒居士,立即跪在他跟前,用力连磕了三个响头,“师父在上,请受弟子一拜。”

  “呵呵,好,起来,快起来,从今天起,你就是我闲儒的关门弟子,我会将我一生所学毫无保留的教授给你,你可不许喊苦。”

  “弟子谢过师父,弟子一定不会让师父失望的。”

  最后他们说好了,先带何湛宇回侯府向何老夫人禀告这事儿,准备日后生活所需的物品,三天后再带何湛宇到幽亭筑正式拜师。

  他们一整天几乎都是在马车上度过,在城门关起前一刻才回到京城,等楚绫梳洗完爬上床,早已月升高空。

  她累得根本不想动,重重喘了口大气,侧过头对着喜竹交代道:“喜竹,我累了,要睡了,你也别忙了,什么事情等明天早上再弄,帮我留盏灯就好。”

  “好的。”喜竹走过来将一旁的纱帐放下,吹熄屋里的其他烛火,只留梳妆台上那一盏,便退了出去。

  也不知道是因为累过头还是怎么了,灯一吹熄,楚绫反而睡不着了,她睁大眼睛看着幽暗的室内,心头不知怎地竟然浮现一抹无法形容的奇怪感觉,像是有点兴奋,又有点期待。

  她在兴奋期待什么?她抓了抓头,满脸不解,蓦地,低垂晃动的纱帐缝隙钻进了几丝灿烂光芒。

  她疑惑的眯起眼睛看着在床榻上游移的光芒,突地想到一件事,她马上下床冲到放着许愿荷包的妆奁前,快速推开盖子一看。

  荷包正隐隐约约流泻七彩光芒,她手贴在胸前,深吸口气,有些颤抖的将那个鼓到不能再鼓、感觉要撑破的许愿荷包拿起来一看。

  里头装着的竟然是支手机跟太阳能充电器、一颗备用电池,还有一个小指南针。

  她的老天鹅啊!

  是手机,是她想念许久的手机啊!

  她迫不及待地打开手机电源,发现里头分门别类存满了各种现代知识,例如兵器、火药做法,还有各家药典和各种希罕药草的生长地点等等。

  最重要的是,还有全家的相片跟父母写给她的信,信中回答了上次她顺带一问一种叫做七叶雪这种药草的事。

  她兴奋激动得来回踱步,唔,还是亲爹亲娘对她最好,知道她最需要什么,至于指南针,应该是担心她上山采药时迷路,古代没有网路,无法地图定位,只能使用最传统的工具。

  裴孟元不记仇的帮她完成她最看重的那两件事,也算是完成了原主何灵生前的愿望,因此她答应帮他解火毒的事也不能拖着。

  她虽然有办法暂时压制他体内的火毒,可是火毒发作没有周期性,他的生命随时会有危险,寻找七叶雪的事情要愈早愈好。

  从云沫这位老乡所留下来的手札中得知,有一种只在夏末初秋时开花、名为七叶雪的药草,它的根搭配其他几味药草,可以医治火毒,可是她多方打听过了,都没有人听过这种药草,至于云沫是从何处得知的,就不是她所关心的。

  楚绫从手机里点出相关资料和相片,这七叶雪整株雪白,花有七片花瓣,叶子也是七片,是至阴至极的植物,生长在终年不见阳光,被层层叠叠腐烂树叶掩盖,长年迷雾不散的深谷底,也因此很难发现,即使在现代好像也才发现三株。

  她又看了看这三株的发现地点,拿出她日前跟裴孟元要来的白泽国精细地图相比对,视线落在一处,迷纵山谷。

  这里的地形地势与资料上记载适合七叶雪生长的各种条件十分吻合,她不敢保证这里一定会有,但还是得去一趟确认才会知道,不去就永远找不到。

  等后天送宇儿到幽亭筑后,她便要出发去寻找七叶雪,嗯,就这么办,明天早上她就让人给裴孟元送封信去,告诉他她的打算。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