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米乐 > 竹马的私房菜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三


  “我不想想这么多,有句话不是说的吗,不在乎天长地久,只在乎曾经拥有,我觉得,曾经拥有过就够了。”沈惟乔甜笑着回道。可以和邹大哥在一起,是她以前连作梦都不敢想的事呢。

  丁亚琪看着好友的笑容,知道不用再劝了,惟乔这么死心眼,她就算把嘴说烂“也没用,唉,算了,到时候若惟乔真的伤心难过,她再好好安慰她吧。

  “我想你和邹大帅的事,我就不再过问了,不过,若有什么事,你一定要告诉我,知道吗?”丁亚琪心里其实也希望好友和邹大帅能有好结果,毕竟这又不是什么父债子还的事,沈杰大哥做的事,和惟乔并没有任何关系。

  “亚琪,谢谢你。”沈惟乔感动得微红了眼眶。

  “人生说长不长,几十年而已,过得快乐最重要了。”丁亚琪虽然才二十六岁,但有过几段不堪回首的恋情后,没长智慧也长经验了,深知过得快乐比什么都重要。“对了惟乔,上次有网友在脸书上跟我说,她住家附近的一间废弃工厂常常有狗叫声,像是有人在杀狗,不过假日那边都没人,所以我打算找个平常天请特休,去那里看看。”

  “听起来好像很危险,你要不要先跟李大哥他们说呢?”

  “不用那么劳师动众,我只是去看一下而已,说不定是网友搞错了,你不用担心,不会有事,如果真的有人在杀狗,我会马上报警的。”得先确认才知道该怎么处理。

  虽然她这么说,沈惟乔还是感到担心。“这样好了,我陪你一起去。”

  “你不用开店吗?”

  “店可以晚一点再营业,总之,我一定要跟你一起去。”

  “知道了,确定时间后我再跟你说。”

  “好。”

  星期日上午十点,沈惟乔坐在邹绍棠公寓的客厅里,滑着手机看资料。

  昨天晚上她又跟着他回到他的公寓,吃完早餐,他因为还有工作,便到书房处理。

  当邹绍棠走出书房,看见她坐在沙发上看手机,今天的她,没有绑马尾,及肩的长发自然垂放,感觉多了份小女人的甜美,不过她不知道在看什么,这么专注,连他走到客厅都没有发现。

  沈惟乔的确看得入神,直到身旁坐了人,她才抬头。“邹大哥。”

  “你在看什么?!”邹绍棠好奇的问。

  “我是在看退休主厨的家庭菜,脸书的主人是大饭店退休的主厨,他写了多达几十道菜肴的料理方法,还有,他居然可以在家里做满汉全席,真是太厉害了。”

  她的表情满是佩服,看着满汉全席的照片,想起外婆以前有时心血来潮,也会像这位退休主厨一样,做出一整桌流水席菜肴,每道菜都非常好吃。

  他宠溺的摸着她细软的发丝。“惟乔,一整天都待在屋子里,我又要工作,你一个人会不会觉得太无聊?要不要出去走走?”

  “我一点也不无聊,因为我喜欢陪着你……我的意思是,我本来就比较喜欢待在家,所以你不用在意我,专心工作就行了。”沈惟乔甜笑着。比起去做其他事,她是真的比较喜欢陪在邹大哥身边。

  她的话,让他感到很窝心,她纯真甜美的笑靥,则是让他觉得很美。他想起以前和瑶君在一起,她不喜欢他太忙于工作,也抱怨约会时他还要处理公事,有时他们会好一段时间没有见面,不过他一直以为这没什么,因为有时她有事要忙,他也没有去打扰她。

  看来,他和瑶君之间的相处,其实早就出现了问题,是他傻儍的以为两个人在一起,真心喜欢对方就行了,却不知道爱情不是只有喜欢就够了。

  也许,他没有自己所想的那么了解瑶君,才会一直以为她能够体谅他,却从来没有真正关心过她是怎么想的,或许就是因为这样,她才会选择回到前男友身边。

  上个星期,他给了李大勇五百万,买回所有照片和资料,并让李大勇写下切结书。因为据他派人调查,那个家伙真的做生意失败,又被朋友骗了钱,还和前妻离婚,一个人抚养就读国中和高中的两个孩子。

  罢了,他就当捐款做善事,让他别误入歧途,去做什么犯法的事,可以好好照顾他的孩子,他还记得当李大勇从他手里接过支票时,哭个不停,拼命道谢,说他是个大善人。

  其实,他不是什么大善人,他只是想起哲彦说的话,事情爆发后,要感到丢脸的是罗家的双亲,但这是他最不想看到的,失去女儿,他们已经够伤心了,怎么能再次挖出丑闻,让他们又再伤心难过一次呢,基于这样的理由,他才决定让一切就如同那些被销毁的照片和资料,从此烟消云散。

  不是大善人,却像做了善事,他觉得自己会决定这么做,那是因为有惟乔在他身边,让他很快度过了那可悲的情绪,甚至觉得心情还挺不错的。

  虽然他还没有决定两人之间要成为什么样的关系,但可以确定的是,他愈来愈喜欢她的陪伴,喜欢和她在一起的感觉。

  他亲了亲她,觉得身边的小女人愈来愈可爱,也愈来愈甜了。

  “邹大哥,我想我该去准备做午餐了,对了,我虽然做不出一桌的满汉全席,但可以做出几道来。”沈惟乔说着。其实对两人的亲密举动,她还不是那么习惯,像这样在大白天的时候玩亲亲,就让她感到很害羞。

  邹绍棠当然看得出来她在害羞,这张小脸,每次他一亲就红了,真的很单纯又可爱,让他爱不释手。

  他没有让她起身,反而将她压往沙发上。

  两人激情交缠,直到过了中午才结束,沈惟乔身上的力气全被抽光了,连想走去浴室冲个澡都动不了,最后还是他将她抱进浴室,替她洗的澡。

  至于午餐,哪还有满汉全席可以吃,就算只有一道也没有,只能打电话叫外送披萨,不过就算如此,两人依旧开心,也愈觉得融洽甜蜜。

  §第六章

  这天上午,邹绍棠来到戴家豪宅,亲自拜访以前的商场大老,人称戴老的戴政辉。

  戴老虽然已经高龄八十五岁,但耳聪目明,身体健勇,听说他老人家每天都健走十公里,体能之好,很多年轻人都比不上。

  今天,邹绍棠是为了老人家在内湖所拥有的一块将近十公顷的土地而来。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