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米乐 > 竹马的私房菜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四


  其实他小时候就认识这位长辈了,戴老是哲彦和可莹的外公,也就是戴伟的爷爷,不过哲彦向他道歉,他帮不了他,因为他外公是个怪老头,那块土地多年来不知道有多少财团找上门说要买,但外公不卖就是不卖,甚至他大舅舅说要做投资,外公也不答应,还把他大舅舅给赶出家门。

  如果他陪同前来,有可能会被外公给撵出去,反而帮倒忙,只好让他自己前来,单打独斗,也许能让外公点头答应卖地,十公顷的土地,拿来盖个四、五所小学都没有问题。

  坐在客厅里,戴老看着邹绍棠,一脸的困惑。“之前可莹那丫头来看我,跟我提到你的事,还说你意志消沉、神情憔悴,但我看你的样子,还是以前那个意气风发的小子啊。”

  “戴爷爷,我想可莹是在跟您开玩笑。”邹绍棠淡笑。

  “可莹那丫头很喜欢你。”

  “我从小看着她长大,她是一个可爱的妹妹。”邹绍棠沉稳的回道。

  “对了,听说阿伟在你们投资的酒吧做得不错,现在也变成股东当起老板来了,我真要谢谢你们如此提拔他。”

  “戴爷爷,您不需要跟我道谢,我们只是出钱投资,能够成为股东,都是戴伟自己努力得来的,他在酒吧经营管理方面,表现得很出色。”邹绍棠实话实说,戴伟的表现,的确出乎他们当初所预想的好。

  戴老目光深沉的看了他一眼,随即爽朗大笑。“哈哈哈,你这小子,真的很不错,挺有意思的,这样好了,我在这里直接跟你提亲,你跟可莹那丫头结婚,我就把土地卖给你。”

  邹绍棠不确定老人家这番话是认真的还是在开玩笑,但他对于孙可莹只有一种想法。“戴爷爷,抱歉,请恕我拒绝,我刚刚说了,对我来说,可莹是个可爱的妹妹。”

  “绍棠,年轻人做决定别这么冲动,好好考虑,你只有这么一次机会,跟我的外孙女结婚,当我的外孙女婿,我就把土地卖给你。”戴老喜欢给年轻人机会,特别是他所欣赏的人。

  邹绍棠大概听出了个端倪,原来戴爷爷不是不想卖土地,而是想把土地卖给自己人,至于不让哲彦的大舅舅拿去做投资,应该是觉得把土地给年纪已经不小的儿子,不会有什么作为。

  老人家尽管从商场退休多年,但处事作风依然犀利,很清楚怎么做,才能获得最大的利益,但是邹绍棠只是买想块地做投资,并不想把自己的婚姻也给卖了。

  “戴爷爷,谢谢您给我机会,不过,很抱歉,我还是拒绝和可莹结婚。”他的态度依然坚定。

  “绍棠,让我来教你怎么在商场上做事,如何雄霸一方。你的家族企业,可以说是你先天的优势,但那样还不够,你还需要后天的助力,娶个家世背景雄厚的女人当妻子,会让你做起事来更如鱼得水,就像你想要我的土地,跟可莹结婚之后,你的事业也会更上一层楼,这样,你懂了吗?”戴老挑明了道。

  邹绍棠当然明白戴老的言下之意,不就是要家族联姻吗?如此一来,可以让彼此的家族事业更加壮大,不过,他还是不心动。

  “戴爷爷,谢谢您的教诲,不过,我觉得我拥有先天的优势,这样就够了,至于后天的部分,我会靠自己的努力,我对我自己的能力很有信心,不需要去依靠任何的助力。”

  一再被拒绝,戴老难得没有动怒,反而更欣赏他,更希望他成为自个儿的外孙女婿,于是他换个方式继续游说,“绍棠,先不谈土地的事,你和可莹认识很多年了,应该知道那丫头有多喜欢你,她十三岁那年母亲就过世了,年纪还那么小就没有妈妈陪在身边,难道你对她没有一点怜悯之爱吗?”

  以前,邹绍棠的确曾因为可莹从小失去母亲,对她感到同情,再加上当她是妹妹,所以对她比其他人要来得好,可是自从认识惟乔之后,他有了不一样的想法。

  “戴爷爷,我认识一个女孩,她的家人都已经过世了,她只能一个人生活,她开了间小店,独立经营,每天从早忙到晚,没喊过苦、喊过累,一直很认真工作,从没想要依靠任何人,我看着那么努力生活的她,不觉得她很可怜,反而感到佩服。”当然,还有心疼。

  戴老只是听着,没有说什么。

  “戴爷爷,相比之下,您还会觉得可莹可怜吗?我想,可莹已经比很多人都还要幸福了。”

  “绍棠,不能这样做比较,只能说那个女孩出身不好,怨不得也怪不得别人,她也只能认命了。”戴老觉得一切都是命。

  “只能认命?这样想来,她的确满认命的,所以不怨天不尤人,每天很认真的过日子。”邹绍棠想起惟乔,小野菊看似娇嫩却不脆弱,韧性十足。

  “绍棠,我们言归正传。”戴老的表情突然变得严肃。“你真的不做我的外孙女婿吗?既然如此,我是绝对不会把土地卖给你的。”

  “很抱歉,我还是拒绝。”邹绍棠起身。“戴爷爷,虽然无法合作有些遗憾,但还是很谢谢您今天拨空跟我见面,那么我回去了,再见。”

  戴老纵横商场几十年,年轻小子将来有没有作为,他看一眼就知道,而邹绍棠眉宇之间藏不住大将之气,这小子以后会很有出息,不,他现在就很有出息了,以后会更出色,所以他不把话说死。“绍棠,如果你改变心意,随时可以来找我。”

  不可能!邹绍棠在心里回答,微微鞠躬后便转身离开。

  尽管做不成买卖,但也不需要交恶,惹一个老人家生气,更是没有必要,何况他还是好友的外公。

  当邹绍棠回到车上,他打开手机,这才发现惟乔传了讯息给他,看完,他惊慌不已,他马上回拨电话给她,但无人接听,他又再重拨一次,情况还是一样。

  不会出事了吧?他告诉自己冷静下来,接着打电话回公司,交代秘书他下午才会进公司,然后打开手机定位程式,搜寻惟乔手机所在的位置,他很庆幸上次做了定位设定,地点非常接近山区,真是的,她们为什么要去做那么危险的事?

  知道惟乔的所在位置,邹绍棠立刻驱车前往。

  刚刚惟乔传了讯息给他,告知今天会比较晚开店,因为听说一处废弃工厂有人在里面杀狗,她和亚琪一起去察看,怕他找不到她,先知会一声。

  为什么在做这种事之前,不先跟他商量呢?如果真的有杀狗的事发生,代表对方生性残戾,而且可能有杀伤力不小的利器……

  邹绍棠发现自己的胸口因为过度紧张,而感到闷窒不舒服,他不自觉加快车速。

  现在,他只能祈求老天爷,让那个小女人平安无事。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