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千寻 > 王妃自带福运来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十五


  “什么病?”

  “不知道,起初是上吐下泻,吃不下任何东西,慢慢地双腿发软、全身无力,最后瘦得皮包骨死了。”

  徐皎月轻咬唇,心道,这听起来像是肠胃性疾病,会不会是肠胃黏膜受损无法进食,导致营养不良,最终因器官衰竭而亡?

  萧承阳问:“有人能够清楚形容恶鬼长什么模样吗?”

  “有的,他们尖耳、鼻凸,头颅很小,身高约莫六、七岁孩童的模样,三分像人、七分像老鼠,有的能够走路,有的只能用四肢爬行,他们不会说话,会发出刺耳的尖叫……”

  吕将军刚说到这里,倏地,徐皎月和萧夜异口同声道:“鼠童。”

  话刚出口,他们直觉转头看彼此一眼,心底浮上同样的疑问,怎么会……他(她)也知道?

  萧承阳凝声问:“什么是鼠童?”

  “那不是恶鬼。”萧夜回答。

  “对,原因是近亲通婚。”徐皎月接话。

  “近亲通婚?”萧承阳微微不悦,为什么他们知道他不懂的事?不过他也知道正事更重要。

  “比方表哥迎娶表妹,堂兄妹成亲,那是基因突变引发的疾病。”萧夜一面说,眼睛盯着徐皎月。

  但她没有吃惊、没有讶异,对于“基因突变”四个字,理所当然地接受了。

  不但接受,徐皎月还接着侃侃而谈,“这样的孩子往往一出生就有严重的骨骼病变、肢体扭曲,肝肾功能不全,有的听力、视力严重退化,他们甚至没有基本的生活能力,平均来讲,他们的寿命都不会太长。”

  萧夜点点头,续道:“民智未开,百姓以为那是诅咒会带来不祥,可不是,后来人类学家研究出来,那是基因突变产生的畸型,就像有的人一出生就没有手脚,他们绝对不会散播疾病,至于那些士兵的病应该是另有成因,我没猜锖的话,那应该是严重的肠胃疾病。”萧夜的用词有些刻意,这是他的试探。

  徐皎月没有感到任何诧异,萧承阳却感觉到了,什么是“基因突变”,什么又是“肝肾功能不全”、“人类学家”?

  “胡说八道,多少人表哥娶表妹,也没见生出怪物的。”吕将军不满他们的说法,他娶的就是表妹。

  “因为那是第一代,如果连续数代呢?”徐皎月反问。

  “就算是第二代,孩子们的智商与学习,往往也比正常的孩子略一差点。”萧夜又往吕将军身上捅一刀。

  这一说,吕将军心想,那……还真的是,他两个儿子文不成武不就,成天吃喝玩乐耍纨绔,他以为是自己长期不在家里,才让妻子把儿子养废。

  反倒是这里纳的姨娘,生下的庶子倒是年纪小就颇见乃父之风,莫非无关教养,而是跟那个什么“基因突变”有关系?

  “我大胆猜测,也许很久以前,有一小群人聚居在那座山林中,因长期不与外面交流,孩子长大之后只能在当中寻找适婚者,一代接一代,血缘越来越近,才会生出那么多的鼠童。”徐皎月说。

  “再加上有心人士的谣言散布,让这座山成了流仙的天然庇护。”

  两人一句接过一句,徐皎月和萧夜一样激动,自己奇特的言论,对方理所当然地接受了,徐皎月凝眸望向萧夜,她试着敲出尘封记忆,会不有没有可能……她心潮澎湃,像有沸水在胸口不断沸腾着。

  萧承阳不喜欢他们的默契,更不喜欢徐皎月灼热的眼光。她崇拜萧夜?喜欢萧夜?他不满,却仍没因此误了正事,“你们有几分把握?”

  “一百分。”萧夜说。

  “一分百。”徐皎月回答。

  再度的默契,让两人落在彼此身上的视线移不开。

  胶着的目光燃起萧承阳心底熊熊烈火,他压低声音对徐皎月说:“你先回帐里。”

  命令下,徐皎月轻摇头,依依不舍地望着萧夜。

  一股莫名的熟悉感在萧夜心头发酵,他的双眼中也带上不舍,他想多看她两眼、再两眼,他想追究这份熟悉感出自何处,更想明白徐皎月对鼠童的理解从何而来。

  然而,企图追根究柢的眼光落在萧承阳心底,成了深情款款。

  萧承阳的不满达到临界点,他什么话都没说,却抓起桌上的长剑往角落一抛,唰地,眼睛连看都没看,长剑就插入口径并不大的箭筒里。

  这是警告!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警告,警告萧夜再不克制些……他的脖围和箭筒口径差不多大。

  心中警铃大作,萧夜连忙朝皎月点头示意,让徐皎月听话。

  徐皎月很不乐意,可是……叹气,她转身回营帐。

  两人的眼光与默契再度惹恼萧承阳,他有被撬墙脚的愤然,手掌往萧夜肩膀一拍。

  喔啊呜……痛啊、痛啊、痛啊,骨头要折啦……萧夜疼得龇牙咧嘴,他再蠢,也晓得自己踩到哪一条线。

  众人的注意力重新回到沙盘上,萧承阳果断做出决定。“兵分两路……”

  徐皎月坐立不安,她在帐篷里来回踱步,会是她想的那样吗?

  可是当年搜山的官差明明……会不会是他们没找到人,随口说说权当交差?

  她越想越急,越急越想,她想尽快知道答案。

  眼看着军帐那边久久没有动静,她等不及了,走到帐外等着。

  这一等,足足等过两个时辰才有人纷纷从帐里走出来。

  一看到萧夜,她拉起他就往附近林子里跑。

  “说,你怎么知道鼠童的事?”徐皎月一开口就逼着萧夜回答。

  他垂眉不语,系统大娘一再提醒,她的存在不能教旁人知道,舔舔唇,他不知道该不该回答。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