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莳萝 > 许愿荷包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八


  而且她也不能在侯府的荷花池边放这纸船,要是写着她所经历遭遇的纸船,没有在水中糊掉,反而被人捞起送到杜媚儿手中,或是被其他人看见,肯定会引起更大的风波,说不定这些古人还会以为她是什么妖怪,她肯定又得死一次。

  楚绫左右看了眼这个破旧空荡的房间,这艘纸船也不能放在屋里,要是不小心被奶娘他们看见,他们就会知道何灵已死,到时他们会有什么反应,她真的猜不到,看来这纸船还是得贴身带着,等改天出府再找条没有人的小河或小溪放了。

  最后她的视线落在枕头边的那个荷包上,有了,就放在荷包里,然后随身携带。

  她把纸船塞进荷包里,挂在自己手腕上,免得掉了,这时也真的感觉到困了,她正要吹熄烛火,看到挂在手腕上摇摇晃晃的荷包,她忍不住对着荷包说了句,“也不知道你跟我的那个许愿荷包一不一样,如果你真的是许愿荷包,今晚就让我梦见我爹地跟妈咪吧。”说完,她吹熄了烛火,躺下歇息,马上进入梦乡。

  现代,楚家。

  楚绫的母亲葛佩珊站在女儿的遗像前默默掉泪,她隐忍悲伤的神情,让人看了好心痛。

  “佩珊,想哭就哭吧,不要故作坚强,一直隐忍着对身体不好。”楚绫的父亲楚岚推开虚掩的房门,走了进去,眼角泛着泪光,看着墙上照片里开朗的少女,不舍的安慰着妻子。

  唯一的爱女楚绫因为救人,不幸溺水身亡,他们不得不抛下所有工作,先赶往大陆处理女儿的后事,将她遗体火化后带回台湾安葬。

  这段期间,看惯了生死无常的两夫妻,一直表现得很坚强,可是当他们回到家后就再也忍不住悲伤,心疼不舍的泪水像决堤的水坝不断涌出。

  “我不能哭,哭了绫绫会更舍不得走,可是我忍不住啊……”葛佩珊捂着唇,哽咽地说着,可是话说到一半,又忍不住放声大哭。“我的绫绫啊……要是早知道她这次出门会发生意外……当时说什么我都要阻止她,而不是鼓励她多参加这一类的研习活动……唔……我好后悔啊……”

  楚岚抱住妻子,温言哄道:“你要坚强……你还有我。”

  “楚岚,我的心好痛……女儿还这么年轻,她的人生才正要开始……事情发生得这么突然,我只来得及在她被火化前看她最后一面,连握着她的手、告诉她下辈子再续母女情缘的机会都没有……”葛佩珊哭喊道。

  他们得到消息后便马不停蹄地从非洲内陆搭车赶往机场,接下来转了几次机,好不容易赶到殡仪馆,但碍于对岸政府的一些政策,他们只来得及看到女儿这么一眼,教她心里一个怨啊!

  他自裤袋里摸出一样东西,递到妻子手中,哽咽地道:“这是绫绫的好友嘉萱今天交给我的,说这是绫缓被捞上岸时一直紧握在手中的荷包……”

  “这是绫绫……”葛佩珊将荷包紧握在手中。

  蓦地,原本干扁的荷包突然间鼓了起来,然而沉浸在悲伤之中的葛佩珊没有注意到。

  直到楚岚拿过荷包,拍拍她的肩膀,安慰道:“这荷包就跟绫绫的相片放在一起……咦!”他困惑的看着有些鼓鼓的荷包。

  “怎么了?”

  “这荷包里头好像有东西。”他搓了搓荷包。

  “好像?”

  “我很确定方才我把荷包给你的时候,里头是空的。”楚岚解开绳索,拉开一看,眉头瞬间皱起,困惑的将里头的纸团拿出来。“里头什么时候放了一团纸?”

  拿出后才发现是艘小纸船,两夫妻顿时困惑了。

  葛佩珊指着这艘小纸船,问道:“你确定里头本来没有东西?”

  他慎重点头,“百分百确定,我拿到时第一时间就打开看过了,里头什么都没有。”

  “那这艘小纸船是哪里来的?”葛佩珊拿过小纸船,拧着眉头研究,疑惑的低喃,“怪了……这摺法……很像是绫绫小时候我教她摺的,这摺法很特殊,是我小时候一个老婆子教我的,我周围没有人会……不过怎么会是用宣纸摺船呢,这上头还写着毛笔字……”

  “拆开来看看上头写了什么吧。”楚岚提议。

  “嗯,这摺法我也会,等看完我再摺回去。”葛佩珊小心翼翼的将小纸船拆开。

  当两人看到上头写的内容时,震惊极了,完全不敢相信竟然会发生这种离奇的事,女儿没死,而是穿越了,这可把他们高兴坏了,不管女儿在哪里,只要她平安就好。

  只是……新的问题又来了,女儿是如何跟他们联络的?莫非跟这许愿荷包有关?

  “爹地、妈咪……爹地,我在这里……”

  “小姐、小姐,醒醒,醒醒。”

  “妈!”楚绫一声惊呼后,猛地张大眼睛,茫然空洞地看着正担忧望着自己的喜竹。“小姐,你终于醒了。”喜竹如释重负的吁了口大气,见她依旧一脸茫然,她担心的问道:“小姐,您要不要紧?”

  楚绫茫然的视线与思绪逐渐聚拢,原来她在作梦,梦见她回到现代跟父母团聚,如果是真的不知该有多好,可惜那只是梦……

  “给我杯温水吧。”楚绫缓缓坐起身,觉得身子十分疲惫。

  喜竹连忙为她倒来一杯温水,“小姐,您慢点喝,您是不是作恶梦了?”

  “怎么这么问?”她将空杯交还给喜竹。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