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慕容雪 > 腹黑太子 >
二十五


  万两补充道:“最重要的原因是,我们要是不照他的话做,他会丢下我们偷溜。”这才是他们两人被迫妥协的主因,那才会让他们吓死,他们就是曾经被太子吓过一次后,只好妥协了,毕竟他们跟着太子一起出来,总比放太子一个人在宫外乱逛没人保护来得好。

  “没有你们的帮忙,他要怎么偷溜出来?”易文静瞪着他们,刚才明明是他们用轻功把他们带出宫的。

  黄金和万两苦笑一声。“这就说来话长了,以后再解释。”在外头解释太不安全,再说也要花一番工夫才能解释清楚。

  易文静蹙眉,看黄金和万两全都一脸无奈的样子,他们说的话应该是真的。

  这几天相处下来,萨天的确是平易近人,只不过他看似好说话、漫不经心,但她除了让他乖乖喝药外,很少从他的谈话中占到什么便宜。

  萨天是个不会武功的人,真不知道他是用什么方法让两个武功高强的侍卫屈服,而同意让他溜出宫呢?

  自从见过二皇子萨佑后,她不禁好奇皇上为什么会立萨天为太子?

  萨天跟精明又健康的二皇子萨佑相比,他太没有威胁性,且显然弱势许多,然而太子之位却不是落在萨佑身上。

  她曾听过一个传闻,听说皇上一直很宠溺萨天,才会连太子之位都给了他,但皇帝再怎么宠皇子,会昏庸到连太子之位都送上吗?何况曜光王朝的皇帝萨楠是以明君闻名于天下,怎么可能会如此做呢?

  易文静若有所思地打量此刻正半倚在窗边,一派悠闲地看着街上的萨天。

  萨天出宫前换过衣服,所以此时他身上是一套材质上等却很低调的墨色服饰,跟他平日穿着的华丽衣服截然不同,就连他手上的扇子也换成了黑色,而不是原本抢眼的银扇。

  在宫内萨天只穿白银红三色,衣服绣工华丽而抢眼,但他出宫后却穿得很低调朴素,虽然深色衣服穿在他身上一样好看,还增添了几分俊挺和邪魅。

  明明是同一个人,但此时他给人的感觉却是完全不同。

  他改变穿着是因为他知道出宫要低调,免得招来麻烦吗?那他倒是有先见之明,因为他的脸就够引人注目了,如果他再穿得那么华丽,的确很容易招来麻烦。

  萨天唇角微扬,见他们没有声音了,回头问:“你们商议好了吗?”

  易文静轻叹一声,认真地看着萨天。“你不准多管闲事、惹是生非,我们一个时辰后就回去。”既然他们人都出来了,萨天又不愿意回宫,而她不可能离开他,只好也一并留下来了。

  萨天耸肩一笑,并没有答腔。

  易文静以为他默许了,顿时松了口气。

  忽然一阵脚步声,店小二敲了门,喊道:“客倌久等了,上菜了。”

  萨天微笑地坐回位子,他瞥了易文静一眼,唇角缓缓上扬。

  易文静以后就会学到一个教训——他只要没有答腔就是他没同意。

  事实上,他只要没说出“保证”的话,他通通可以不做到,因为他是太子嘛!有谁敢抗议呢?他亲爹是皇上,也是曜光王朝最大的一个靠山,所以他萨天绝对是曜光王朝之中最有恶势力的太子。

  萨天笑着招呼他们道:“出门在外,就不用拘泥什么身分,大家一起用膳吧!”

  “你不可以吃,外头的食物不知道有没有问题呢!”易文静蹙眉,立刻伸手阻止萨天动筷子。

  平日萨天在用膳前,她们得用银针一一检查是否有毒,到了宫外,他更不可以乱吃,万一有人在食物里下毒就糟了。

  “你想太多了。”萨天挑眉失笑。

  易文静瞪他一眼。“不行,至少让我先验过食物,确定没有问题后,你才可以吃。”

  萨天好笑地挑眉。“你又没有银针怎么验?不用那么麻烦……”

  “怎么会没有?”易文静立刻从怀中掏出一根银针,令萨天愣住。

  她身上会带银针是因为一天要验毒好几次,而银针也不大,携带倒也不会太麻烦。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