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米乐 > 竹马的私房菜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


  “那个时候,罗瑶君要我先别跟你说,她不想影响你的工作,她说等你回台湾之后,她会好好跟你说清楚,她决定跟沈杰复合,我当时真的不晓得该怎么开口告诉你,也觉得感情的事由你们自己去处理比较好,没想到没多久就得知罗摇君发生车祸的消息。”孙哲彦是真的一度想打电话跟好友说这事的,但真的怕他受到了打击。

  邹绍棠用不是很清楚的脑袋回想,当年瑶君曾打过电话给他,说等他回台湾,她有事想跟他说,当时他虽然觉得她的语气有点沉重,却没有多想,如今看来,她要说的就是这件事。

  “罗瑶君死后,我觉得再多说什么也没有用,只是让你更难过,后来你决定离开台湾两年,我曾经好几次想告诉你,但又怕你受到刺激,最后,还是没有说出口。”孙哲彦一脸抱歉的瞅着他。“兄弟,原谅我吧。”

  “说什么原谅,你又没有做错事,只不过当年你一知道这件事,就应该马上告诉我的。”邹绍棠并没有责备好友的意思,毕竟和他并没有关系。

  其实现在才知道,和两年前就知道,伤害都是存在的,事实也无法改变,但至少早一点知道,他不会像现在这般可笑,从头到尾,他自以为的情伤,根本就不存在。

  “兄弟,真的很对不起。”孙哲彦再次向好友道歉,也许,当年他应该说出实情的。“对了,伯父、伯母他们又是怎么知道的?”

  想起昨天晚上,客厅里的那几个人个个表情怪异,看来应该是连绍翔跟卓毅都知道,邹绍棠将杯中的酒饮尽,说出李大勇找他买回资料和照片的事。

  孙哲彦没想到当年邹母曾派征信业者去调查罗瑶君的事,只是当他知道好友被勒索的事后,非常生气。

  “那个征信业者太过分了,一只牛到底想要扒几层皮?绍棠,我建议你直接报警,不能让对方予取予求。”

  “我得好好想想。”邹绍棠向来不会冲动行事。

  “绍棠,根本就不用想了,对方想公布实情,就随他去,劈腿偷情的人又不是你,是罗瑶君,会受到舆论指责的是罗家人,该感到丢脸的是罗瑶君的父母,和你没有关系,所以,别把钱给那种混蛋!”孙哲彦不赞同好友去买回那些照片和资料。

  尽管罗伯父他们可能也对他隐瞒了真相,但是,他们两老并没有做错什么事,真相一旦被报导出来,舆论有可能会成为一把锋利的利刃,况且哲彦也说,怕再次刺激他,才无法对他说出真相,想必他的父母亲也是如此,他能怪谁?谁都没有错,不是吗?

  现在想来,错的人似乎是他自己,是他太过自以为是,又太过自信了,以为摇君对他的感情,就像他对她一样,却不知道她已经决定跟他分手了,而他却傻到因此受了情伤,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究竟是太笨太蠢,还是太可悲太可怜?

  也许都是,想想,未免太凄惨了。

  邹绍棠一直待到晚上七点多才离开酒吧,孙哲彦跟着他一起来到门口,就怕好友酒后开车,马上替他招来计程车,本想着要陪他回去,可是绍棠不但能再和他聊上几句话,而且坚持不让他送,说他想一个人静一静,孙哲彦也只能接受。

  邹绍棠向哲彦说了声再见,便坐上计程车扬车而去。

  喝酒的时候,他不觉得有什么醉意,现在却觉得头很晕,他不适的闭上眼睛,直到听到司机的叫唤——

  “先生,醒醒,已经到了。”

  这么快?邹绍棠张开微醉的眼,才发现计程车不是停在他住的公寓大厦,而是双鱼座咖啡店前面,难道他刚刚跟司机说要来这里吗?

  不过算了,于是他付了车资,下了计程车,来到了咖啡店门口,今天怎么没有营业?然后他才想起,今天是公休日。

  邹绍棠觉得头好晕,站不稳,只好坐到一旁的石阶上。

  惟乔曾说过,不管他多晚来,她都会煮咖啡给他喝,那么现在呢?她愿意煮咖啡给一个可怜又可悲的醉鬼喝吗?

  为什么会想来这里呢?他大概是很想见见单纯的小野菊。

  瑶君欺骗了他,罗家人也是,甚至连他的父母亲,还有好友,全都欺瞒他真相,让他的心真的好痛,不过,就算全世界的人都欺骗他,但他相信单纯又善良的惟乔不会这么对他。

  思绪太过混乱,加上酒精催化,他再也无法保持理智,他背贴靠着玻璃门,再度闭上眼睛。

  §第五章

  当沈惟乔买完东西回到咖啡店,看到邹绍棠就坐在门口,像是睡着似的闭着眼睛,她很惊讶。“邹大哥?”

  听到熟悉的娇软嗓音,邹绍棠缓缓睁开眼睛,模糊之间看见惟乔站在他面前,他带着酒气苦笑了下。“看来我是真的醉了,你居然不在咖啡店里,而是站在我面前。”

  她困惑的走上前,马上就闻到从他身上传来的浓浓酒味。“邹大哥,发生什么事了,你怎么喝这么多酒?”

  “今天……发生了一件让我感到伤心又可悲的事,所以……喝酒了。”

  看到他如此难过失意的表情,又听到他这么说,沈惟乔心惊不已,难道他已经知道了什么吗?不过不管怎样,她都不能让他一直坐在门口。

  她先打开玻璃门锁,说道:“邹大哥,你起来,我扶你进去里面休息。”她使劲扶起他,推开门进入店里。

  好不容易扶着他坐到椅子上,她不过才去锁个门,一踅回来,就见他全身软趴趴的,坐也坐不好,身体一直往一边滑,她只好赶忙站到他身边,用身体撑住他。

  沈惟乔不舍的轻抚着他的发丝,他一定知道了什么事,要不然不会这么难过,不过他应该还不知道她就是沈杰的妹妹,否则不可能会来找她,只不过他知道也只是迟早的事,等到那一天到来,她就无法再这样陪着他了。

  如今的她,只能走一步是一步,毕竟之后会怎么样她也无法预测,于是她深吸一口气,柔声道:“邹大哥,我扶你到楼上去睡吧。”

  幸好邹绍棠虽然喝醉了,却不至于醉得不省人事,至少还有办法走,她吃力的扶着他,两人一个阶梯、一个阶梯的慢慢走上楼,虽说如此,但当她将他扶着躺上床时,还是冒了一头汗。

  她喘了口气,这才道:“邹大哥,你先休息一下,我去帮你倒茶。”说完,她马上下楼去。

  当沈惟乔端着茶回到房间,发现他闭着眼没有动静,猜想他应该是睡着了,她将茶杯放到旁边的桌上,轻手轻脚的走到床边,替他盖好被子,怎料他闭着眼睛突然开口——

  “惟乔,我今天才知道,原来我女朋友当年在发生车祸前,已经背叛了我跟她的爱情,和她的前男友又在一起了,不只如此,其实是那个男人酒后开车,才会发生那场车祸意外。”

  闻言,她震惊不已,身体微微颤抖着。

  就如他说的,那晚,她哥哥和瑶君姐从酒吧要回家时,发生了车祸。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