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米乐 > 竹马的私房菜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五


  “放开我们!快点放开我们!”

  在靠近山区的一间废弃的工厂里,丁亚琪生气的大喊,她和惟乔的手脚都被绑起来了。

  绑住她们的两个坏蛋,年纪大概三十多岁,一高一矮,都长得邪恶猥琐,而且好手好脚的,不去找份正当的工作,居然做起杀狗这种没有良心的事来。

  半个小时前,她和惟乔来到这处废弃工厂,发现真的有人在里面屠杀流浪狗,让她快气死了,惟乔表示先离开去报警,可是她想要录下他们杀狗的画面,当做证据,免得警察来了,他们否认的话,不就白忙了。

  本来她们以为里面只有一个人,谁知道有同伴,而且就在她们身后,看见对方手上的长刀,她们就算想逃也逃不了,最后被抓了,还被绑住手脚。

  丁亚琪看着惟乔,担心的问:“惟乔,你还好吧?”

  “我没事。”沈惟乔努力压抑内心的恐惧。

  “惟乔,对不起,如果刚刚听你的话先离开就好了,害你也被绑起来,对不起。”丁亚琪觉得很对不起好友,又再度骂起两个坏蛋,“喂,你们快点放开我们,你们这么做是绑架,是犯法的,放开我们!”

  “放了你们,让你们去报警吗?”高个的男人勾起坏笑问道。

  “当然!你们不但杀狗,还绑架我们,这是重罪,法官一定会判你们无期徒刑的!”丁亚琪试图想要挣开绑住的绳索,但没有成功。

  矮个子的男人走了过来,淫笑道:“反正都要被判无期徒刑了,再加上个强暴罪也没差,不对,是轮奸,因为等一下还有朋友会过来,到时候,一定让你们爽到叫不停。”

  沈惟乔一听,脸色变得更加惨白,害怕得全身颤抖,完全说不出话来,她知道对方不是在开玩笑的,因为他们的神情很恐怖,她觉得自己有可能再也见不到邹大哥了。

  丁亚琪当然也很害怕,因此更生气的大骂,“如果你们敢碰我们,我就诅咒你们下地狱!”

  闻言,两个男人不但不生气,反而笑得更猖狂。

  “你从刚刚就一直叫呀叫的,真的很带劲,既然如此,我就让你叫得更起劲!”高个子的男人说完,一把拉住丁亚琪的脚,将她拖到一旁。

  至于矮个子的男人,则是直接扑向坐在地上的沈惟乔。

  就在两个男人准备撕开她们的衣服、一逞兽欲之际,外面传来了声响,矮个子男人起了警觉心,他从地上站起来,拿起一旁的长刀,走了出去。“你是谁?”

  矮个子男人叫骂了声,随即传来打斗的声音,两人一路打到工厂门口,沈惟乔这才看清楚来救她们的人居然是邹绍棠,随即看见矮个子男人挥着长刀砍向他,她的心脏几乎要停止跳动了,她焦急又害怕的大喊,“邹大哥,小心!”

  沈惟乔没想到他会找到这里来,他是担心她而来的吗?如果他因此受了伤,她一定无法原谅自己。

  高个子的男人一看到有人闯入,马上放开丁亚琪,拿刀想去帮忙对付闯入者的时候,被人重重踹了后背脚,狼狈的往前滚了一圈。

  丁亚琪不敢置信的看着突然现身救她的人。“梁康文?!”

  几分钟后,手持木棍的邹绍棠,成功的将矮个子男人打晕在地,而另一边,梁康文也以一个漂亮俐落的回旋踢,踢中高个子男人的头部,对方当场晕倒。

  丁亚琪简直看傻了眼,她依稀记得梁康文小时候好像练过跆拳道,但她不知道他这么厉害,几乎是动作片的等级了。

  邹绍棠马上来到沈惟乔身边,一边替她解开绳子,一边察看她有没有受伤。

  至于梁康文,则是替丁亚琪解开绳索,生气的骂道:“丁亚琪,你是白痴吗,为什么总是做一些蠢事?!”

  她没想到向来好脾气的他居然会骂人,而且还这么凶,她觉得很莫名其妙,亏她刚刚还觉得他很帅。“梁康文,你干么骂我,我是受害者耶!”

  “如果我们没有即时赶来,你们现在会变成什么样子?你都不会感到害怕吗?”梁康文继续骂道。

  丁亚琪的气势一弱,虚虚的回道:“我当然会害怕……”是啊,如果他们没有及时赶来……她不敢再多想,真的太可怕了。

  邹绍棠解开绑着沈惟乔手脚的绳索后,将她从地上扶了起来。“刚刚我听那个矮子说有同伙会过来,不知道有多少人、有没有武器,我们快点离开比较安全!”

  四个人走到工厂外面,丁亚琪说道:“邹大帅,你先带惟乔回去,我和梁康文要去报警,绝对不能饶过他们,晚一点电话联络。”

  这次梁康文没有再骂她了,而是赞同的点点头。他也觉得不能饶过那些人,坏人就该受到法律制裁。

  邹绍棠朝两人轻轻点了个头,便扶着沈惟乔上了车,而梁康文则载着丁亚琪朝警局而去。

  原来,梁康文也在丁亚琪的手机做了定位设定,早上他有事打电话给她,她却说没有空跟他聊,要去抓杀狗的坏人,蠢女人,两个弱女子,到底要抓谁,又能抓谁啊?

  然后,当他开车来到工厂时,刚好遇到也赶来的邹绍棠,因此两人一起进入到工厂里面救人,幸好,两个女人都没事了。

  邹绍棠开车载沈惟乔回到他的公寓,经过刚刚的惊吓,她的脸色依旧惨白,因此他决定店休一天,让她可以好好休肩。

  一走进公寓,也不知道是不是回到熟悉的地方,觉得安心了,她瞬间腿软,跌坐在地板上,而走在前面的邹绍棠,听到声响回头一看,急忙走到她身边蹲了下来,心急的问:“惟乔,怎么了?哪里受伤了吗?”

  刚刚在车上,他让她先休息一下,什么话都先别说,因为她脸色难看,看起来像是快晕倒了。

  “邹大哥,我没事,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为突然双腿发软,然后就站不住了。”

  “你大概是吓坏了。”邹绍棠摸着她的脸,安抚道:“已经没事了,我就在你身边,你不必再感到害怕。”

  她噙着泪水望着他。“邹大哥,对不起。”

  “你的确该向我道歉,因为你害我体内的细胞不知道死了多少个,为什么做那么危险的事之前,不先跟我说呢?”如果他知道了,绝不会让她们去冒险,而是会另外派人去调查。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