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慕容雪 > 腹黑太子 >
楔子


  萨亲王府

  四月天是赏樱的好时节,而萨亲王府里正好种植了一整片的樱花树,每年到四月便樱花纷飞,美不胜收。

  “果然这个时候来赏樱,正是最好的时机。”一名身穿着银色华贵服饰的俊美少年,唇边勾起一抹愉悦的笑容,边啜着上等的名酒,边看着眼前樱花纷飞的漂亮美景。

  他真是神算呀,每年都算得刚刚好,才能看到樱花盛开绽放得最美丽的时刻。

  一旁穿着藏青色华服的俊挺少年萨恩,他和同样十七岁的银衣少年面容有几分相似,但此刻,他一脸怒容,丝毫没有因为眼前的美景而化去,反而怒火更炽地吼道:“你这个混帐,每年赏花一定要一大清早就挖我起床吗?”

  萨天这个天杀的混蛋,明知道他最讨厌早起,却每年都不辞辛劳的特地把他从床上挖起来赏花,害他每年都要吐血几次。

  每年只要到了赏花的季节,便是萨恩的恶梦,因为他家无论是樱花、梅花、荷花、菊花,通通都有,导致眼前这个死小子每次都要找他赏花,搞得他一肚子火,简直是欠扁至极。

  “不只是‘你’,是‘我们’。”另一名倒霉鬼罗焱也出声了,他脸色苍白地抚着额角,唉声叹息。

  他也是刚被萨天从被窝里硬生生抓过来赏樱的倒霉鬼之一,早在来这里的路上,他就已经被萨天气个半死,现在完全没有力气再骂人了。

  每年老是被萨天这样折腾,让他很想私下动手宰了萨天,要不是因为萨天贵为皇子,他肯定早就跟萨恩联手痛扁他一顿!

  “萨”这姓氏在曜光王朝里可不是一般的姓氏,而是尊贵不可一世的皇族姓氏,而萨天便是当今的大皇子。

  不只萨天,萨恩和罗焱也都大来有头。

  萨恩的父亲萨亲王,是当今皇上唯一的胞弟,萨恩是萨天的堂弟,也是未来的王爷。而罗焱的爷爷和父亲都是曜光王朝的镇国大将军,正所谓虎父无犬子,如今他也是堂堂的大将军。

  由于上一代本就友好,往来频繁,因此萨、罗两家的孩子自幼就玩在一起,萨天、萨恩还有罗焱这三个人,从小就是莫逆之交。

  正因为他们熟到不能再熟,所以向来有话直说,从不会顾虑萨天的皇子身分。

  外型俊美的萨天从腰间拿出一把抢眼的银色扇子,唰地一声,利落地打开,他似乎没有察觉到两位好友的怒火,无辜地笑道:“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赏花没有好友相陪,怎么能叫做赏花呢?”

  瞧他多么够义气,每次赏花都会尽心尽力的把他们都叫醒呢。

  萨恩和罗焱异口同声的朝萨天怒吼——

  “不必!要赏你自己赏就够了,不必拖我们下水。”

  萨天讶异地挑眉,俊眼打量着两位好友苍白的脸色,执扇失笑道:“你们一早脾气就这么差,真该好好修身养性,免得吓坏旁人。”

  他一向相信早睡早起身体好,才不像他们老是贪睡虚度光阴,他们八成是因为太贪睡,才会气色这么差。

  萨恩和罗焱互望一眼,差点被萨天的话气到吐血。

  一大清早就被人强挖起床,他们的脾气会这么差,还不是萨天这个罪魁祸首害的?他居然还有脸损他们?!

