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慕容雪 > 腹黑太子 >
三十


  “你一定很妒忌我可以出宫,没关系,我下回出门再带你一起去。”萨天大方笑道。

  “你要死自己去死就好,别想拖我下水。”云风才没兴趣陪萨天去送死。

  萨天抚着胸口道:“云风,你居然诅咒我?该判哪条死罪呢?”

  “你得先把你自己判死罪,老是虐待侍卫。”云风瞟了眼受了伤却还一旁忠心守护、笨到不会去搽药的两名侍卫,从怀中掏出药瓶丢给他们一人一瓶。“看了真碍眼,你们快去搽药吧。”

  “谢谢。”黄金和万两接过药瓶,跟云风道谢却仍坚守岗位,没去上药。

  萨天看了他们一眼。“你们去吧,我也该去更衣了。”

  两人见萨天开口了,才轮流去上药。

  易文静听着他们的对话,愈听脸色愈凝重。因为从他们的交谈内容,她发现云御医对于侍卫受伤的事似乎习以为常,一点都不紧张,显然这并不是他们第一次受伤,但萨天却仍爱往外跑,真是很令人担忧。

  云风拿起茶杯啜饮一口最顶级的茶,冷睨了萨天一眼。

  “你不是要去更衣?”

  “云风,你给侍卫伤药,怎么没给我呢?”萨天一脸认真地道。

  云风扫视着他看起来安然无恙的身子。“你看起来又没受伤。”

  萨天伸出擦破的手指。“有呀,我下马车时,手不小心撞到,手指头都流血了,好痛。”

  云风瞪着萨天那个根本不叫做伤口的伤痕。“那么小的伤自己会好,不用伤药。”他好歹也是神医的传人,为何得要进宫看萨天这点小伤小病?害他闷死了。

  “云风,近日来,你愈来愈凶了,难怪开给我的药,也愈来愈苦了。”萨天顺便抱怨他这个“庸医”。

  “苦味有多重,你就知道我的怨气有多重。”云风的确是挟怨报复萨天。

  说起云风是萨天的专属御医,倒不如说他是奉他爷爷之命进宫,来照顾太子萨天,因为当初就是他爷爷救了萨天的命。

  他本来就是个爱云游四海的人,却为了萨天被绑在宫里,而且萨天出宫时他还得帮他掩饰,真是不得安宁,他的怨气不重才怪。

  萨天惊讶地看了他一眼,悄然大悟道:“原来云风你……思春,所以欲求不满啊?要不要我帮你许个婚呀?”

  云风火大的很想掐死萨天。“你才思春,我怨气重的原因,当然是你这个罪魁祸首,每次跟你讲话就要内伤一次。”气死人!要不是看在爷爷的面子上,他早就下手毒死萨天这个欠扁的家伙。

  听到萨天讲的话,原本一脸担忧的易文静,也忍不住偷偷笑了。

  萨天抚着胸口,倒退三步道:“你怎么跟萨恩和罗焱讲一样的话?诚实是美德,实话实说有何不对?”

  云风语气阴狠道:“从你口说出的话就是不对,所以我们都很想宰了你。如果你再不去更衣,从我面前消失,我以后开的药里会放更多黄连,让你‘叫苦连天’。”

  萨天一听到他要加黄连,立刻乖乖地领命道:“是,云大御医。”

  云风太狠心了,他刚才不过随口说说,云风就当真,还想放黄连苦死他?!实在是太黑心了。

  看在云风是他的专属御医分上,他暂且让他几分,否则哪天真把云风惹毛了,他下的恐怕不是黄连,而是直接下毒喂他呢!

  莫橙闻言在一旁掩嘴失笑,而易文静则是啼笑皆非地看着萨天,想不到萨天也有克星,而且怕的居然是黄连哩。

  易文静跟着萨天回到寝室,拿出一套新衣服,准备协助他更衣时,忍不住好奇问:“你外出时,常常遇到有人要杀你吗?”

  萨天耸肩一笑。“对呀,真是奇怪呢。”

  “你明知道,那你还净往宫外跑?”易文静不可思议地瞪着他。该说他笨,还是胆子太大?居然不怕被杀。

  萨天一脸无辜的表情。“他们也没说要杀我,搞不好他们只是杀错人了。”

  “怎么可能,你以后不准再擅自外出了。”易文静蹙眉要求道。

  万一下次来的人武功比黄金跟万两高,那萨天可就性命堪虞了,所以她坚决反对萨天擅自出宫。

  “不行,我还想去买新扇子呢!”因为杀手的出现,今日尚未逛到那间卖扇子的店铺,当然得改日再去一趟。

  “我帮你买。”易文静自告奋勇。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