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千寻 > 王妃自带福运来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八


  大家都夸奖牛大郎有情有义。可这人哪,总是得寸进尺,尝到甜头后,牛宝便不时上门打秋风,不给就闹。

  上个月要不到钱,竟扇牛大嫂一巴掌,硬把家里剩下的几十文钱全抢走,牛大嫂可是怀着孩子哪,被他这一扇,孩子差点儿给扇掉,还是徐皎月硬用十点福气才把孩子给保下来。

  这会儿,牛翠花又来闹啥?

  “评评理啊,当大哥的不管妹妹的死活,连十两嫁妆都舍不得给,这是要活活逼我去死哪。”

  哭声震天价响,徐皎月揉揉耳朵,都疼了。

  这会儿喊大哥、大嫂喊得真麻溜,前几年不都喊“那个杂种”?

  徐皎月嘴角微扬,看着躲在人群后的牛宝,果然人贱无敌,这世间真真是什么奇形怪状的奇葩都有。

  “牛翠花,你在闹啥?当初你大哥净身出户时,大伙儿可都听得清清楚楚,往后牛家有任何事都不得找牛大郎负责,去年你们已经闹过一回,现在还闹啥!”仗义执言的王二婶扯着嗓子喊。

  “我已经二十岁,都成了老姑娘,若大哥不给我嫁妆,难不成大哥、大嫂要养我一辈子?我不管,要是不给钱,我今儿个就死在这里,我就不信老天爷不会打一道雷轰死逼亲妹妹上吊的这家人。”

  哇,连诅咒都出炉?真是奇招。

  这年代人人敬鬼信神,听到这话虽然忿忿不平却也不知该怎么反驳,只见牛大郎愁眉道:“翠花,上回老二过来,趁我不在把家里的钱全抢走,眼看你嫂子就要生娃儿了,我们连请产婆的钱都没有,哪有十两给你当嫁妆。”

  意思是,如果有,便给了?

  徐皎月叹息,不管杨氏再坏,牛大哥始终拿他们当亲人看待,血脉相连、关系无法断,便是在旁人眼底这等行径傻到不行,牛大哥也无法改变自己。

  这种苦她明白,因为她也日日尝着、日日盼着,日日期待着有一丝丝改变。

  “咱们村里谁家闺女要十两银子当嫁妆?能有两、三两也就顶天啦,还有那带一床旧棉被就出嫁的呢。”王大婶说。

  “我年纪这么大,嫁妆不多,谁肯娶?”牛翠花反驳。

  “若男人贪图的是你的嫁妆,嫁过去能有好日子过吗?”李二娘说。

  “你甭狮子大开口,你大哥眼前这状况能榨出一、二两就不错。”

  “榨不出就去借啊,你们不是都对大哥、大嫂很好吗?当初盖这房子还是你们借银子给大哥的,不如你们凑齐十两银子给我当嫁妆。”

  真真是……没有最无耻,只有更无耻,不过那不是重点,重点是不能给,而不是要给多少。

  徐皎月看着哭红眼睛的牛大嫂,她心疼……心疼她、也为自己心疼。

  大步向前,明明晓得为这种事挺身,事后传到奶奶耳里肯定要挨骂,说不准奶奶气不过,皮肉还得挨上两下。

  但即便如此,她还是要出头。

  “翠花姊,这话不妥当,万一赔上十两银子,还是没人敢娶呢?万一男人前脚抢了你的嫁妆,后脚就把你给休弃呢?与其在这里讨嫁妆,不如回去改改脾气,许是再温柔个几分,就会有男人愿意娶你呢。”

  徐皎月话出,惹出村人漫天笑声。

  实在是她讲话太实诚,牛翠花脾气和她娘一样泼辣,成天指天骂地逮到人就是一阵好讲,别说人了,连狗都要绕开他家。

  “要你多管闲事,你这个丑巴怪,我嫁不出去,你就能嫁出去?”

  徐皎月认真点点头,说:“这倒是大实话,人贵自知,所以我绝对不会在村头村尾吼着喊着,叫大伙儿凑钱让我嫁出门,反正不可能出嫁,吆喝得这么大声,多丢脸。”

  “徐皎月,你给我闭嘴!”牛翠花手一甩,就要赏她巴掌。

  徐皎月身子一歪避掉她的巴掌,她让闭嘴就闭嘴吗?哪来的葱蒜哪!

  她笑眼眯眯道:“要不翠花姊先回去,在家门口贴一张红纸条,上头写着内有恶女待嫁,赠银十两,有心人士自备白绫七尺,入内应征。”

  “皎月,备白绫七尺要做啥?”张大娘问。

  “倘若日子过不下去,就悬梁自尽啊。”徐皎月语毕,村人又笑成一团。

  当年杨氏确实曾经泼妇骂街,骂得性格怯懦的牛大伯无法又气不过,拿了条绳子把自己往屋檐下挂,幸好被人发现给救下来。

  徐皎月抿抿唇又道:“对不住,我说错了,万一到时翠花姊相公上吊,又到这里哭闹,让牛大哥再给她筹十两嫁妆……不,二嫁更难,肯定要涨个翻倍……可就算把牛大哥的骨头拆了、熬人油,也熬不出二十两哪。”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