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千寻 > 王妃自带福运来 > 上一页    下一页
八十八


  徐皎月不担心,徐虹儿更不担心,有内建系统,就算作不来诗词,借用几句也非难事。

  见徐皎月不接话,茹嫔又道:“不如趁今儿个这机会,写几首赏梅诗。”

  连题目都定下了?何况这边才开口,那边已经备好纸笔,可见得这一出是早早就安排下的。

  庆王妃皱起眉头,连一个小小嫔妃都敢如此藐视庆王府,这秦家……果然好大的势力。

  她正想开口阻止,坐在一旁的皇太后及时按住她的手,低声道:“别!你没瞅见,你家外孙女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儿。”

  庆王妃看看女儿再看看外孙女,皇太后说的没错,可是徐闵谦一个小小的举子,能教她什么?

  秦若水泰然自若地走到桌案边,不料皇太后却开口道——

  “赏梅诗有啥意思,不如两个丫头给屋子里的娘娘们作首诗吧。”

  临时改题?秦若水蛾眉轻蹙,倒是不怕,她是真有几分实力的。

  秦若水端坐,写诗可不是一蹴而得的,提笔凝思,她打算作出惊人诗句,让萧阳看清楚自己和徐皎月的差别在哪儿。

  看一眼徐皎月,她还待在原地,秦若水淡淡一笑,眼底捎带些许不屑。

  徐皎月终于起身,她没走到桌边,却朝淑嫔走去。

  淑嫔是皇帝新进的秀女,因一手好琴艺及歌喉颇受皇帝喜爱,这些日子分走不少秦贵妃的宠。

  对她,秦贵妃眼不是眼、鼻子不是鼻子的,本想给她点颜色看看,没想到她竟然怀上孩子。有萧承阳亲娘的前例,皇太后把淑嫔接到身边照看,使得秦贵妃不敢轻易出手。

  淑嫔怀有七、八个月的身孕,肚子大得很,有太医说怀的是双生子,这可是祥瑞啊,皇太后乐得紧,虽是新春拜年,却也没让她盛装出席。

  她歪着身子轻轻靠在椅背上,在满屋子端坐的娘娘们中间特别显眼。

  徐皎月向前,柔声问:“娘娘,我能以您为诗吗?”

  只见淑嫔看一眼皇后娘娘,皇后道:“这么快就有诗了?莫不是七步成诗,快快道来,要是做得好,淑嫔就谱上曲子唱给皇上听听,若是做得不好……本宫得罚。”

  皇后从不与秦贵妃针锋相对,但这后宫,本就该雨露均沾,皇帝老是心系一人算怎么回事?因此对淑嫔,她特别看重。

  七步成诗?秦若水猛地抬眼,怎么可能?

  一个出身乡野的女子……心,骤然乱跳。

  只见徐皎月手负在身后,还真的走七步,就成了诗。

  “小山重叠金明灭,鬓云欲度香腮雪,懒起画蛾眉,弄妆梳冼迟。照花前后镜,花面交相映。新帖绣罗襦,双双金鹧鸪。”

  念到最后一句,她的视线定在淑嫔裙摆上那对鹧鸪鸟。

  “妙!太妙了!几句诗就把妹妹的慵懒给形容得活灵活现。”喜爱诗句的德妃拍掌,道:“得谱曲,淑嫔妹妹谱好曲子,不能光厚了皇上,也得让咱们姊妹沾沾光。”

  徐虹儿心中暗道不错啊,这时代没有温庭筠,借用他的诗句肯定不会有着作财产权的争议。

  相较皇后这边的喜,秦贵妃怒了。

  提议作诗就是为了捧秦若水、贬徐皎月的,怎会弄成这样?

  她气急败坏,不想计划是自己提议的,却怪上茹嫔,长长的指甲往她腰间掐,疼得茹嫔掉泪。

  她也不甘心哪,怎么可能会?一定是有人把这计划告诉徐皎月,是了,皇太后刚刚改了题目呢,可……这笔帐怎么能算在她头上?

  茹嫔不敢对秦贵妃发作,一双怨恨目光全给了徐皎月。

  徐皎月发现,转头看见她眼角泪湿。莞尔一笑,直觉念出诗句,“美人卷珠帘,深坐蹙蛾眉,但见泪痕湿,不知心恨谁。”

  这一吟,不只皇后娘娘,连皇太后也被逗得呵呵大笑,“原来真正的京城第一才女在这儿呢。”

  之后再没有理会秦若水,就算她作出再高明的诗句,有前面这两首挡着,她只能黯然下台。

  皇后搬了个台阶让秦若水下来。“皎月还没在宫里逛过吧,不如让秦姑娘领着你到处走走,与我们这群老太婆说话,太闷了。”

  一个喊皎月、二个喊秦姑娘,亲疏立见。

  不过即使秦相爷是在别无选择、迫不得已的情况之下,不得不选择太子,但……让皇帝信任他呢,为了太子,皇后自然还是希望将要嫁入北阳王府的两个姑娘好好相处。

  徐皎月和秦若水应声告退。

  两人一前一后往外走,秦若水在前、徐皎月在后,虽然她不喜孙巧柔那个主子奴婢的说法,但规矩在,她必须遵守。

  视线落在秦若水背影上,其实……说不担心是假的。

  任萧承阳再疼惜、再保护,身为皇子,为朝堂分忧天经地义,他不能成日待在王府里,早晚她都得与秦若水锣对锣鼓对鼓,正面对上。

  面对一个痛恨自己的女人,她没有半分把握。

  哥哥暗中调查,秦若水外传的名声是用钱、用权势换来的,而哥哥查出来的秦若水,是个由秦相爷手把手,以当皇后为前提教导出来的女子,她必须在险恶的后宫中掌控一切,权谋算计、手段心机是必备的基础条件,和这样的女人相处,相当危险。

  哥哥语重心长说:“若王爷爱重她,如果你连当她的对手都没资格,或许你还能平安一点,可闹成这样……”

  哥哥非常担心她的安危。

  也许是她不懂事,相较自身危险,她更不愿意萧承阳对秦若水爱重。

  想像秦若水依偎在他怀里,分享他的关心与注意,想他们琴瑟合鸣、举案齐眉,她就喘不过气。

  是,这种想法很差劲,毕竟嫉妒是七出的理由之一。

  明知高处不胜寒,非要往高处钻,就该有这种心理准备。

  他不会只有一个女人,大家都知道王爷的后宅规制,是王妃一人、侧妃两名,姨娘四位,通房无数。

  就算他不喜秦若水,也会有其他女人,若她的心态不改变,那是自讨苦吃。

  她应该感激,他给的远比当初预想的多,她应该明白,没有永恒的爱恋,能得他一时宠爱已是奢侈。

  她应该理解,再能耐的女人都无法改变这个世代,她只能配合、顺从,只能……试着在他有了新欢之后,放宽心胸。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