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莳萝 > 许愿荷包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五


  “世子爷,别忘了你从此之后不能再斗鸡,而且还欠我一个愿望唷,我很快会找你要的,唉唷,好期待今晚与世子在洗脚盆相会唷!”楚绫临走前还不忘在他的伤口上撒把盐,然后愉快的转身,领钱去。

  看着他那像只麻雀跳着跳着离去的欠揍身影,裴孟元几乎要咬碎了一口白牙,他满腔怒火全都发泄到倒楣的墨青身上,“墨青,去把那只老母鸡给本世子抓来,本世子倒要看看,那老母鸡究竟有何本事!”

  被骂得灰头土脸的墨青,摸摸鼻子,纵身一跃,飞进斗鸡场里,将老母鸡跟斗败的雄风一起抓起来。

  看着墨青手里提着那两只鸡,裴孟元眸光冷冽地睐了眼正在柜台结算的楚绫,“派人把那小子给我跟好。”吩咐完,他衣袖一甩,愤怒离去。

  晋亲王府。

  裴孟元在床上翻来覆去的,他玩斗鸡玩了十几年,从没有像今天这般丢脸。

  这赌局是他设的,愿赌服输,可是这口怒气他就是吞不下!

  每每一想起自己输给一个像娘儿们的男人,他肚子里的火气就噌噌噌地直往上冒。

  “主子。”墨青脸色有些难看地看着他。

  “何事?我正烦着,别来烦我!”一想到今晚还要到南风馆帮那家伙洗脚,他又是满腔怒火。

  “主子,今天的斗鸡有些问题。”

  裴孟元倏地坐起身,眯细了黑眸,“问题?”

  “是的,那只母鸡抓回来后,将它跟其他斗鸡放在一起,它的表现跟今天在斗鸡场上那凶狠模样完全不同,就跟普通的老母鸡一样,没什么特别的。”

  “怎么会?”裴孟元倏地皱起眉头。

  “是真的,属下等人还特地将雄风抓来跟它关在一起,也是一点战斗力都没有,只顾着啄地上的石子。”

  裴孟元将虎口抵在下颚,沉思了一会儿,突然间一个念头窜进脑海,原本困惑的神情瞬间变得凛冽,他沉声下令,“去把华老头找来。”

  不是还在谈斗鸡,怎么话锋一转就突然要找华老神医?墨青有些反应不过来,可是他对主子的命令向来不会多作怀疑,领命后立即转身离去。

  约莫过了半个时辰,晋亲王府里的斗鸡场里,一名白发老者拧着一对白眉,看着被开膛剖腹的母鸡肚子里还未完全消化的食物,不断发出赞赏声。

  “老头子,你究竟看出什么门道,倒是说清楚啊,这样一直啧啧啧的,不渴吗?”裴孟元没好气地斜眼睨着身旁这老头。

  “世子爷,你说这只母鸡是个少年的?”

  “老头子,我连里子都输得一干二净,还成了全京城的笑柄,还能骗你吗!”裴孟元没好气的瞪了老头子一眼。

  “呵呵呵,世子爷是遇上对手了,真难得可以有人让世子爷吃瘪,不错、不错。”华老神医顺着白鬅,满意的说着。

  裴孟元危险地眯起眼眸,“老头子,你说什么,本世子被人坑了?”

  “怎么能说坑呢,应该说这小少年比世子爷聪明,世子爷败在他手里也没什么好冤的。”

  裴孟元瞬间炸毛,“华老头,你把话给我说清楚,什么比本世子聪明,那个营养不良、长得像个娘儿们的浑小子,哪里比本世子聪明了!”

  “他要是不聪明,就不会利用母鸡爱护小鸡的天性,以及迷幻兴奋的药草做成的药丸,赢得这场斗鸡比赛。”

  “把话说清楚,本世子现在正恼火,没心情去思索你说的。”裴孟元不耐烦的催促。

  “这只母鸡被喂了含有吃了会兴奋和产生幻觉的药丸,由胃里头残余的药草来看,制作这药丸的人挺谨慎的,担心会被查出来,因此这母鸡服下的药草量不多,时效大约只有一刻铲,只要比赛结束,任何人想査也査不出原因,在众人眼里这就是一只正常的母鸡。”

  “你是说,本世子是彻彻底底被人眶了!”裴孟元磨牙质问。

  华老神医表情很严肃的点头,“是的,很可惜,世子爷,您被眶了。”

  裴孟元的火气瞬间爆发,对着半空怒吼,“来人,去把那姓楚的小子给我抓过来!”

  两名前去跟踪楚绫的手下倏地出现在他跟前,单膝下跪抱拳领罪,“主子,属下办事不力,那个叫楚绫的小子被我们跟丢了。”

  “跟丢了?!”裴孟元不可置信的惊呼。

  他的暗卫一向擅长跟踪、搜集资料情报,失败的任务几乎为零,那姓楚的小子竟然有那么大的能耐,能在暗卫的监视下溜走?!

  “是的,属下等人办事不力,请主子责罚。”

  “事情是怎么发生的?”

  其中一名下属赶紧回道:“事情经过是这样的,属下们暗中跟着他来到“吉利兴钱庄”开户存银子,可是等了半个时辰,却没见到他出来,属下等人进去察看,却不见他的人。主子是知道的,吉利兴钱庄是王府的产业,没有后门,围墙甚至比一般围墙高上一半,上头插满破碎瓦片,除非使用轻功越墙而过,否则只要翻墙一定会鲜血淋漓。”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