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莳萝 > 许愿荷包 > 上一页    下一页


  “因为我不是那些女人,所以我不在乎。”楚绫耸了耸肩,对着算是休学在家的何湛宇命令道:“湛宇,这两只鸡顾好,你的束修跟奶娘的药费就靠它们了。”再转向喜竹,“喜竹,跟我一起去挖些药草回来。”

  昨天奶娘和宇儿在绣坊和邵如卿起争执的事,杜媚儿一直未到西偏院来教训人,她还怀疑杜媚儿是不是转性了。

  没想到今天宇儿到学堂上课后,杜媚儿便派人到学堂,趁着夫子正在授课,什么面子也没留给他,站在教室门口当着所有人的面说何湛宇缴不起束修,要办理退学。

  堂堂一个侯府竟然缴不出束修,瞬间宇儿成了所有人嘲笑的对象,让他颜面尽失,又气又恼却又不能反驳,因为这是事实。

  从学堂回来后,一向不在原主面前掉泪哭泣的宇儿,破天荒的抱着她大哭,让她心疼得恨不得马上去撕了那对母女。

  杜媚儿那对不要脸的母女给她记着,这份耻辱她迟早会一笔一笔地讨回来,甚至会加倍奉还!

  “挖药草?小姐,您要上哪儿挖药草?您不是已经帮奶娘抓药回来了?”

  “别多问,就在后院那片杂草丛生的荒废空地,赶紧跟我走就是,三天后我让你天天吃鸡腿吃到怕!”

  这三天,楚绫每天不是在屋里捣鼓着药草,就是去侯府那荒废的庭院挖药草,将照顾奶娘的工作全都丢给喜竹。

  侯府后院有一片药草园,她也是无意间知道的,跟奶娘提出自己的疑惑,奶娘才说那是当年原主的娘种的,杜小三掌管侯府之后,就任由那片药草园荒废了。

  这几天她在那片药草园里发现了许多珍贵且年分足够的药草,要是拿到医馆去卖,可以卖得很高的价钱。

  等今天的斗鸡比赛结束后,她再来偷偷处理这片药草园,肯定能够再发笔横财。

  楚绫洗漱后,换上一套飘逸的水蓝色男装,这套男装还是她半夜偷偷爬墙潜入父亲的院子,在他屋里翻箱倒柜才找到的,应该是父亲年少时的衣裳,而且保存得还不错。

  还好何远近十年没有回京,他的院子终年大门深锁,没有人进去,她的“偷窃过程”才能这么顺利。

  她在里头也发现了不少医书跟手札,应该是当年原主娘亲留下的,全被何远命人将这那些书籍搬到他屋里保存,这样正好,待她有空再来好好研究。

  “小姐,你穿上男装好漂亮,像个翩翩贵公子。”喜竹瞪大眼,惊艳的看着女扮男装的小姐。

  楚绫学着那些纨裤子弟,邪魅的勾着一边嘴角,用扇子勾起她的下颚,“喜竹,你该说本公子我英俊潇洒风流倜傥,而不是漂亮。”

  喜竹被她这样吃了把小豆腐,忍不住红着脸抗议道:“小姐,您怎么这样消遣奴婢来了,要是被人看到了,小姐的名声就毁了啊!”

  “哈,本公子现在可是男人,别忘了,记得叫我少爷,不许再叫小姐,知道了吗?小妞。”

  何湛宇实在看不下去姊姊那副痞样,受不了的咕哝,“姊,你怎么才去了趟赌场,就把那些风流子弟的坏习性都学回来了?”

  “不学点,今天一到赌场就露馅了,到时传回侯府,我们还要不要过着小而美、岁月静好的日子?”

  “姊,我们都已经要揭不开锅了,你还有心情风花雪月。”何湛宇忍不住道。

  楚绫一手搭着弟弟的肩膀,用扇子敲了敲他那干扁的小身板,“放心吧,今天等我回来后,我们就可以关起门来过着我们隐形富豪逍遥自在的生活,然后姊再想办法把你送进皇家书院读书,以你的资质绝对进得去,我们只是暂时少了扇后门。”

  “后门?姊,后门不是在那里吗?”何湛宇往后门的方向指去。

  楚绫顿时无言地看着一脸呆萌的何湛宇,摸了摸他的头,“姊指的后门不是我们院子那扇后门,而是指找有关系的人帮你引荐。”

  这下何湛宇听懂了,有些尴尬的看着她,“姊,我是不是太笨了,都听不懂你说的意思。”

  “傻瓜,你没接触过、没听过,当然听不懂我说的,没事,以后一些书本上没教的,例如人情世故等,姊有空再教你,时间不早了,姊先去元宝楼。”她又摸了下他的头安抚他,接过喜竹早已经提过来用黑布包着的鸡笼。

  “小姐,我陪您一起去吧?”喜竹不放心的再次游说。

  “你有看过公子出门带丫鬟的吗?而且你跟着我万一出了什么意外,我一个人好溜,带着你不容易脱身。”

  喜竹想了想,也觉得小姐说的有道理,只好由着小姐去了,“小姐,您一定要答应我,照顾好自己。”

  “姊,你千万小心。”

  “我知道,你们几个也是,我没有回来,你们千万不要离开西偏院,省得又被杜小三母女找麻烦。”楚绫挥了挥手,拎着鸡笼子往元宝楼去。

  京城平常就很热闹,尤其又以赌场、酒楼林立的正阳街最为热闹,今天是更胜以往。

  元宝楼的斗鸡大赛都是在午后举行,喜欢斗鸡的赌徒们一般都是用过午膳才会过来下注占位置。

  今日则不同,时辰未到,元宝楼里就已经是热火朝天、万头攒动,柜台前以及比赛场地的周围,早已挤满了前来观战下注的赌徒。

  他们一个个热血沸腾、神情兴奋,对着早已经被安放在比赛场地里的雄风指手划脚,议论纷纷的。

  今天这场斗鸡会这么引人注意的原因,其实也没有什么,就是大家都想看看是哪个不知死活的敢挑战晋亲王世子。

  晋亲王世子可是京城第一大纨裤,可比皇子更得皇上疼爱,在京城可以说是横着走的,他世子爷不开心,让人把房子拆了,皇上都不会说上一句话,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才是皇上的亲生皇子。

  放眼京城,没有一个人敢挑战世子爷,就连皇子也不敢。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