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莳萝 > 许愿荷包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六


  释觉住持阻止道:“不用打听了,是远昌侯府的嫡长女,还是王妃未过门的媳妇。”

  旁边几名夫人一听到这敏感的亲事话题,连忙告退。

  小沙弥也退了下去,要去找释海师兄还金针。

  待几人离去后,释觉住持看着凤钗,露出有些神秘的笑容。“想来世子跟她是真的有缘,如若没有缘分,何姑娘今天就不会过来祭拜她母亲,也就不会捡到这凤钗了。”

  “释觉住持,您的意思是,她就是世子的正缘?”晋亲王妃喜出望外,激动地问道。

  “是的,但在成就正果之前,他们会先经历一些考验,不过王妃大可放心,遇上她,世子的所有劫难皆会化险为夷,平安度过。”

  “玉枝,回去后马上备礼,我要上远昌侯府一趟,看何时把这两个孩子的婚事给办了。”听到释觉住持这么说,晋亲王妃像是吃了定心丸,开心的还要再交代嬷嬷什么时,眸光被那个像一团火球怒气冲冲卷进院子的白色身影给勾住,她定睛一看,惊呼道:“啊,元儿,你怎么会……”

  其他人也顺势往院门方向望去,马上被世子那副狼狈模样给吓到了,只见他黑着一张脸,披散着一头湿发,沾染着污泥青苔的银白锦袍沿路滴着水,更夸张的是,他还光着两只大脚丫。

  晋亲王妃撩起裙摆,疾步向前,紧张地问道:“元儿,你怎么会变成这模样,你是掉进水里了?”

  “母妃,以我的武功怎么可能掉到水里。”

  “那你这是……”

  裴孟元咬牙切齿地道:“我是被一个臭丫头丢进水里的。”

  最可恶的是,这个天杀的楚绫还把他洗劫一空,现在他只觉得浑身上下每一根神经都在叫嚣着愤怒,这等耻辱他非报不可。

  “你……被一位姑娘丢到水里?!”晋亲王妃摆明了不信,儿子的功夫她可是知道的,有功夫的人都未必能伤到他,更何况一个姑娘。

  “我火毒发作晕厥过去,却被一个不知死活的女人给推到水里。”

  “你的火毒怎么会这么快发作?元儿,你要不要紧?”晋亲王妃一听,连忙拉开他的手臂,紧张的打量着。

  “没事,好得不得了。”

  晋亲王妃眉头微皱,“元儿,你是故意吓唬母妃吗?”

  “母妃,您认为我会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来吓您吗?”

  “可是母妃记得四年前,天雪山上的冰晶雪莲在送往京城途中,遇上涝灾未能来得及送到,你整个人全身发烫,陷入昏迷,找来华老神医,他想出将你送进冰窖、睡在寒冰床上的法子,才暂时降了你身上的高烧,直到冰晶雪莲送到才纡解你的症状,你才能够清醒,可你现在跟我说你内伤发作,却一点事都没有,你认为母妃会相信吗?”

  母妃这么一提,裴孟元这才猛然想起,“我怎么忘了这事,不过在遇上那个把我丢到水里的疯女人之前,我确实是如病发时的症状,全身发烫,陷入昏迷。”

  “那……你是怎么解除这症状?”儿子昏迷后一定有奇遇,晋亲王妃拉着他的手焦急的问着,“元儿,你仔细想想。”

  裴孟元拧着眉头,仔细回想每一个细节,摇摇头道:“没有,儿子一醒来,就看见自己被一个疯女人丢进水里。”他愈想愈气,口气也变得很不好,“那个女人还用金针扎我的头,最可恶的是,她竟然刺破我的手指头和脚趾,往水里放血。”

  “王妃,先让世子沐浴换件干净衣裳,世子爷现在一身湿,很容易着凉。”玉枝嬷嬷连忙提醒道,“有什么事情,等世子爷沐浴完再问也不迟。”

  “也是,元儿,你先去沐浴换身干净衣裳,我们晚点儿再谈。”晋亲王妃拧眉看着一身狼狈的儿子,叹口气。

  这次来仙泉寺,最主要就是要为元儿举办祈福法会,厢房及衣物等早已备好。

  “母妃,孩儿先告退,有什么事等孩儿出来再说。”裴孟元嫌弃的看了自己身上的脏衣物一眼。

  “玉枝,你赶紧让人去请华老神医过来,一会儿替元儿仔细检查一番。”

  玉枝嬷嬷应了一声,赶紧去找车夫。

  晋亲王妃眼角余光瞄到释觉住持用若有所思的眸光看着儿子离去的背影,担心的问道:“住持,是不是元儿他有什么问题?”

  “世子爷的贵人出现了,王妃可以放心。”释觉住持一边拨着佛珠,沉思片刻,有些困惑的又道:“只是……世子爷的贵人跟他的姻缘也有所牵扯……而且这两种缘分有些奇怪,世子爷的这位贵人跟世子爷是命定缘分,却又无缘,一时间老衲也无法理解。”

  “住持,你是说元儿的贵人和他的姻缘也有所牵扯,看起来有缘实则无缘……那这是……有缘无分?”

  “不,不是,他们最终会在一块儿,可奇怪的是,他们却又无缘,注定其中一方要离开。”

  “也不是有缘无分,又有一方要离开……”释觉住持的这番话,让晋亲王妃听得是一头雾水,她仔细思索一番后,突然一脸大惊。“住持,该不是元儿他……”

  “不,王妃,老衲说的不是世子爷,是对方,对方这命格很奇怪,一时间老衲无法参透。”

  “这该如何是好?”不管是贵人还是姻缘,这两样对儿子都很重要,晋亲王妃一急,不免有些六神无主。

  “王妃您别急,您这是关心则乱,一切还是要等世子爷出来再细问,且这也不是从世子爷这里就能探究出来的,还必须见到那位贵人,才能窥探出全部,此刻先不要急。”释觉住持安抚道。

  晋亲王妃听住持这么说,这才稍稍安下心,住持说的没错,等等再细问便是。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