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千寻 > 王妃自带福运来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二


  看过扑克牌断小黄瓜吗?就是那个样儿,灼热的疼痛感逼退萧夜,他明白再不放手,下一片叶子肯定会射上他的俊脸。

  他可是靠脸吃饭的,伤不得啊!

  柳老板拿着一方绣帕,细细看着,正面翻、反面看,小小绣帕来来回回看了几十次,要是眼光有热度,那方帕子早就烧了个洞。

  锦绣坊是柳老板爹爹留下的,柳家没有子嗣,只能招个上门女婿,幸好柳老板颇有几分本事,短短十年不到,锦绣坊成了城里最大的绣庄。自然,能有这番成绩,除精准目光外,还得有几分心计。

  柳月眉、丹凤眼、唇红齿白,柳老板一脸的精明,年轻时想必是个大美人,只是年纪渐长,许是生活过得滋润,身材一天胖过一天,正所谓一白遮百丑,一胖毁所有,她是被毁得很彻底的那种。

  “小姑娘,这帕子是你从哪里得来的?”柳老板双眼含笑,打量起徐皎月。

  这徐皎月,态度落落大方,气质不俗,可惜人长坏了,一身皮肤黑得像炭似的,更别提脸颊上那块丑陋胎记,说她是夜叉……嘴巴是坏了些,可真的,难看得很彻底。

  从小到大,这副长相让徐皎月磨出一双锐利眼睛,能把别人的表情心思琢磨个透彻,老板娘这眼神代表什么?她一清二楚。

  她不计较,因为问题出在自己身上,即使自己长得美若天仙,也不能勉强所有人都喜欢自己,何况……是这样一副尊容。

  被人鄙夷一次会受伤,但被鄙夷一千次、一万次,还能笑嘻嘻地活着,代表她的心理素质已经相当良好。

  很久以前,大哥哥的“正评”重重地鼓励了她,从此她试着改变自己,努力走入人群,把嘲笑奚落看得忒轻,慢慢地,她不再因为旁人的看轻而受伤,甚至能尝试从鄙视自己的人身上赢得正评。

  微笑上扬,望向对方,徐皎月满眼的诚挚。

  被这样一双干净灿烂的眼睛望着,柳老板突然觉得小姑娘……不那么丑了。

  “老板,这是我自己绣的,您说可以吗?”

  什么可以?分明就是非常、异常、了不起的“可以”,双面绣是袁大家的独门绝技,多少人想拜在她门下,可哪有那么容易,一关关筛选,听说目前她名下只有四、五个徒弟。

  这姑娘的师父不会是袁大家吧?如果是的话……柳老板一颗心怦怦狂跳起来。

  正想点头的她,硬生生压住冲动。“这绣法倒是别致,不晓得姑娘从哪里学来的?”

  “我自己琢磨出来的,老板觉得不行吗?”

  不是袁大家的徒弟?她上下打量徐皎月,那得有怎样的本事才能琢磨得出来?且再试她一试。“如果让姑娘用这种绣法绣个屏风,姑娘能接吗?”

  几乎是毫不犹豫地,她点了头。“可以,老板要多大一幅?”

  柳老板从长桌底下拿出一块布摊开。“这么大幅,行吗?”

  徐皎月又点头。“行的。”

  没有犹豫?表示她的本事不只于此?

  笑意更浓,心跳得更狂,这样的丫头一定得将她纳入羽翼之下。

  “姑娘可有在哪个绣坊做事?”

  “没,只与娘在家绣了些东西放在绣庄寄卖。”

  “既然如此,姑娘要不要考虑与锦绣坊签契约,成为咱们绣坊的绣娘?我不会亏待你的。”柳老板盘算着这手功夫万万不能让别家得去。

  徐皎月道:“我家里还有事,不能成天待在绣坊里。”

  “也不一定非要待在我这里,姑娘可以在家里做。”

  “还是先不要好了。”这方帕子只是用来试试水温,也是为了凑一点钱。

  看着她的态度,柳老板皱眉,对一个小小村姑而言,能成为锦绣坊的绣娘是何等荣幸的大喜事,她竟想也不想便拒绝。莫非这帕子不仅自己看过?或者……她绣上好几块帕子,等着把城里绣坊老板逐一会过,再谈后续?

  如果是这样,这丫头不简单哪。

  柳老板的表情写入太多心思,徐皎月虽不完全看穿,却也有些后悔,心思太活泛的人不该深交,她想速战速决。“老板,您要买帕子吗?如果不……”

  “当然买,三百钱,意下如何?如果姑娘愿意签定契约的话,价钱还可以再提一提。”柳老板笑盈盈道。

  这是欺负人哪,尽管心底不满,徐皎月脸上却不露半分,只笑着将帕子收进怀里,说道:“谢谢,下次有机会再上门找老板叙叙。”

  柳老板见状,心道,这村姑果然不简单,要收服她……得费点心思。

  她连忙道:“别急着走,价钱不满意,可以再谈谈呀。”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