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莳萝 > 许愿荷包 > 上一页    下一页


  “小姐,杜姨娘可是一直处心积虑,想让表小姐取代你嫁给晋亲王世子,用尽各种手段想要骗走你的这块订亲信物,当然,觊觎这门婚事的不是只有杜姨娘,府里另外两位姨娘也都有这点心思。”

  “取代我?”

  “是啊,小姐,晋亲王位高权重,又深得皇上信赖,府里只有世子一位继承人,虽然他的名声不好,可白泽国的未婚姑娘们没有一个不想嫁给他的。”

  “名声不好?”楚绫抓到了重点,她微眯起着眼瞅着喜竹。“怎么个不好法?”

  “就……纨裤了些。”喜竹说得嗫嚅保守,最后实在受不了被小姐这样看着,只好老实说道:“就吃、喝、赌、打架样样来,在京城要是世子爷自称是第二大纨裤,没有人敢称第一,大家都称他是京城第一大纨裤,或是京城第一霸……”

  “呵呵,不错啊,京城第一纨裤跟第一霸的封号都在这位世子身上了。”楚绫冷笑了两声,更加坚定要退亲的念头。“这种人渣竟然还有那么多人抢着要,甚至……”一抹画面倏地闪过脑海,她双眼一瞪,食指抵着额头闭起眼睛,努力回想。

  “小姐,您怎么了?”她突如其来的异样,让喜竹很担心。

  楚绫抬手要喜竹先别说话,两指拧着眉头,用力回忆那画面,不一会儿,那一闪而逝的画面再度重现在她眼前。

  那是何灵落水之前的画面,那日何灵看见池里有鱼,想抓鱼给弟弟加菜,却被人从后面推入荷花池,才会淹死的……突地,她睁大双眼瞅着喜竹。

  喜竹被吓坏了,赶紧上前搭着她的肩,焦急地问道:“小姐,您没事吧?您的脸色怎么突然变得这么难看?”

  “喜竹,我……我不是自己掉下荷花池的……我是被人推下去的……”

  方才那些记忆虽然只是零星片段,可是她看到了,在原主弯着身子捞鱼的时候,邵如卿和其他几名庶妹朝原主这边走来,而后又消失在旁边的假山旁。

  当原主发现身后有人、转头的瞬间,她已经被人推下水了,落水时的记忆虽然很模糊,但她很肯定当初推原主下水的人,就是她们几个其中一人!

  一个被赶到西偏院,日子过得比下人还不如的嫡女,在她们这些庶妹眼中可以说是完全没有威胁的,会让她们不顾姊妹情谊,与邵如卿同流合污设计要原主的命,目的恐怕只有一个,就是原主身上的这个婚约。

  好啊,看起来只是简单的失足落水意外,竟然暗藏着这么深的心机与不择手段。

  楚绫另一只隐在袖中的手紧握成拳头,这里头不管谁是主谋谁是帮凶,她一个都不会放过,定不能让原主这一条命白白牺牲。

  这下换喜竹惊愕的张大嘴,差点惊呼出声,夜深人静的,难保喜竹这么一叫,不会被耳朵较灵敏的人听去,不想引起其他人的注意,也不愿弟弟和奶娘担心,她赶紧在喜竹出声前紧紧捂住她的嘴巴。

  她将食指抵在唇上,小声提醒道:“不要出声,这事不能让其他人知道,尤其是奶娘,她现在身子很不好,禁不起刺激,还有湛宇,他今天才跟邵如卿起冲突,今晚大厨房就没有准备我们西偏院的晚膳,要是再让他知道这事,我担心他又会想要替我出气,到时我们的处境只会更加困苦。”

  喜竹拉开她的手,点点头,忿忿不平地小声说道:“小姐,您放心,我不会说的,可是这件事总不能就这么算了吧?”

  “放心吧,我一定会为自己讨回公道的,不会太久,你相信我。”她勾着喜竹的肩小声地说着,“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医好奶娘的病,只要奶娘的病好了,就是那些人倒楣的时候了。”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现在我们身上半个铜钱都没有,怎么给奶娘抓药?”喜竹哭丧着脸道。

  “谁说没有的!”楚绫努了努下巴。

  喜竹顺着看去,眉头瞬间打了一个大结。“小姐,奶娘虽然已经过了生育的年纪,可是您让她喝绝育药,不是更加重她的病情吗?”

  楚绫的头顶瞬间冒出一团白烟,她轻拍了下喜竹的后脑杓,没好气地道:“你想到哪里去了?我指的是,我们可以把那药给卖了。”

  “小姐,这绝育的药,有谁会买?”

  “不用担心,我们留下一包,将其他几包分门别类的分好,虽然分量少,但拿到药铺子,应该还是会收的。”说着说着,楚绫便开始动手分类。

  “小姐,我来帮您,我们一起动作比较快。”喜竹坐到桌边,也开始将这药包里头的药材归类好。

  §第二章 要赚奶娘的药钱

  楚绫站在人来人往的街头,看着这古代的商业中心,四处张望了下,果真看到喜竹同她说的那间杏林堂医馆,望着门庭若市的医馆,她心里开始盘算着。

  片刻,她决定不将昨晚分好的药材卖到杏林堂,她虽然将药材都分好了,可只要经验老到的抓药师父,一看到那些药材就知道是绝育药,况且这些药还有可能是从杏林堂出去的,难保不会有什么风声传到杜媚儿耳中,要是杜媚儿知道她没有服下那几帖绝育药,定会再想其他毒计来对付她。

  于是楚绫脚跟一旋,往她方才经过的一家叫“济仁堂”的医馆走去,那间医馆看起来较为阳春,没见着什么病人前来看诊。

  以杜媚儿那种讲究品牌的性子来说,定不会到济仁堂这种小医馆看诊抓药。

  往回走了一小段路,看到济仁堂的招牌,她抬脚便走了进去。

  兼跑堂的学徒马上上前招呼,“不知姑娘身子哪儿不舒坦?师父现在正忙着,可能得请姑娘您稍待片刻。”

  她也不绕弯子,提起手中的小包袱,说道:“这位小哥,我不是来看病的,我这儿有几味药材,不知你们收不收?”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