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莳萝 > 许愿荷包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三


  她疑惑的左顾右盼,并没有发现那口著名的仙泉,她再往里头走去,就听到隐隐约约传来哗啦的水声。

  她这才赫然发现原来这里别有洞天,本以为已经走到尽头,没想到还有惊喜。

  楚绫顺着水声望去,有一条蜿蜒的石板小路,被两旁苍天大树掩映,如若不细看,还真不容易发现,想来那仙泉就在这条小路的尽头。

  顺着幽暗的小路往前走,淙净水声愈来愈大,小路的一旁出现一条蜿蜒曲折的清澈小溪,顺着山势往山下流去。

  又走了约莫小半盏茶的功夫,她的眼前豁然一亮,映入眼帘的是一池清澈的水潭,中间有口像喷水池、会不定时喷水的活泉。

  每次要喷水之前,泉底会发出如奔雷轰隆隆的响声,喷出的泉水有时像条水龙,从地下钻出直奔天际,有时又像朵小烟花一样绽放。

  随着水柱喷出,水珠被风一吹,散成一片水雾,远远望去,如烟似雾,在阳光照射下,折射出一道道彩虹,让人宛如置身梦幻仙界。

  楚绫被眼前这迷幻的景色给迷住了,下意识又走近一些,想看得更仔细,迎面而来的微风夹带着沁凉水雾,洒落在脸上,让她觉得清凉又舒爽。

  这种感觉让她想起,喜竹曾经告诉过她,传说有位神仙为了这处泉水,眷留人间不愿返回仙庭,后来这处涌泉便被称为仙泉。

  仙泉寺就是以这仙泉为名,且寺里用来供佛、饮用或烹煮的茶水,都是出自这口仙泉。她加快脚步想去尝一口原味的甘冽泉水,经过一簇矮树丛时,脚下像是踩到什么东西,害她一个踉跄差点跌倒,等她站稳后,低头一看,竟是只人手!

  楚绫的眼尾抽了抽,这里怎么会有只人手?她心里咯噔了一下,该不会是遇上了什么凶杀案吧?

  她拨开矮树丛一看,赫然发现树丛里躺了一个脸色呈现紫红色、陷入昏迷的男人。

  她连忙蹲下身,用手指探了下男子的鼻息,发现还有一丝气息,不过十分微弱,她抓过他的手替他把脉,发现他的体温不但高得吓人,脉象还紊乱得让她无法诊断。

  楚绫皱着眉头,疑惑的思考着这是什么怪症?

  她再次并起两指,屏气凝神专注的替男子把脉,片刻,她心里有底了。

  现在眼下最重要的是帮这男子降温,否则这男人再继续烧下去,整个人就废了。

  她瞄了眼不远处的那潭仙泉,使出吃奶的力气,将男子从矮树丛里拖出来,再拖到仙泉旁边。

  又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将他脚上的银靴袜子拉掉,露出一双大脚丫,拿出她方才带在身上还没还给师父的金针,将他的手指脚趾指尖戳破,流出殷红血水,而后用力将他推进池潭里,不过她可没忘记要撑着他的身子,让他除了一颗脑袋露在外头,颈子以下全泡在冰冷泉水中,接着又飞快的在他脑袋上落针。

  男子的高温渐渐褪去,不再那般烫手,呈现恐怖紫红色的脸色也稍微缓和,约莫一刻钟后,逐渐恢复正常。

  楚绫一边将他头上的金针拔下,一边歪着头看着还昏迷的他,金黄阳光穿过迷蒙水雾,细碎的洒落在他脸上,让她终于得以清楚的看清他的面容,他的五官如鬼斧神工精心雕琢,俊美无俦。

  他虽然闭着眼睛,脸上也蒙着水珠,可是她愈看他愈眼熟,好像不久前才在哪里见过。

  她刚穿越过来不久,见过的男人根本不多,唯一印象深刻、让她觉得称得上是极品美男的人,也就只有那个京城第一大纨裤,裴孟元!

  一想到这名字,她马上仔细端详着这名男子,随即惊呼出声,“啊!”

  男子同一时间骤然睁开眼,一双黑如曜石、明如星辰的眼睛,不带一丝温度直瞪着她。

  果然是他!

  裴孟元从池中一跃而起,直接站在楚绫跟前,看着她的清冷黑眸,有火花在跳跃,语气肯定,没有一丝怀疑。“是你把我丢进水里。”

  “我是为了……”救你。

  “别废话,直接回答,是不是!”他用力抖了下身子,甩了楚绫一脸的水。

  “是。”她抬手擦去脸上的水珠,把浏海往后一拨,露出光洁的额头,微微点头。“不过我是为了……”

  他觉得头顶怪怪的,伸手一抓,竟然有几根金针插在上头,他将金针一甩,怒声质问,“是你把我指头都给刺破的,也是你把本世子扎成刺蜻的!”

  楚绫表情僵硬地看着他,他额暴青筋,像是要将她生吞活剥,好可怕。

  “你这女人,我跟你有何深仇大恨?你居然趁着我晕厥时把我丢入水中,让我差点冻死,还把我扎成刺蜻!”裴孟元根本不给她讲话辩白的机会,扯着嗓门怒喝,“你有病是不是!”

  这该死的女人,要不是他被冻醒,他还不知道他晕厥时被一个女人给这样戏弄。

  老天,她的耳朵快被震破了,依她看,裴孟元称号可以再多一个,那就是京城第一脾气大。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