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莳萝 > 许愿荷包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二


  好家伙,敢暗讽他二百五,不整死他,就对不起自己这些年来在京城里特意培养出来的第一大纨裤名号。

  “对赌,赌什么?”楚绫立即心生警觉。

  裴孟元将手中摺扇方向一转,指着桌上那一堆金银财宝,“你赢了,这些就都是你的。”

  “拒绝,我只要在斗鸡场上赢过世子爷,就有双倍赌金可以拿,何须过于贪心?贪心的人往往失去的比得到的更多,所以只要赢了世子爷,拿了我该得的赌金就好。”

  看着那堆金银财宝不心动是骗人的,可是她才不相信这个第一大纨裤会提出这么简单的条件,若是如此,又何必对赌?

  “你赢了,不只桌上这些金银你可以全数拿走,本世子还许你一个心愿,如何?即使你想要官位也绝对没问题。”

  “心愿?”这个条件倒是有些吸引她啊,届时可以拿着这个心愿直接去退亲。

  “是的。”为了诱他踏进自己的阴谋之中,裴孟元可是下了重本,不过他有绝对的信心,这个长得像小倌的男人,任凭他的斗鸡再厉害,也绝对赢不了雄风。

  “反之呢?”楚绫小心地问道,免得被眼前的利益给诱惑而失了戒心,掉入什么未可知的陷阱。

  “你要是输的话……”裴孟元的虎口抵在线条好看的下颚,陷入沉思。

  他本是想着把这个不知死活敢挑衅他的人,丢到军营里好好磨练个一年两年,不过看到他这副长相后,要是将他丢到军营里去,那些五大三粗的士兵肯定舍不得让他吃苦受罪,反而会让他在军营里作威作福,这样就达不到他的目的了,得换一个。

  终于,裴孟元想到了一个好主意,坏坏的撇着嘴角,“你输的话……得到南风馆当小倌去接客一个月,如何?”

  小倌!

  楚绫的眉尾剧烈抽动,暗暗磨着牙,她就知道这个大纨裤不安好心,分明就是想让她身败名裂。

  她皮笑肉不笑地道:“南风馆,应该是世子爷去比较适合吧,相信世子爷一去,马上能成为当红头牌。”

  “找死!你说什么!”墨青听了,马上出声怒喝,甚至拔刀。

  “欸,做什么,你主子我都还没生气,你气什么?”裴孟元抬手制止墨青。

  这不男不女的家伙,不给他点颜色瞧瞧,还真无法无天了,竟然敢嘲讽他的长相,也不想想自己长得更是一副小倌样。

  楚绫白了墨青一眼,“我不过是实话实说,你心里难道不也是这么认为?”

  墨青打死不接他的话,努力让自己的表情不要有一丝丝的波动,要是他敢有任何认同之色,主子定不会让他再有好日子过。

  裴孟元将手中的果子往一旁的空碟里一丢,拿过手绢擦着手,一副我很大度的样子说道:“如何?要是你不敢,现在就认输,当众承认自己是二百五,同时写两百五十份说自己是二百五的布告贴到京城各个角落,这样本世子就饶了你。”

  楚绫一时反应不过来,二百五和她又有什么关系?

  她的思绪翻飞了下,赫然想起自己下的那两百五十文赌金,该不会……天啊,她可真冤枉,她是身上的银子能动用的最大额度就是两百五十文,怎么就被这个大纨裤给误会了是在讽刺他?

  可是依她看,现在解释也来不及了,不管她接不接这个赌局,他已经打定主意要整死她,就算今天她不答应,日后也绝对躲不过,看来只能接下他的赌局,日子才能平静。

  虽然她有把握能赢这大纨裤,可是不管任何事都是有风险的,没有百分之百的绝对,她必须把最坏的结果也算进去。

  要是去了南风馆,她的身分就曝光了,绝对去不得,现在她只能以退为进,让这大纨裤知难而退。

  她凛着脸盯着裴孟元约两息时间,这才冷冷地开口,“好,我答应,我若是不答应,反倒显得我胆怯了,不过我也要提出条件,不能只有世子爷提出条件而我不许提,这样不公平。”

  裴孟元朗笑一声,“成!”

  “如世子爷方才说的,我输了我到南风馆接客一个月,我要是赢了,我要求世子爷必须保留方才提出的那个许在下一个心愿的条件,而且从此以后不能再斗鸡,还必须去南风馆帮我洗脚!”

  “你说什么,要本世子去帮你洗脚?!”裴孟元的火气轰地冲上头顶。

  “我的心地可比世子爷善良多了,没让世子爷去帮人洗一个月的脚呢,也没让世子爷去接客,说到底我还比较吃亏。”她露出一脸我亏大了的痛心疾首表情。“要是世子爷不肯答应,那这赌局就作废啊!”

  裴孟元敛下怒气,低笑几声。“好一个以退为进,你以为你这么说,本世子就会却步吗?赌,本世子跟你赌!”

  “空口无凭,我怎么知道世子爷会不会赖帐,我要求到楼下柜台,由掌柜执笔,一式两份写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同时还要贴布告让所有人都知道。”

  “成,就如你说。”裴孟元起身,鄙视的睐了楚绫一眼,“你等着身败名裂,本世子向来不是心慈手软的。”

  届时他定找上一连五大三粗的手下天天去捧他的场。

  楚绫撇着一边嘴角,双臂抱胸,睨他一眼,反唇相讥,“哼哼,鹿死谁手还不知道呢,世子爷到时可别哭鼻子唷!”赛前放狠话消灭对手的斗志谁不会。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