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慕容雪 > 腹黑太子 >
二十一


  毕竟打从萨天出生后,每个御医都断定他活不了多久,偏偏萨天那个破身子硬是一年拖过一年,至今仍活得好好的,还抢走了太子的位置!

  太子一位应该是属于他的,因为每日勤奋苦学如何当太子的人是他,而不是萨天。宫里没有人对萨天有任何期待,也没有人要求萨天学任何事,因为他是个药罐子,能活下来就已经是上苍保佑了。

  虽然他早就知道父皇有多么重视萨天,不论他多么努力上进,在父皇眼中永远都是看重萨天胜过自己,父皇甚至还拚了命地想办法帮萨天续命,不惜打破宫里的规矩,让身为皇子的萨天住在宫外养病一年才返回宫里,他绝对不能接受父皇宠溺萨天到连皇位都可以给萨天。

  他不服气!他明明比萨天更适合当太子呀!萨天凭什么毫无作为就得到了皇位?他不配!

  “会的,我的佑儿,我定会让你当上太子,稳稳地坐上皇位。”仪妃眼神坚定地道。

  她很早就爱上了皇帝萨楠,能当上他的妃子,就算不是皇后,她也开心不已。

  但萨楠却不爱她,他的眼中永远只有皇后,就算她替他生了两个皇子,仍得不到他的心,因为他所有的爱早就全给了皇后。

  本来仪妃已经认命了,虽然没得到皇上的爱,但至少未来太子定是出自她的两个皇子之一,偏偏皇上却把太子一位给了萨天,令她更加憎恨皇后了。

  为何皇后可以得到皇上所有的爱,就连太子之位都让她的儿子萨天给抢走?

  既然皇后最在乎的就是她那个体弱多病的儿子萨天,她决定把对皇后的恨意全移嫁到萨天身上,非得杀死萨天不可!而她的娘家也全力支持,因为只要萨佑当上太子,将会光耀门楣,让家族掌握更多权势。

  谁也不能阻挡萨佑当上太子,凡是阻挡在前面的人,就是她的敌人,注定该死!

  萨天支着下颚,慵懒地看着窗外,晴空万里的好天气,令他昏昏欲睡。

  因为御医嘱咐要他安分地养伤七天,害他养病养到都快闷死了。

  这么好的天气,不出去晃晃,似乎对不起自己。

  萨天蓦地双眼一亮,精神全都来了。他唇角一扬,朝着易文静浅笑道:“文静,你进宫这么久了,应该感到无聊吧?”

  “我——”易文静才想说没有,就被萨天打断。

  萨天打断她的话道:“没关系,我知道的,你一个姑娘家不好意思说,所以我替你说了。”

  “呃?”易文静一脸错愕。

  她哪有这么说呀?她明明觉得自己以前太忙了,这阵子当宫女正好可以“休息”一下,结果根本还来不及开口,就被他打断。

  萨天摇扇,眉开眼笑地下了决定。“所以我们一起出宫玩吧!”

  “什么!出宫?!”易文静杏眼圆瞪,下巴差点掉下来。

  “不就是出宫而已,你干么这么吃惊?”出宫在萨天嘴里,就像是在说我们去逛御花园一样,而站在一旁的莫橙和黄金、万两,脸色都黑了。

  唉,完了,太子又想出宫玩了,惨的是这一次易文静也在,这下子她就知道太子会偷溜出宫的秘密了。

  照理说,他们是不能让太子偷溜出宫,但太子偏偏就爱往宫外跑,他们也拿他没辙,而他们也怀疑闇影门的人早就知道太子长年以来的“最大恶习”,只是大家都没点破罢了。

  易文静蹙眉问:“太子可以随便出宫吗?”

  “当然是……不行。”萨天无辜地摇扇一笑。

  易文静横他一眼。“那你刚才怎么说要出宫呢?”是她听错了吗?

  萨天唰一声,收了扇子,用扇子指着易文静道:“因为山不转路转,路不转人转呀!”

  “什么意思?”她一脸困惑地看向萨天。

  “不能光明正大地出宫,那就偷溜出宫呀!”萨天咧嘴一笑。

  易文静没好气地瞪着萨天,双手抱胸,板着脸道:“不行!你绝对不可以偷溜出宫。”

  他是太子怎能随便出宫?那太危险了!据大哥他们说,一直有人要暗杀萨天,为了他的性命着想,她当然不会同意他这个鬼主意,他待在宫里绝对比宫外安全。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