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米乐 > 竹马的私房菜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一


  邹绍棠回到公寓后,发现空无一人,他可悲的自嘲,怎么,难不成他还期望惟乔今天依然会过来吗?不管怎么样,她至少要来跟他道个歉,说她不该欺骗他的,不是吗?

  他心情沉重的跌坐到沙发上,环视了屋内一圈,这才惊觉属于她的东西并不多,看来她真的做好随时要离开的准备。

  这算哪门子的赎罪,要让他心情有所改变,陪他吃饭聊天,他还可以理解,但亲吻和上床呢?她是傻乎乎的,但就这样把整个人都奉献出来,会不会太夸张了?今天如果对象不是他,换成其他男人,她也会这么做吗?想到这儿,胸口那把好不容易稍微平息的怒火又烧了起来。

  邹绍棠看着红肿的手背,想起罗瑶莉打惟乔的那一巴掌,打得不轻,惟乔不知道痛不痛?罗瑶莉那个女人,有什么资格打她?而惟乔就那样傻傻的被打,完全不还手,要不要那么笨?可是他管这么多做什么,不过就是几个小时的时间,他和那个小女人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

  他起身,神情疲惫的走回房间,此时此刻,他只想好好睡一觉,不再多想。

  两个星期后——

  沈惟乔提着亲手做的料理,来到了罗家,她在门口犹豫了下,最后还是按下门铃。

  今天她是来跟罗爸、罗妈说再见的,只是她不确定他们是否还愿意见她,她猜塔莉姐应该已经跟他们说了她和邹大哥的事。

  是罗妈妈来开的门,罗妈妈依旧对她露出温和的微笑,让她很感动。

  进入客厅后,沈惟乔把保温盒放在桌上。“罗爸、罗妈,今天我是特地来向你们告别的,我要离开台北,也许会有很长一段时间无法来探望你们,请你们一定要好好保重身体。”

  罗家两老惊讶的面面相觑,罗母问道:“惟乔,你要去哪里?你的咖啡店怎么办?”

  “咖啡店的生意不太好,刚好房东也想要卖房子,我上个星期已经将咖啡店收起来了,我的两个好朋友决定要回台南老家发展,我打算跟他们一起去。”

  那天,在邹绍棠说了再也不想见到她之后,她哭了一整夜,而好友亚琪则陪在她身边,然后亚琪问她,要不要跟他们一起回台南。原来梁康文决定辞掉台北的工作,回老家接手饼店,而亚琪打算跟男友一起回台南,自从杀狗那件事情之后,他们这对麻吉正式升格为男女朋友。

  她本来还在考虑,不过两天后,房东来找她,说了想要卖房子的事,她想了想,最后决定把店收起来,跟着好友一起回台南。

  上个星期,她一直都在忙收店的事,直到最近几天才比较有空,来向罗爸和罗妈说再见。

  “你要去台南?可是瑶莉不是说你和绍棠在交往吗?”罗母想到二女儿某一天回来,很生气的说了一大堆,他们这才晓得惟乔和绍棠交往的事。

  “罗爸、罗妈,对不起,我知道自己没有资格待在邹大哥的身边,我只是舍不得邹大哥心情低落,想要陪着他而已,可是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取代瑶君姐的位置,是真的,只是没想到后来我们两个会交往……可是,我们已经分手了。”沈惟乔简单交代了一下事情经过,不想两位长辈有所误会。

  罗父看着她,叹了口气。“惟乔,其实就算你跟绍棠交往,也没有对不起我们,你根本不需要道歉,虽然瑶莉说你故意把瑶君和你哥哥的事告诉绍棠,好让绍棠讨厌我们罗家人,但我跟你罗妈妈都相信你不会做那种事。”

  瑶君第一次带惟乔来他们家,那个时候惟乔好像刚上大学,看起来很乖巧,这么多年过去了,她一直都没有改变,所以他们很相信她。

  “罗爸、罗妈,谢谢你们愿意相信我,我真的没有把瑶君姐和我哥的事告诉邹大哥。”她感动的回道。

  “不过惟乔,你真的要离开台北吗?”罗母舍不得,这孩子这两年多来,一直陪在他们身边,他们也几乎把她当做自己的女儿看待。

  “嗯,咖啡店已经整理好了,我现在住在好朋友那里,大概这个月月底,我就会跟好友们一起去台南了,罗爸、罗妈,请你们一定要好好保重,如果还有机会再来台北,我一定会来探望你们的。”说着说着,沈惟乔忍不住红了眼眶,但她强忍住泪水,不希望两位老人家跟着难过。

  最后,沈惟乔再次替哥哥向他们道歉后,离开了罗家。

  罗家两老坐在客厅沙发上,心情同样很沉重。

  其实惟乔并没有做错什么事,那个时候她也失去了唯一的亲人,应该也很痛苦伤心,却还是拼命的向他们道歉,安慰他们,他们可以从失去大女儿的伤痛中走出来,严格说来还真多亏了她,那孩子真的善良又乖巧,况且也不能把所有过错都怪在沈杰身上,大女儿若是不爱他,也不会又跟他复合,只能说一切都是命,怪不了任何人。

  罗母看着丈夫。“老公,我觉得我们该面对现实了,我们欠绍棠那孩子一个道歉,当年对他隐瞒了许多事,其实我们早该跟他说清楚的。”

  “我也是这么想的,为了保住瑶君的名誉,却伤害了绍棠,我们的确该向那孩子说声对不起。”所有做父母的都有着私心,但这一次他们确实做错了。

  邹绍棠不知道罗伯父、罗伯母怎么会突然来公司找他,但听到他们说是为了当年瑶君和沈杰的事,专程来向他道歉,他真的讶异不已。

  “伯父、伯母,你们不需要向我道歉,其实关于瑶君和沈杰的事,我之前就已经知道了,当年我母亲曾找私家侦探调查瑶君,我回台湾后没多久,那个私家侦探找上我,要我给他钱,不然他就要把当年瑶君和沈杰的丑闻爆料给媒体。”邹绍棠已经决定把事情放下,说出来,只是因为希望伯父、伯母也能释怀。

  罗家两老很吃惊,他们并不晓得后续还发生了这种事。

  “瑶君和沈杰都已经过世了,再去报导以前的事,只是让活着的人伤心难过罢了,所以我让对方写下切结书,付了他一笔钱,买下所有资料和照片,也销毁了。”

  “绍棠,对不起,当年我们不该隐瞒真相的,是我们做错了。”罗父懊悔的道,这孩子已经知道他们对他做的事了,却没有生他们的气,反而一心顾念着他们的心情,相比之下,他们真的太自私了。

  “伯父,我刚刚说了,你们不需要向我道歉,其实我也有错,我的工作太忙了,没有时间陪瑶君。”邹绍棠觉得自己也得为这件事负责任。

  罗母一直对于没有福气去拥有这么好的女婿而觉得遗憾,现在则是感慨万分,绍棠从未责怪任何人,反倒还把错揽在自己身上,这孩子就跟惟乔一样,心地这么善良。

  “绍棠,之前我听瑶莉说你和惟乔在交往,是真的吗?”罗母很清楚女儿的个性,她不希望是因为女儿的关系,害得绍棠和惟乔分开了。

  “之前我跟惟乔的确在一起,不过现在分手了。”

  “因为她是沈杰的妹妹吗?”罗母又问。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