  跟萨天生气是吃力不讨好的事,因为他的绝招,就是顶着一张牲畜无害的俊脸到处骗人,而被卖的人还会帮他数银子呢。

  两人在心底咒骂他几十遍后,深吸几口气,这才没有愤怒地动手做掉尊贵的大皇子。

  萨天赏樱赏够了,才想起今天来找他们的目的。

  “对了,昨天我听到一项消息。”

  “是好的还是坏的?”萨恩懒洋洋的支着下颚问。

  “是好也是坏。”萨天耸肩一笑。

  罗焱打个呵欠,拿起酒杯啜了一大口,应付地道:“是什么消息?”要不是因为有一半是坏消息,挑起他一点点的兴趣,否则他根本是连听都懒得听。

  萨天好无辜地笑道:“好消息是我即将成为太子。”

  萨恩吓得手肘滑了一下,额头差点敲上石桌。

  罗焱则是惊愕得把酒喷出来,一副活见鬼的模样。

  “你……要成为太子?!”

  萨恩跟罗焱这才猛然想起,和他们同一年出生的萨天,下个月即将庆祝十七岁生辰了。

  在曜光王朝里,十七岁即为成年,不论男女的成年礼都是个大日子,可嫁娶、赐官职,王朝立太子的时间也是在皇子成年之日。

  不过萨天是准太子……这哪是什么好消息?这根本是坏消息才对!

  太子可是未来的圣上,萨天现在已经算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没人惹得起,再让他当上太子那还得了?绝对是王朝里最恐怖的恶势力。

  不过话又说回来,除了萨天之外,其它两名皇子倒也没有当太子的本事,所以皇上会册立萨天当太子也不算太意外。

  萨恩被这个消息炸到头昏,不太抱希望地问:“那坏消息是什么?”好消息就已经这么可怕了,不知道坏消息又是什么呢?

  萨天收起扇子,唉声叹气道:“当然是我不知道能不能活到登基那一天呀!要我当太子已经够委屈了,一想到还会因此增加被人暗杀的可能,我就担心我的性命恐怕不保呀。”

  既然父皇指名要他当太子,等于皇位有一半入了他的口袋,但他不想当并不代表别人不想当,所以他很怕会因此被其它人暗杀啊!

  他还得要有命活到登基那天,否则他这个太子当了也是白当。

  萨恩和罗焱都觉得自己被萨天的话给骗了!此时萨天的双眼灿亮有神,而且唇角还是上扬的,分明是一脸期待地等着有人来宰了他,这跟他刚才所说的话完全不搭嘛。

  这个死小子,要装可怜也装得像一点。

  “放心,我想你命很长的。”罗焱受不了地翻翻白眼。

  萨天本来就是妖孽级的九命怪猫,杀得掉才有鬼。

  “是呀。”萨恩冷哼附和道。

  俗话说“祸害遗千年”,所以要萨天被人做掉,简直是比登天还难。

  萨天好无辜地对他们眨眨眼。“不不不,你们知道我一向身体虚弱,肩不能挑,手不能提,娇贵到不行,所以以后就要劳驾你们二位来保护我了。”

  保护他?!萨恩和罗焱同时瞪了萨天一眼。

  他还真有脸说出口!萨天身体虚弱是八百年前的事,皇宫珍贵药材这么多,如今的他能虚到哪里去?

  “保护你个鬼啦!就算你一点武功都不会,凭你的机智也不需要我来保护。”萨恩不客气地丢下话。

  “我觉得我应该比你更需要有人来保护我。”罗焱嘴角抽搐。他脾气差且个性直,得罪的人可不少,他的仇家应该比未来的准太子更多吧!

  萨天抚着胸口佯装心痛,指控道:“呜~~你们会不会太狠心了,居然要让我自生自灭?”

  这两个酒肉朋友,居然心肠这么狠,一点同情心都没有。

  “要是有人能做掉你,我才会感到意外。”萨恩哈哈大笑。

  罗焱认真地看着萨天。“没错,到时候我会颁个匾额送他,让他留名青史。”

  要是有这么厉害的高手,他应该给点奖励,并留下对方的大名,让世人膜拜,终于除去这个妖孽……不,是太子。

  “……”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