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千寻 > 王妃自带福运来 > 上一页    下一页
九十四


  不!祖父还是皇帝的左膀右臂,他不敢、绝对不敢……

  没想到他没有要杀她,却道:“喝交杯酒吧。”

  什么意思?她糊涂了?她无法理解他在想什么,无法掌控的恐惧让她全身颤栗不已。

  只见他笑着端起酒杯,当着她的面仰头喝下,然……下一刻,鲜血从他嘴里疾喷而出,只觉一阵血雾,下一刻,血喷得她满头满脸。

  她来不及尖叫,就被扑上来的他掐住喉咙,她不知道他怎么办到的,只是轻轻一掐,她的喉管伤了,伤得她再也发不出声音。

  她开不了口,却清楚听见他张嘴大喊——

  “你、要、杀、我!”

  下一刻,新房的门被人冲破,一群正准备要闹洞房的武官闯进来……

  这个夜晚不平安。

  赵擎的事已过去半年,眼看皇帝迟迟没有动作,当初的四皇子党彻底放下心。

  他们认为皇帝对四皇子之所以高举轻放,并不是因为偏宠护短,而是因手中没有足够证据,既然没有证据……那么大家都可以放心了。

  为一个赵擎,这些日子没有人敢主动往秦相爷身边靠,而今已经摆明没事,再加上皇帝赐婚,这时候不上门讨一杯喜酒就真是矫枉过正,反倒显得此地无银三百两。

  因此当初牵涉贪渎的官员们都上门了,可是几杯喜酒下肚后返家,子时未过,许多人家纷纷派管事家丁到处寻大夫。

  京城的大夫忙得脚不沾地,一整夜,人心惶惶。

  消息传进宫里时,天色未亮,正在温柔乡里的皇帝震怒,匆促下床。

  一个晚上,京城竟然死了十七名官员……

  当名单送到皇帝跟前,他的拳头狠很捶上桌面。

  皇帝咬牙暗恨,好个秦进学!竟敢杀人灭口,他以为杀光那些党羽就能把自己摘得干干净净?朕不是不动他们哪,只是想暂时维持朝廷平静,待老四放出来再将他们一个个清理掉,没想到这个老匹夫竟抢先一步把他们给杀死。

  看着震怒的皇帝,传话太监双手抖得厉害。

  拿人手短,这些年他收秦相爷赏银颇多,不能不开口圆两句话,奉上热茶,他战战兢兢说:“皇上息怒,或许不是秦相爷所为。”

  “不是他?这十七个昨天都去秦府喝了喜酒。”

  “喝喜酒的人那么多,也没有各个出事啊。”

  问题就出在这里,怎么喝喜酒的人那么多,出事的偏偏是这几个?要说没有针对性,谁相信!

  秦进学想做什么?向太子投诚?

  不对,既然那些人可以用钱买动,秦进学有本事让他们为老四做事,就能让他们为太子做事,那么是……保住老四,以利日后东山再起?

  他缓缓舒口气,道:“来人把四皇子带进宫。”

  “是。”宫卫领命。

  在宫卫尚未把人带来之前,外头一阵骚动,没睡好的皇帝脾气暴躁,怒道:“是谁在外头闹?”

  总管太监到外头一看,再进御书房禀报。“禀皇上,是徐少将军。”

  大清早的,徐皓日来做啥?“宣!”

  徐皓日一看到皇上,立即哭倒在地。“皇上,救救三皇子啊,三皇子快死了。”

  皇帝怒目圆瞠,倏地起身,位移太快,一阵晕眩,他闭上眼睛,待晕眩过去后,问:“人怎么样?”

  “昏迷不醒,御医们正在抢救。”

  “是谁在那里伺候?”

  “院判钟太医。”

  是钟太医……很好,他的医术高明。皇帝缓过气道:“说,怎么一回事?”

  “昨儿王爷大婚,府里只请了咱们军中同袍,王爷心闷,不想喝酒,早早就回喜房,我们匆匆吃饱,本想着要闹洞房,没想到刚进洞房就看见王爷喷了新娘子满头满脸的血,王爷说……秦氏要杀他。”

  “可有证据证明是秦氏所为?”

  “府里的下人逐一审过了,合卺酒是管事姑姑备下的,在新娘进喜房前,有六名府卫一起看守,没人靠近过屋子,而林姑姑是皇太后派过去的人。”

  意思是,除在喜房的秦氏之外,没人有机会下毒。

  秦进学这是在演哪一出?牺牲孙女来断太子一臂?“来人,宣秦相进宫!”

  徐皓日闻言,忙道:“禀皇上,此事应与秦相爷无关,秦姑娘与四皇子青梅竹马,两人感情甚笃,王爷不愿兄弟阋墙,因此对这门亲事一直抱持着反对态度,他盼着秦相爷能知难而退,进而成全四皇子与秦氐,没想到……事情还是发展到这个情况。”

  “竟有此事?”皇帝咬牙暗恨。

  明知道孙女嫁得心不甘情不愿,还非要成就此事,他这是想让太子放松戒心,引他为知己好生重用?看明白了,他这是想演“身在曹营心在汉”的剧码,果然是全心全意为老二谋划。

  “若非如此,王爷与舍妹不过是一面之缘,怎会急着求到皇太后跟前?还与二皇子斗上那么一场,不就是想作戏让秦相爷看明白的吗?

  “王爷曾说过,待四皇子解除禁足,却发现心上人被抢走,肯定要恨上王爷、恨上太子,兄弟阋墙于国家朝堂并无好处,王爷时常说兄弟齐心、其利断金……”

  说着说着,徐皓日哭将起来,一脸的忠厚、一脸的老实、一脸的痛心疾首,他为他们家王爷揪心呀。

  皇帝脸带悲戚,这才是身为皇子该有的态度,这才是皇室之福……

  徐皓日尚未退出御书房,宫卫进来了。

  双手一拱,沉沉的声音道:“启禀皇上,四皇子失踪了!”

  十里红妆,庆王府嫁女,旁人是嫁妆一抬接着一抬,他们是三抬为一列,三抬接着三抬,一路往前。

  谁让庆王府财大气粗,再加上北阳王府的聘礼及宫里赏下的一百六十八抬嫁妆,要是不三抬三抬出门,恐怕夜深了,嫁妆还进不了王府。

  “宫里为啥赏这么多,那可是嫁公主的规格。”有百姓问。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