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米乐 > 竹马的私房菜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九


  “邹大哥,这个沈惟乔常常去找我爸妈,说什么要替她哥哥赎罪,不管要她做什么都可以,赶都赶不走,真不知道她的目的是什么,没想到她居然把主意打到你头上,你要小心,不管她说什么都不要相信,她一定别有用心。”罗瑶莉一直觉得沈惟乔心机很重,果然没错。

  邹绍棠看着沈惟乔,半信半疑的问道:“惟乔,你是不是真的像瑶莉说的那样,是有目的的接近我,为了替你哥哥赎罪?!”“邹大哥,对不起……”沈惟乔哽咽道歉。

  “所以,你做了那么多事,就是为了要让我原谅你哥哥?”该说她做得很成功吗?因为他真的原谅了瑶君和沈杰。

  沈惟乔改成跪坐,但依旧低着头,正式的道歉。“邹大哥,对不起,害你痛苦了两年,请你原谅我哥哥。”

  罗瑶莉一听,怒火更是高涨。“沈惟乔,早就跟你说过道歉没有用,缠住我爸妈就算了,现在又来缠着邹大哥,你到底图的是什么?”

  “我哥哥害大家伤心难过,我想替他向大家赔罪,只是想要这么做而已。”沈惟乔抽泣地回道。

  “沈惟乔,别说得这么好听,你说要赎罪,然后接近邹大哥,其实是想要取代我姐姐的位置吧!”罗瑶莉控诉道。

  “不,我从来没有这么想过,我只是看到邹大哥心情不好,想做美味的料理给他吃,等他心情好了,我就会离开,所以我才没有说自己是沈杰的妹妹。”她真的从没有想过要取代瑶君姐的位置,真的没有。

  邹绍棠讶异的瞪大眼,她只是因为他心情不好,所以陪在他身边?因为她是沈杰的妹妹,所以他每次提到瑶君的事,她就会忍不住落泪,他以为她是为了他而哭,没想到是因为觉得对不起他……所以,当他要求她跟他交往,她犹豫了,甚至要她搬去和他同住,她也没有答应,是因为她一直想着总有一天要离开?对了,他忘了一件最重要的是,她从不曾说过喜欢或爱他。

  一开始,她对他甜笑着,不管他想要吃什么,她都会做给他吃,他以为是因为她喜欢他,没想到并不是,她这么做,只是为了替她哥哥赎罪。

  “惟乔,我问你,你会待在我身边,除了要替你哥哥赎罪,没有其他原因了吗?”他想知道她是怎么看待他们这一个多月来的甜蜜生活,难道一切都只是假象吗?她一点也不喜欢或爱他吗?

  沈惟乔低泣道:“对不起,邹大哥,请你原谅我,也原谅我哥哥,如果你不想再见到我,我会马上离开……其实我应该更早离开的,对不起……”

  如果她早点离开,邹大哥就不会知道她是沈杰的妹妹,现在也不会这么生气了,可是她实在太喜欢他了,才会一直舍不得走,可是现在的她,欺骗了他,又有什么资格说爱他呢?

  邹绍棠听到她的回答,脸色僵硬,这个时候,她还说要离开,那么意思是,她真的只是为了替她哥哥赎罪,才会陪在他身边?在他想着要跟她共度一生的时候,她却是想着何时要离开?

  他是不是该庆幸他没有对她说出想和她共度一生的誓言,不然,不就是闹了个大笑话了?

  他无法形容此刻的心情是生气、失落、难过,还是心痛,只觉得像是再一次被无情的背叛。

  “惟乔,你知道吗,我以为就算全世界的人都欺骗我,唯独你不会,你真的让我感到很失望,我暂时不想再见到你了。”邹绍棠沉痛的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

  沈惟乔再也忍不住伤心痛哭,她觉得心像是被撕成碎片一般,痛得让她几乎无法承受。

  罗瑶莉不屑的道:“哭什么哭,你有什么资格哭,你就是哭死了也没有人会理你,邹大哥说以后不想要再见到你,是正确的决定,你也不要再出现在我们家人面前。”说完,她也扭头离去。

  沈惟乔颓丧的坐在地上,双手掩面,痛哭失声。

  当丁亚琪和梁康文走进咖啡店,就看到她这副模样,丁亚琪立刻走到她身边蹲下。“惟乔,发生什么事了?你怎么哭成这样?”

  沈惟乔泪眼婆娑的望着好友。“亚琪,我……”

  “天啊,你的右脸颊又红又肿,还有指印,是谁打你?”丁亚琪紧张又生气的问。

  “邹大哥他……”

  “邹大帅打你?!”丁亚琪震惊又愤怒。“可恶,他为什么打你?我不会饶过他,梁康文,你马上打电话,把那个家伙给我叫过来!”

  “不是的……是瑶莉姐打我。”沈惟乔不觉得脸颊痛,因为她的心更痛。

  “瑶莉姐?罗瑶君的妹妹?她为什么打你,又凭什么打你?!”

  记得某一次她和惟乔去逛街的时候,遇见过罗瑶莉,她一直大骂惟乔是杀人凶手的妹妹,老实说,她觉得罗瑶莉应该是小时候过得太压抑,所以长大后人格变得有点奇怪,不能说罗瑶莉有病,但去看个医生应该会比较好。

  “邹大哥已经知道我是我哥哥的妹妹了,他说他对于我骗了他感到很失望,还说以后再也不想要见到我了……亚琪,我好难过,我不是故意要骗他的,呜呜……”

  丁亚琪轻轻环抱着好友,轻拍着她的背安抚,事情既然已经走到这一步,说再多也没有用,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好友伤心难过的时候,尽可能陪在她身边。

  离开咖啡店的邹绍棠,胸口像是有把火在烧,整个人好似快要爆炸了。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今天早上还跟他亲密拥抱并送他出门上班的女人,其实并不是出自喜欢才这么做的,真是太可笑了,为了赎罪,她居然可以做到这种地步?胸中的那把火烧得他快要不能呼吸,他看见前面有酒吧的招牌,无法等到开车去KING酒吧,他现在就想要喝酒,因此他将车子停在路旁,下车走了进去。

  酒吧里面好吵又没有包厢,算了,他只是要喝酒而已,因此他随便找了个位子坐下,点了一瓶酒。

  有个化着大浓妆的女人一直来骚扰他,让他无法好好喝酒,他沉下脸,生气的要对方快点走开。

  女人是离开了,可是过没多久又蜇了回来,身边还多了一个手臂上有刺青的男人,年纪跟他差不多,但流里流气的。

  刺青男大声啦哮,“刚刚是你偷摸我女朋友的屁股吗?”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