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慕容雪 > 腹黑太子 >
二十七


  “我早已拿出银两买下你,你早就是我的人,我爱怎么碰就怎么碰。”金克川说完,大手还故意拍拍她的脸。

  “你下流!”黄衣姑娘气得全身发颤,眼中含泪,她受不了地喊道:“你到底还要怎么样?之前你到我家硬丢下银两,就说要强娶我当你第六个小妾,我爹不认,你就使出下流手段,逼迫我们家的店倒闭,又给我爹冠上莫须有的罪名,让官府打了我爹一顿,害得我爹因此病倒了。为了躲你,我不得不逃,如今已是无家可归,你还不放过我……”

  她怕再连累老父,有家不敢回,没想到他还是纠缠不休。

  金克川下巴抬得高高的。“谁叫你敬酒不吃吃罚酒,大爷我看上你是你的福气,你以后跟着我吃香喝辣,也不用再去糕点店做苦活了,谁知你们全家非但不感激,竟然还敢拒绝我?那你就只能当我府里丫头了。”

  在客栈二楼的萨天,一脸佩服地说:“这就是传说中的恶霸吧?果然嚣张。”他强抢民女的行径,竟然比他这个东宫太子还要盛气凌人。

  易文静走到窗边,垂眼看着身穿华衣又带着保镖的金克川,就知道他是仗着家里有钱的富家公子,但路过的行人竟没有人要伸出援手,令她直蹙眉头。

  若是平常,她一定会出手制止他,但她现在的职责是保护太子,实在不应该插手旁人的事,但她又看不下去那恶人这么欺负人。

  眼看那个恶人的保镖就要把那个黄衣姑娘带走,她掏出怀中的碎银,准备出手给那些保镖教训时,萨天摇扇轻声开口:“救人。”

  站在他身后的黄金立刻领命,从窗子纵身而出,一眨眼间,惨叫声响起,几个保镖全被打飞倒地。

  金克川眨眨眼,错愕地看着突然冒出来的黑衣人。

  好可怕,这个人是怎么出手的?他竟然什么都还没看到,他的保镖就全被打倒了。

  “喂,你……你知不知道我是谁?我爹是朝廷四品官员,你敢插手管我金府的事,你想死是不是?”

  黄金才前进一步,金克川就吓得退了几步,害怕地喊道:“你、你不准过来,不准打我,不然我……我会要你死得很难看……”

  他才一讲完,就见像阎罗般的黑衣人往自己的方向走过来,金克川不会武,吓得把手上的扇子当武器丢向对方就跑了。

  他吓个半死,待跑远了,回头见黑衣人没追过来,这才撂话道:“你给我记着,我一定会找你算账,你有胆就别跑!”

  “果然是恶霸,逃跑之余,不会忘了放狠话。”在客栈窗边的萨天,看见金克川跑得老远才敢放话的行径,忍不住大笑。

  恶霸还真是胆小又怕死呢!他爹才四品官员就这嚣张,他也不用花心思对付他,以后肯定会有人好好教训他。

  易文静虽然庆幸黄衣姑娘获救,但她却一脸怒容地瞪着萨天。“你明明答应我不惹事的。”

  “不不不,我很爱好和平、不爱惹事的,动手的人是黄金,不是我。”萨天依然一脸无辜。

  他一向崇尚动口不动手,顺理成章地把责任推到侍卫身上。

  “明明就是你的错。”易文静没好气地道:“若不是你开口,他怎么会救人?”

  “呃?我有开口吗?我只是在喃喃自语,你们干么要偷听我讲话。”萨天摇扇耍赖地看着他们。

  “……”恶人先告状,易文静无言地瞪着萨天。

  她真笨,才会相信萨天不会惹是生非,他本身就是个大麻烦。

  不一会儿,黄金回来了,萨天便离开窗边。“好了,戏看完了,走吧。”

  易文静跟在他身后,迫不及待地问:“那我们可以回去了吗?”

  “不可以,时间还早。”萨天回她一笑,走出包厢。

  “那你还要去哪里?”易文静无奈地扯扯唇。

  “随便走走喽。”萨天执着黑扇,慢慢闲晃出客栈。

  易文静叹息一声跟上他。

  她就知道萨天不会这么早回宫,如果可以的话,她真打昏,直接把他带回皇宫,省得担忧他的安危。

  他一定是史上最难缠又最怕死的东宫太子!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