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莳萝 > 许愿荷包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三


  闻言,楚绫眉头一皱,“喂,话可以不要只说一半吗?看日后发展是什么意思?”

  裴孟元换了个姿势,整个人像无骨似的侧躺在椅子上,一手撑着脑袋,“也没什么,那老太婆给的那座院子,与刚奉命回京述职的洪飞将军比邻,暗卫发现杜媚儿今天早上要出门买早膳时,正巧与正要出门的洪飞将军撞在一起,根据暗卫的形容,杜媚儿是整个人撞进洪飞将军怀中,说是脚扭伤了,洪飞将军扶着她回家,两人又是邻居,很多事情都有发展的可能,一旦有所发展,就是你的机会。”

  楚绫惊讶的张大了嘴,想不到杜媚儿这么快又找好下家了,是无缝接轨啊。

  不过裴孟元所养的这一批暗卫狗仔也真是厉害,连这种八卦秘辛都能知道。

  “还有一点,洪飞虽然是将军,但他是妻管严,一旦有下一步发展,洪飞的妻子就是你的一颗重要棋子,只要用法得当,杜媚儿就永无翻身之日。”

  “我知道了。”她随即明白他透露这些消息给她的用意。

  “我还以为你会傻得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走。”

  “怎么可能,我心中已经有腹案了,不过话说回来,这一次能这么轻松地将她们母女轰出侯府,真得感谢你的大力帮忙,世子爷,谢谢你。”

  裴孟元愣住了,这好像是她第一次这么正经的跟他道谢,他还真有些不习惯,不太自在的抓了抓头。“没什么,只要你做到答应我的事情就行。”

  “放心,从我娘留下的医书跟手札,我发现上头记载几味所需药草的发现地点,只要找齐了,你身上的火毒很快就可以解。”连侯府那一大片荒废药草园也种了好几样他需要的药草。

  原本一直安静听着他们说话的何湛宇,这下再也镇定不了,抓着她的手,焦急的问道:

  “姊,你要出远门啊?”那表情就像被丢弃的小奶狗一样旁徨无助。

  楚绫摸着他的脸颊,安抚道:“姊不会出门太久的。”

  “我可以一起去吗?”

  “不行,因为杜媚儿的关系,你已经中断学业太久,不可再荒废下去。”

  “可是……”何湛宇自小就是何灵当姊又当娘,把屎把尿带大的,因此特别黏她,他一点都不想跟她分开。

  “你姊都叫你宇儿是吧?”裴孟元睐了眼拧着手指惶惶不安的何湛宇,“我听你姊姊说你想要习武,为什么?”

  何湛宇点头,“有武功就可以保护姊姊不再被人欺负。”

  “你已经十岁了,这样离不开你姊姊是不行的,以后也只会变得软弱无能,这样如何保护你姊姊不被欺负?有想要保护的人,就要先让自己变强大。”

  何湛宇有点懂又不是太懂,毕竟从来没有人跟他说这些,以前软弱的姊姊也只会要他什么都别管,好好读书,考取功名。

  “是的,像你这样一直黏着你姊姊,你要怎么长大?怎么强大?要是我帮你找的武功师父看到你像个还没断奶的奶娃一样黏着你姊姊,他是不会想要教你功夫的。”

  何湛宇听到了重点,小脸倏地一亮。“世子爷,你真的帮我找了教我功夫的师父?!”

  裴孟元点点头。“现在就看你是拜在闲儒居士门下,还是进学堂或是国子监就读,等确定了,我就会带你去见你的师父,然后再安排你习武的时间。”

  “世子爷,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何湛宇喜出望外,激动的道谢。

  “你不用谢我,谢你姊吧,是她让我帮你找的,你姊的整个心思都在你身上,你可不能让她失望。”

  何湛宇圈住姊姊的手臂,认真的承诺道:“姊,谢谢你,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姊姊相信你。”楚绫慈爱的揉了揉他的头。

  由于中途停下来稍作休息,用过简单的午膳,一行人拖到了未时才到闲儒居士的幽亭筑。

  向小门僮说过来意后,小门僮便领着他们进去。

  幽亭筑依山而筑,环境幽静,占地辽阔,布置得十分雅致。

  走了好一会儿,几人才来到闲儒居士所住的竹院,领路小门僮恭敬地道:“主人就在屋子里,三位请进。”

  三人穿过竹编的拱形门,进到屋内,却发现里头空无一人。

  裴孟元四处看了看,说道:“我去找找,你们两个先在这边等我。”说完,他便到外头找人。

  他们两人在屋子里等了许久,何湛宇突然有些内急,“姊,我内急,我出去找茅厕。”

  “嗯,你快去吧,茅厕一般都是在屋后,你往屋后找找应该就能看到。”

  “姊,要是闲儒居士来了,你就赶紧去喊我。”何湛宇不放心地道。

  “我知道,你赶紧去吧。”

  何湛宇快步走了出去,往屋后跑去。

  楚绫在这布置得十分简洁雅致的竹屋里闲晃一下,看到一个造型有些奇特的砚台,正想走上前看仔细,就听到何湛宇慌张的喊声——

  “姊!姊——”他一身湿答答的冲进屋内,不由分说拉着她就跑,“姊,快跟我来,不好了,有一个老爷爷晕倒在后面的水塘里,你快来救他!”

  楚绫跟着何湛宇快步走到屋后,只见一名白发老者,额头流着血,面色苍白,全身抽搐地仰躺在水池边。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