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米乐 > 竹马的私房菜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四


  见他不发一语,她更紧张了,不过他没有关上大门,这是不是表示……

  回过头见某人还傻愣愣的站在门外,他只好开口,“进来,把门关上。”

  闻言,沈惟乔高兴不已,至少他没有赶她走,于是她快步走了进去,关上大门。

  在玄关处,她惊讶的看到她的室内拖鞋居然还摆在地上,他没有丢掉?心里莫名的一阵感动,她吸了吸鼻子,换上室内拖鞋,走进客厅,然后看见自己的东西依然在原位,她完全愣住了。

  其实她放在这边的东西并不多,而且都是些日常用品,那天他那么生气的离开,她以为他应该会把她的东西全部丢掉,她走过去,看着小桌子上的两盆小仙人掌。“你没有把它们丢掉?”

  “它们很可爱,为什么要丢掉?!”

  桌子上,一蓝一粉红的马克杯对杯也还在,她买这组对杯的时候,心里一直想着他们之间,感到很幸福。“杯子也还在。”

  “丢掉杯子,要喝东西不是很不方便,当然继续使用。”

  厨房里还有很多其他杯子,她不知道为何邹大哥会没有把属于她的东西丢掉,不过,她真的很高兴。

  邹绍棠坐在沙发上,视线从刚刚就没有离开过她,将她的表情变化尽收眼底,只是仙人掌和杯子没有丢掉,她就感动到快哭了,她到底有多喜欢他?

  知道她爱他爱了那么久,这些日子以来的怒气和不快,全都消失了,此刻看着她站在屋子里,他的心有着无法形容的喜悦,甚至感到满足。

  这些日子以来,他的确过得很不好,特别是下班回家后,见不到那纤细身影在屋里,见不到那可爱甜美的笑靥,往往让他感到很寂寞,他甚至想不顾一切,不在乎她是沈杰的妹妹,不在乎她欺瞒了他,更不在乎她是为了赎罪才待在他身边,他不想要去在意那些事,只要她在他身边就够了。

  什么时候,她在他心中的分量已经这么重了,完全影响了他的生活,没有她在身边,他不只心里苦闷,连日子也过得很苦闷。

  “你来找我做什么?”

  老实说,虽然郑大哥让她进到屋子来,也没有把她的东西丢掉,可是,她不确定他是不是依然不想见到她,因此她低下脸回答,“那个……我听说你好像跟人家打架,我有点担心……”

  “干么担心?我已经原谅瑶君和你哥哥了,你已经不用再替你哥哥赎罪了,所以你可以不用再关心我的事了。”

  邹大哥现在的意思,是要她离开吗?

  今天她会来找他,除了因为担心,也是因为她很想念他,她就要离开台北了,以后可能再也见不到他,她想见他最后一面,顺便跟他说再见。

  现在见到他了,那么,她是不是该离开了?

  “惟乔,我想问你一件事。”

  “什么事?”

  “你爱不爱我?”

  “什么?”沈惟乔怔住。“快点回答,你,爱不爱我?”

  她瞬间眼眶泛红,又吸了吸鼻子才道:“我没有资格爱你。”

  “我再说一次,你只要回答爱或者不爱。”邹绍棠几乎快失去耐性了。

  “我欺骗了你,没有老实说我是沈杰的妹妹,我没有资格待在你身边……”

  “沈惟乔,你是真的想要再看到我生气吗?我不要听你说那些废话,你只要告诉我爱还是不爱,现在,马上回答。”他的声音因为压抑怒气而显得紧涩。

  “其实你原谅了我哥哥,我已经感到很高兴了……”

  邹绍棠几乎是从沙发上弹跳起来。“沈惟乔!不要在这个时候给我装傻,你只要回答爱我,还是不爱我,不准再说其他的话。”

  只见她那张红润小嘴抿啊抿的,到底要不要回答?搞得他的心也七上八下的,气呼呼又急乎乎,他觉得自己的耐性大概只剩下十秒了。

  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

  “我爱你。”她想过了,如果以后再也见不到他,那么起码要让他知道她是喜欢他的,不只是为了赎罪。

  就在她的话音落下的同时,邹绍棠已经上前抱住她了,她居然在最后一秒才回答,但是,无所谓,他听到了她说她爱他。

  这样就够了,只要她是爱他的,其他的事,他不在乎,也不会计较,因为那一点也不重要。

  他突如其来的举动让沈惟乔惊呆了,他不生她的气了?这是不是表示她可以继续待在他身边?想到这儿,她情不自禁也环抱住他的腰,用力感受着他的温度。

  两个人紧紧相拥,一切尽在不言中。

  突地,邹绍棠一把将她抱了起来,沈惟乔惊呼了声,双手连忙抱住他的颈子,在他的唇靠过来时,和他交吻。

  两个人一边热吻,一边走向房间。

  确认了彼此的心意,而且她还爱他爱得要命,邹绍棠觉得这一次,他可以对她说出那句话了——他想跟她共度一生,而这样的想法,就算之前和她分开了,也从来没有改变过或是消失。

  月底的最后一个周末上午,沈惟乔和邹绍棠来到丁亚琪的住处,帮忙搬东西到梁康文的休旅车上,今天,他们要一起回台南老家了。

  虽然惟乔最后没有跟他们一起离开,但是丁亚琪很高兴见到惟乔和邹大帅又在一起,她相信邹大帅会好好对待惟乔的。

  邹绍棠跟他们说了,不久后会请他们来参加他们的婚礼,当伴郎和伴娘,丁亚琪惊呼,再次抱着好姐妹,开心的又叫又笑,尽管离别还是免不了令人不舍,但大家的心情都很愉快,也感到幸福,因为最爱的人就在身边。

  再见了,不过,很快就会再见面的。

  看着梁康文的车子离去,沈惟乔还是忍不住哭了,这些年来,都是亚琪陪在她身边的,无论开心、不开心,她们都一起度过,她就像她的家人一样。

  邹绍棠将哭成泪人儿的惟乔拥入怀里,安慰道:“只要有空,我会常载你去台南吃饼。”

  “好。”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