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慕容雪 > 腹黑太子 >


  “怎么可能没人手?就算再没人手,也不该是你来呀!”庞兴平的手抖呀抖地指着外甥女易文静。

  一般人以为近侍宫女只是比普通宫女更亲近主子,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工作,唯有知晓曜光王朝秘辛的人才会知道,这些安插在皇上和太子身旁的近侍宫女,真正身分是保护主子的暗棋——平时绝不主动出手,但在紧要关头时就算舍弃性命,也会誓死保护主子的安危。

  早逝的妹妹当年生下易文静时,差点难产,所以一直很保护这个小女儿,不肯让她加入闇影门,就是不希望她将来得去保护皇家之人,如今她却被妹婿易夙派来保护太子,妹妹若地下有知,不晓得会有多担心呢。

  “有信件为证。”易文静拿出闇影门独特的信函递给大舅。

  庞兴平瞪了信函一眼,生气地拆开蜡封的黑色信函,确认信函是易夙亲笔所写,信末盖有一个独特的印鉴,正确无误。

  他抿紧唇,咬牙切齿道:“这居然是真的!”

  他忿怒地烧了信件,嘀咕道:“下次见面,我要宰了易夙!那个没人性的家伙,居然让自己的女儿过来送死?!他这么做,怎么对得起我妹妹?”

  庞兴平无奈地望向易文静,如今她进宫已是既定事实,他也只能接受。

  他深吸口气道:“既然如此,我就先跟你说明宫内的规矩,再带你去见太子。”

  “是。”

  庞兴平开门见山地说:“首先,在宫内严禁攀亲带故,谨记你的身分,要谦卑和善,不可无礼放肆。”

  “是。”易文静立刻明白大舅的暗示,他是在提醒她不能喊他大舅,必须把他当一般人,而且行事要低调,避免暴露闇影门的秘密。

  这一点她自是晓得的,况且在她进宫之前,大哥和二哥跟她说了许多事,所以她现在对于闇影门多少已有些了解。

  庞兴平轻咳一声。“看你是新人的分上,就给你一个衷心的建议——服侍太子,没有别的诀窍,就是他说什么,你做什么,不要忤逆他就对了。”他都讲得那么白,易文静最好都听进去,才不会有事。

  “是,我知道了。”易文静眨眨眼,微微一笑,收下了大舅好心的忠告。

  庞兴平又交代了一些事情,才带她前往太子的寝宫。

  “宫里很大,你必须在一天内把太子的宫殿位置和其他宫殿住着什么人都记住,可不要在宫内迷路了,否则若是走错宫殿,可能连我都保不了你。”庞兴平意味深长地瞥了外甥女一眼。

  等她到了太子身边,他就帮不上她的忙了……唉,她人都进宫来了,所有他能暗示或提醒的话,刚刚也都讲了,只希望易文静能平安无事地完成任务。

  “谢谢庞总管,我会小心注意,不要迷路了。”易文静自然知晓大舅的忧心,皇宫不是好待的地方,太子又是仅次于皇上、身分尊贵无比的人,自是得罪不起,难怪大舅会担心她的安危。

  走进太子寝宫,庞兴平向一旁的宫女问到太子在哪儿之后,便不再开口了。

  他们才踏入花园,便听到不远处传来优美的琴声,易文静远远地就看到一大片美丽的樱花树海。

  樱花树旁有一名姑娘正坐着弹琴,身后站着两名高大的黑衣男子,那两名黑衣男子回头看了她和大舅一眼,随即便抽回视线。

  循着他们的目光望去,易文静这才发现原来树下有人。

  一抹高大的银色身影,手执抢眼的银色扇子,随着琴音翩然飞舞着,一头乌亮的长发划出一道道优美的弧线,衬着片片像雪般降落的粉红色花瓣,形成一幅绝妙的美景。

  易文静不由得被他吸引住了,不自觉地往前走,心中对那人的舞姿赞叹不已。

  当两人走到黑衣男子身旁时,曲子也接近尾声。

  在最后一声琴音响起时,舞扇巧妙掩去了那人半张脸庞,仅仅露出一双迷人出色又细长的黑眸,令人惊艳。

  易文静忍不住在心中赞叹,好一双漂亮迷人的眼!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