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莳萝 > 许愿荷包 > 上一页    下一页


  看到奖金双倍这四个字,她的眼睛瞬间发亮,把目光集中在那累积的奖金金额上,心下大喜。

  太好了,只要能赢得了那只叫做雄风的斗鸡,别说奶娘吃上三年的养身药材不用担心银子,连宇儿日后的束修,甚至一直到考上状元的所有费用都有着落了。

  如果她高兴,甚至还能买座大宅子搬出去住,不用再看杜媚儿那对母女的脸色。

  这笔奖金她要了!

  她取出两百五十文钱,拍到柜台上,大声对着柜台里的伙计说道:“小哥,我哥哥让我来下注,他说要挑战裴世子的斗鸡,这是我的赌金,赌他自己赢。”如果可以,她想要五百文钱全押了,可是她还要去买鸡,身上不能没有银子。

  负责登记的伙计完全愣住了,他以为自己听错了,又问了一次,“姑娘,你说什么?你的谁要跟谁赌?”

  “我哥哥楚绫养的鸡,要跟世子的斗鸡雄风比赛!”她又清楚大声的说了一遍。

  这次伙计终于听清楚了,连旁边那一拨看热闹的赌徒们也听清楚了,最后所有人全部爆笑出声。

  “怎么,不行吗?”

  “没有,没有不行,我们元宝楼任何赌资都收,也接受任何挑战的。”伙计连忙收起笑容。

  “那就把赌金收起来,记录啊,别忘了给我下注单。”

  “姑娘,你再说一次,你哥哥叫什么名字?”

  “楚绫。”

  伙计数了下面前的铜板,确定数量没错,收入钱箱后,执笔写了张下注的单子给她,“楚姑娘,这单子你收好啊,要是赢了,京城富豪排行榜就有你哥了,还有,世子的斗鸡雄风今天这场才刚比完,必须要三天后才能再出场,三天后的午时,让你哥带着他的斗鸡到我这里来,只要报上楚绫的名字即可。”

  她收好那张下注单,“好,我知道了,三天后见。”

  一群看热闹的人看了眼她的背影后,就争先恐后去找元宝楼的伙计,抢着说道:“三天后那场斗鸡比赛,一定要给我留个好位置!”

  “对,没错,还有我、我!”

  这时,二楼其中一间布置得华丽舒适的雅间,走进一名穿着墨绿色俐落短打的男子,缓步走到正歪在美人榻上,拿着描金扇有一下没一下搧着凉风,穿着一袭银白色长袍,长相俊美出尘却带着一丝玩世不恭气息的男子身边。

  美人榻边的矮几上,除了摆满各种糕点和水果,还摆着一叠银票跟一箱的金子银子。

  男子淡然瞄了眼桌几上那一堆金银财宝,语气平静地道:“主子,方才有位姑娘前来替她兄长下注,要挑战雄风,赌他自己赢。”

  俊美男子眉尾微挑,坐起身,疑惑的睐了手下一眼,“姑娘?主动挑战雄风?”

  “是的。”

  “这可有趣了,竟然有人敢主动跟雄风比赛。”裴孟元吊儿郎当的扯着薄唇,插了块冰镇西瓜送进嘴里,“而且还是赌她兄长赢?”

  “是的,两百五十文赌楚绫赢。”

  “两百五十文……真是不知死活。”丢下手中的叉子,裴孟元漫不经心低喃,黑漆漆的眸子慢慢浮现出恼怒。“好大的胆子,敢用两百五十文钱来污辱本世子!”

  手下有些怔愣住了,怎么世子听到对方下的赌金会马上变脸?他在心里默念着两百五十文……二百五……呃……惹恼世子的通常没有好下场,他突然有点同情那个叫楚绫的家伙了。

  “敢暗讽本世子是二百五,既然这么不知死活,那就让这场比赛变得有意思些,三日后那个叫楚绫的家伙来了,把他带上来。”裴孟元起身来到栏杆边,望着底下正斗得如火如荼的斗鸡比赛,“我要跟他赛外对赌。”

  “对赌?”

  “已经许久没有人敢这么明目张胆的挑衅本世子了,不多给他一点教训,怎么对得起他呢?”裴孟元阴恻恻沉笑两声,拍了拍手下的肩膀,“你说是吧,墨青。”

  一离开元宝楼,楚绫向路人问了路后,直奔卖牲禽的市场,在鸡贩那里挑了两只精神特好、屁股特大,一看就是很会下蛋的母鸡。

  当她提着两只母鸡跟那一串药包回到西偏院时,把何湛宇跟喜竹惊喜坏了,尤其是他们看到她手中那两只大母鸡时,更是两眼放青光。

  “鸡!”何湛宇用力咽着口水。

  “我不贪心,给我根鸡翅就好……”喜竹感觉到鸡翅已经在向她招手。

  楚绫马上警告,“收起你们的心思,这两只母鸡暂时还不能让你们宰来吃,三天后我要靠它们发大财。”

  “为什么不准?姊,两只鸡我们就先吃一只啊,这样应该不影响吧?”美好的期望瞬间破灭,何湛宇不依的怪叫着,“不过,姊,你要怎么靠母鸡发大财?”

  “就是,小姐,你要靠母鸡生鸡蛋卖,也发不了大财的,市场上一颗鸡蛋一文钱。”

  “我不是要这两只母鸡下蛋来卖钱,我是要准备应付三天后,跟晋亲王世子的斗鸡比赛。”

  “斗鸡比赛?跟晋亲王世子?!”喜竹惊呼。

  “晋亲王世子……姊,晋亲王世子不就是你的未婚夫吗?”何湛宇率先反应过来。

  “没错,就是他,不过很快的他就不会是我的未婚夫了,因为我打算等斗鸡比赛结束后,找他解除婚约。”楚绫一边说着,一边将两只母鸡提到杂草丛生的后院,找来麻绳绑住它们的其中一只腿,让它们在后院半自由活动。

  解除婚约这话一出,将喜竹炸得有些头晕眼花,一时反应不过来,看着小姐从后院又走了回来,她才清醒过来,捧着脸惊呼,“小姐,你说什么,解除婚约?!你怎能有这种想法?!你知不知道你跟晋亲王世子的婚约,是多少女人求都求不来的,你竟然要放弃?!”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