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千寻 > 王妃自带福运来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三


  她把他当孩子哄了?她认定他帮不了忙,只会添麻烦?越想越火大,他的眼睛里蹭起两帘火。

  偏偏和他极有默契的徐皎月,还叨叨地说着不知死活的话。

  胸口起伏越来越盛,他想拔下门板上那把柴刀,把院子里的东西全砍一轮。

  董裴轩看出他怒气冲天,连忙扬声大喊,“我在!”

  两个字,很简短,却让很紧张的徐皎月以及很愤怒的萧承阳同时转身。

  他先对萧承阳道:“王爷尽早启程去南云吧,我承诺爷的事,保证一定做到。”

  “倘若没做到?”他的声音中隐含着危险。

  “提头相见。”

  几日相处,他对董裴轩的本事有几分了解,他敢说大话就肯定能够做到。

  点点头,萧承阳回道:“我答应的事,必也不会让你失望。”

  “多谢王爷。”说完,董裴轩又看向徐皎月,说:“给我一天时间,我会把来龙去脉查得一清二楚。你给我乖乖在家里待着,如果你奶奶还来找麻烦,你把门给我关紧了,不许打开。”

  “可是……”

  “除非你不要我插手,不然,全都听我的。”

  徐皎月无奈点头,道:“我知道了。”

  摆平两边后,他说:“皎月,你去做几道好菜,给王爷辞行。”

  “知道了。”看一眼萧承阳,他、应该、不会再冲动了吧?

  萧承阳一大早就带着嗯哼、啊哈离开,董裴轩后脚就下山打听徐家的情况,出门前,再三嘱咐徐月让她乖乖待在家里,就算担心,万事也等他回来再讲。

  担心……是啊,她担心得不得了,再有不满,那都是她的亲人,何况家里还有两个嗷嗷待哺的弟弟。

  不过董裴轩没说错,横竖是几十两就能解决的事,手边的银子够用了。至于以后,再辛苦一点吧,等铺子一开,不怕没有收入。

  这么想,心也就定了,她提笔开始构图。

  锦绣坊的柳老板虽心术不正,可眼光精准,双面绣确实更适合做成屏风。

  身为绣娘,若能有一笔妙丹青是如虎添翼,在这点上头,徐皎月比母亲更幸运,有系统大娘的教导,就算是极普通的花开富贵,她的图样也与一般人不相同。

  徐皎月学的东西很杂,诗书语文、丹青书画、厨艺花艺……样样都沾点,当然其中学得最好的是裁衣制服,丹青刺绣。

  花这么多心力学习,是想用优异的绣技讨得母亲欢心,并且完成承诺,为“大哥哥”做一套最漂亮的衣服。

  只是年纪渐长,益发明白缘分这种事不是人们可以轻易左右,在这之前,她甚至不敢想像有朝一日他们会再见面。

  可她终究遇上他,终究完成承诺。

  然后她与他……就这样了吧……

  眉心微蹙,她明白的,身为女人不该贪心太过,好好的情分不该因为欲望而抹灭。所以,是的,她与他……就这样了。

  门砰砰作响,徐皎月诧异,董叔这么快就回来?

  放下笔,她走到院子,打开门,门外竟是……奶奶又来了?

  还是不相信丢掉的房契田契与她没有关系?柳眉微拢,她想为自己辩白几句,没想到奶奶二话不说,拉着她就往外走。

  “马上跟奶奶走。”徐陈氏说道。

  马上?这是个不合理要求,依奶奶把钱当命看的性格,钱一旦落入口袋,绝对不可能再吐出来,而董裴轩已经把两个月的月银交给奶奶。

  “奶奶,不行啦,董叔让我留在山上。”

  “我知道,我会把银子还给董爷,快快快,我们先下山。”她瞅准董爷不在,才慌慌张张上山的。

  她不懂董爷为啥对徐皎月诸多上心,啥事都想插上一脚,偏偏在徐皎月的事情上头,儿子还处处听董爷的,搞得徐皎月像董家女儿,不像徐家子孙。

  去年,她帮徐皎月相看一门亲事,对方愿意给五两聘金,徐皎月那副容貌……有三两就算高嫁了,她想也不想就点了头,没想到儿子见过董爷后就否决这桩喜事。

  眼睁睁看着银子过家门而不入,她那颗心哪,疼得发紧。

  这会儿,万万不能让姓董的再插手,好歹养徐皎月十五年的人是徐家。

  “快快快,我们快点走。”徐陈氏不停催促。

  徐陈氏喊得急,她将徐皎月拉出董家大门,一踏出门,徐皎月发现跟在徐陈氏身后的柳老板,她身边还站着一个三十几岁的男人。

  男人唇红齿白,模样一派斯文,长相不讨人厌,但那双贼溜溜的眼睛盯着徐皎月,看得人不舒服。

  “柳老板?”徐皎月惊呼。

  柳老板笑得满脸和颜悦色,她拉住徐皎月的手,说:“你这坏丫头,还骗姊姊说是住在原山村,害我来来回回好几趟都找不到这户姓李的人家。”

  徐皎月提防着她,想抽回手退回门后,可柳老板将她的手攥紧,让她挣脱不了。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