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千寻 > 王妃自带福运来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六


  可青天白日哪来的盗贼,何况敢如此明目张胆在他这个太岁头上动土?

  一切都太凌巧,三皇子进杞州消息刚传来,银杏胡同的事就被捅出来,章氏杀人入狱,院墙起火……一环接着一环,会不会是三皇子的手笔?

  如果是的话,那就太可怕了。

  三皇子连面都没露,就搞得他焦头烂额,接下来要是三皇子再做些什么……不行!绝不能让事情再发展下去,他必须先下手为强,必须抢先一步逮住三皇子,将他抗旨未赴南方一事捅出来,这才能将功折罪。

  另一边,萧承阳细细看着信件,章氏果真是个人才,若不是经她提点,这些帐册和信往哪里送都不会是证据。

  第一行第一字,第二行第二字,第三行第三字……就这样,由右往左划一条线,把这些字连接起来,就是第一句话,第二句话则是由最后一行第二个字,倒数第二行第二个字……接起来。

  若是话没讲完,最上面、最下面、由左至右、由右至左,又能凑出两句话……

  当年章氏是名满京城的才女,这名号果真实至名归。

  至于帐册,更有意思了,米油炭酒……每种物资代表一条贪污管道,每条管道各有负责的官员,这一层层剥削下来,难怪老四出手阔绰。

  抬眼,他望向杞州县令凌云卓,问:“赵擎那边怎样了?”

  凌云卓是庆王府嫡长孙,已受封为世子,只是庆王府荣是已不若当年。

  十几年前的庆王府,可不是如今这番景象。

  当年,庆王凌锋在边关立下无数战功,他是一夫当关、万夫莫敌的人物,没想到一次战役,他被敌人困住,身受重伤,儿子为救父战死沙场,之后凌锋自战场退下来,一蹶不振。

  凌锋没有妾室通房,唯有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妻子,膝下育有一儿一女,儿死,儿媳妇哀恸难当,熬不了两年也跟着去了。

  女儿嫁给定远侯孙宇笙,本以为能举案齐眉,谁知孙宇笙竟是中山狼,女儿死得莫名其妙,至今连尸首也遍寻不着。

  庆王府就剩凌云卓这个嫡长孙,庆王妃坚持不让凌云卓习武,而看着日渐老去的祖父母,他也不愿离开长辈远赴沙场,最终选择科举之路。

  去年十八岁的探花郎,多少人榜下抓婿想与他缔结良缘,但凌云卓心大,坚持效法爹和祖父,娶一个合心意的女子,因此至今尚未婚配。

  身为探花郎,凌云卓应该留在翰林院为官的,但他与太子交好,自愿为太子远赴杞州查弊案,一年多来,他在赵擎身上花不少功夫。

  “点拔了他几句,我猜,他会先发制人。”凌云卓道。

  “很好,就让他把心思摆在本王身上,趁其不备,你将证物送进京。”

  这几天,他便留在杞州与赵擎玩玩猫抓老鼠的游戏。

  “赵擎心思重,我走,怕他会心生怀疑。”

  赵擎精、老四更精,若让他们嗅到危险,一定会做足布置,届时就算凌云卓把证据送到皇帝跟前,效果肯定会大打折扣,所以这件事必须做得神不知鬼不觉。

  “明天会有京城快信送进县府衙——老庆王妃病重,召你回京。”

  三皇子连理由都备好,果然心思缜密。“好,有借口就能向赵擎告假,只是我一走……”

  “章氏就会离开监狱?两人对嘴,真相浮出台面?”

  “是,两人蝇营狗苟多年,怎舍得功亏一篑?”

  “放心,赵擎为人谨慎,绝不会在这时候闹出大动静,况且方氏的事没完,老四那里还等着他去交代。”

  章氏是杀死方氏的凶手,狱中夫妻会面,赵擎已有将章氏推出去顶罪的念头,赵擎明白、章氏更清楚,于赵擎而言,这时候让她出狱只有扯后腿的分。

  “还是谨慎些的好。”凌云卓不敢小瞧赵擎。

  “嗯。”先找个人易容成章氏,在牢里待着吧。萧承阳问:“一个月够吗?”

  一个月?凌云卓皱眉头,三皇子没想过他一个七品小县官想要觐见皇上,容易吗?但他还是咬牙硬着头皮回答,“够。”

  “你手边有人吗?”

  “王爷想做什么?”

  “以赵擎之名,将方氏的尸体送进四皇子府邸。”萧承阳回答。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