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莳萝 > 许愿荷包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二


  “是的,这方法可以保证他日后绝对能下床行走。”楚绫笃定点头,接骨对她来说可是小儿科。

  这么大言不惭的口气,让人不禁怀疑她是不是说大话,连御医都不成了,她一个年纪轻轻的姑娘家竟然有办法?人命关天,释海师父不得不慎重考虑。

  “姑娘,求你看在几个孩子还小,需要他们爹来养活,救救我丈夫吧。”哭泣的妇人一听到楚绫有办法,马上跪到楚绫身边,紧抓着她的裙摆恳求。

  “这位嫂子,不是我不愿意,而是你丈夫现在是师父们的伤患,我不能越权,我要帮你丈夫医治,必须先得到师父们的同意。”

  “师父,求求你们同意吧,我丈夫的腿可不能就这么废了啊!”妇人跪求几位师父,见师父们面露犹豫之色,她赶紧拉过两个年纪稍长的孩子,“大宝、二宝,你们快跟师父们磕头,求师父们同意让这位姑娘救你们的爹。”

  “求求您答应吧,师父,求您答应救我们的爹……”两个孩子很听话的磕头哭求。

  释海师父不忍心,终究松口了,“姑娘,你需要用到什么工具,或是需要我们帮什么忙,你尽管说。”

  “释海师父,我就知道您是个好人,佛祖会保佑您的。”见为首的释海师父同意了,楚绫开心的用力拍了下手。“他现在这样子,已经不适合再搬动,就在这里处理吧,我需要两块比他腿长一点的长木板还有三角形的布巾,你赶紧让人备来,还有……”她开始检查男子的伤势,一边交代道:“现在熬麻沸散太慢了,有金针吗?用针灸可以减轻他的疼痛。”

  她的话才刚落下,不知是谁就马上将金针递到她手中,她手脚俐落精准的在伤者身上几个特定穴位落针。

  原本痛得脸色发白、冷汗涔涔的冯大树,瞬间喘了口大气,虚弱的说:“不痛了,不痛了!”

  这两句话一出口,周围一些原本对楚绫的医术抱持着怀疑态度的人,眼神瞬间变得崇拜。

  不一会儿,楚绫所需要的物品全都备齐了,她对着释海师父说道:“师父,我需要你们帮忙。”

  她一声令下,几位懂得医术的师父全都过来帮忙,同时跟她学习新的治疗骨折的急救方式。

  这时,稍早那位华贵的夫人走出大殿,看到楚绫救治伤患、帮忙接骨的一幕,看到她专注认真的神情,她的脑海里不由自主地浮现出早已遗忘多年的一抹画面,忍不住低喃一声,“好像……”

  “王妃,您说什么?”身旁的嬷嬷没有听清楚,赶紧又问了一次。

  “没事,世子爷大概还没到,我们先去找释觉住持吧。”

  费了好一番功夫,楚绫终于将冯大树的断腿接回去固定好,她跟他妻子交代完日后该注意的事项后,便去找释觉住持安排超渡法会,没想到释海师父说这个时间释觉住持应该正在为一位特别的香客讲经说法,不便打扰。

  这时已快要接近午膳时间,伤者也处理得差不多了,释海师父便让小沙弥为楚绫等人安排一间禅房,让他们休息用膳,同时稍微梳洗。

  看到身上这身干净的衣裳,楚绫觉得奶娘有预知能力,让每个人带上一套干净衣裳备用。

  没想到喜竹跟她说,大户人家的小姐公子出门,都会再备上一套干净的衣裳以防万一,还说奶娘说,以前他们是没银子,现在小姐有银子了,一切都必须按着规格来,不能让别人笑话了。

  这冷水一泼下来,让楚绫顿时苦了脸,按着规格来?别啊!她最害怕的就是古代的那些规矩,看电视剧演的就头皮发麻,要是她得亲身体验,那她宁愿再跳一次湖。

  四人梳洗过后,仙泉寺的斋饭就送到了,虽然这斋饭只是简单的青菜炒豆腐、豆腐煮青菜,但因为起得早,又帮忙抢救伤患,四人早已饿得饥肠辘辘,也顾不得饭菜过于清淡,拿起碗筷直接就吃了。

  何湛宇毕竟年纪还小,加上以前的日子太过清苦劳累,体质虚弱、气血不足,虽然这阵子服用楚绫特别依照他的体质,为他调配制作补气补血的药丸,但是一用完膳还是容易犯困,必须小睡片刻。

  见弟弟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样,楚绫拍拍他的脸颊,“宇儿,先到床榻上小睡一下。”接着她看向奶娘,“奶娘,你的身子刚恢复,也去睡一会儿吧,这样下午才有精神。”她让喜竹扶着奶娘到一旁的矮榻上躺着休息。

  “小姐,漱过口您也躺下来休息吧,您累了一早上了。”喜竹将沾了一点青盐的杨柳枝递给她。

  看到喜竹手里那根给咬开、露出纤维的杨柳枝,楚绫无奈接过,古代的牙刷让她实在无力吐槽,不过这古代物资缺乏,她也只能勉强用杨柳枝刷牙,总比不刷,烂了一口牙好。

  “喜竹,我不累,我听说这仙泉寺的后山风景很漂亮,难得来这么一趟,我想去看看。”

  “可是小姐……”小姐要出门她必须跟着,可是说真的,她也有些累了。

  “喜竹,你累的话也躺下来休息吧,不要跟着我,这仙泉寺也算是佛门重地,一般人不敢在寺庙里头闹事,我就是到后山仙泉那边走走,然后把这包金针拿去还给庙里的师父,不会出什么事的。”

  她漱口完,拿过干净帕子擦擦嘴后,朝喜竹晃了晃手中那用布包卷着的金针,便离开了禅房。

  古代风景好,完全纯天然,没有太多的匠气着墨,怎么看都漂亮,楚绫顺着阶梯走着,没多久便来到了后山。

  她来到最高点,站在栏杆处吁了口长气,眯起美阵,眺望远方青山绵延的秀丽景致,自言自语的道:“这一趟真是没有白来,幸好没待在禅房里休息,要不然就看不到这样的美景了,只是……仙泉寺的仙泉不是在这里吗?怎么没见着?”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