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米乐 > 竹马的私房菜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三


  邹绍棠看着宣传单。“看起来是很有意义的活动。”他很少参与这种活动,不过倒是常看见咖啡店的看板上张贴着许多流浪狗的认养资讯。

  “这次是要义卖电子公司捐赠给协会的3C商品,也会藉此宣导以认养代替购买还有禁止弃养,不然狗狗会哭哭的。”

  “狗会哭吗?”他不解的问。

  “有的狗儿知道自己被主人遗弃了,真的会哭,不知道被弃养的狗儿,则是每天眼巴巴等着主人出现把它们带回家,如果可以,我真的很希望能帮它们都找到新主人和新家。对了,邹大哥,如果星期六上午你有空,要不要来参加活动呢?”

  “星期六上午?”邹绍棠想起昨晚和哲彦谈完投资的生意经之后,哲彦约了他星期六上午打网球,他因为许久没有好好运动,当场就答应了,感觉近来他的生活,像是回到了刚从美国回来的那几年。

  “如果你没有空也没有关系。”

  “不,星期六我应该有时间可以过去,跟你一样当志工卖东西吗?”

  “本来只是想请你来买东西,帮忙响应一下活动,但你若是愿意当志工,那更欢迎,我会先登记起来,那天到活动会场再跟李大哥说一声就行了。”李振民大哥是协会的负责人。

  之后沈惟乔让他好好吃东西,而她回吧台忙去。

  至于邹绍棠仍陷在极度的困惑中,他一向很少参加和赚钱没有关系的活动,以前和瑶君交往时,他也甚少参加她和朋友间的聚会或派对,他的时间和行程几乎都是以工作为优先考量,但刚刚他却点头答应了,为什么?

  他看着在吧台内忙碌的她,方才她说希望帮所有流浪狗找到新家时,不知为何,在那一刻,他觉得她的语气听来好像也很想有个属于自己的家,尽管脸上带着浅浅笑意,却意外露出了淡淡的孤寂……

  反正他也很少参加这么有意义的活动,感觉过去他的人生,几乎都是在工作中度过,生活乏善可陈,网球下次打,就去帮助流浪狗吧!不过哲彦要是知道了,应该会很惊讶吧!算了,那家伙要取笑他,就让他笑吧。

  星期六上午八点,当邹绍棠开车载着沈惟乔来到义卖活动会场时,梁康文正好也开车送丁亚琪过来。

  梁康文是电脑硬体研发工程师,个儿挺高的,约莫一百八十公分,戴着一副粗框眼镜,短发微乱,穿着打扮也不是很讲究,旧衬衫加牛仔裤,不能说很随便,但相当随兴,正如同丁亚琪的形容,一看就是个阿宅。

  虽然平日梁康文也会参加协会举办的活动,不过他今天还要去公司,所以只是专程开车送亚琪过来,中午会再来接她回去,因为最近萧宇杰依旧不断纠缠亚琪,他不放心。

  邹绍棠这位临时志工一现身,马上引起不小骚动,他高富帅的形象,不只协会里的几名女志工,不管已婚或未婚,个个都兴奋不已,就连经过的路人也不时回头多看大帅哥几眼,本人就跟人形立牌没两样,根本就不需要喊破喉咙叫卖,路人就会自动掏腰包来购买,销售成绩吓吓叫。

  协会的负责人李振民,四十多岁,是个高中老师,妻子管理协会财务,一知道邹绍棠是远邑集团的总裁,除了热情招呼外,还给了他协会的捐款帐号,先替拘狗们向他道谢。

  沈惟乔觉得李振民的做法让她很尴尬,也对邹大哥感到很不好意思,邹大哥明明是来参加义卖活动的,结果却像被强迫捐款似的,幸好邹大哥不在意,还说他本来就打算要捐款,星期一就会让秘书帮忙处理。

  十一点左右,好不容易有个休息的空档,八卦魂附身的丁亚琪,便趁着和惟乔回傩子拿矿泉水的空档,询问邹大帅怎么也跟着来了。

  “邹大哥问我为何星期六要店休,我就说来参加义卖活动,然后我邀请他来参加,他就来了。”沈惟乔两手各拿了一罐矿泉水,其中一瓶是帮邹大哥拿的。

  丁亚琪看着在不远处招呼客人的邹绍棠,赞赏的道:“他真的没有大老板的架子耶。”远邑建设是台湾最知名的大建设公司,但郑大帅并没有给人高高在上的感觉,他就跟其他志工一样,低头弯腰卖着一样不到两百元的商品,而且态度很好。

  “邹大哥本来就是很好的人。”她小时候就知道了。

  丁亚琪看着好友,用手肘顶了她一下。“惟乔,你跟邹大帅这样下去,真的好吗?”

  “什么?”

  “我的意思是,你跟邹大帅往来这么密切,如果哪天他知道你是沈杰的妹妹,或是其他更多的事,到时候你该怎么办?”真相往往伤人,丁亚琪很怕好友最后会受伤。

  邹绍棠是咖啡店的常客,后来她也跟着惟乔喊他邹大哥,不过私下她都戏称他是邹大帅,因为他真的很帅嘛,然后她发现惟乔不只有第一次见到邹大帅时会发呆,这种事后来也很常发生,甚至决定套餐时,都会喃喃自语说着不知道挪大哥喜不喜欢这道料理,她觉得很怪,惟乔又不是花痴,一追问,才知原来邹大帅就是惟乔从小就很喜欢的那个人。

  要命,这是什么样的缘分!原本邹大帅和罗瑶君及沈杰大哥三个人的爱情纠葛,就已经可以演一出很精彩的类戏剧了,现在又加上惟乔,变得更复杂了,尽管另外两位主角已经过世,但惟乔和从小就爱慕的邹大帅,他们能毫无疙瘩的在一起吗?

  如果邹大帅知道当年事情的真相,应该会很生气,到时候惟乔该怎么办?她觉得惟乔应该要和邹大帅保距离才对,甚至要想办法把感情收回来,只不过她这个外人说得容易,要是感情收得回来,在没有相见的这十几年里,惟乔早就会忘了他,不会到今天还喜欢着他,不过不管怎么说,她应该要努力别再继续对他付出感情。

  沈惟乔明白好友是在为她担心,这个问题,其实她也想过无数次了,但后来她决定不再多想,努力珍惜当下,因此她笑了笑,回道:“我不想多想以后的事,只要邹大哥喜欢我做的料理,我就做给他吃,你不觉得这阵子邹大哥的气色好了很多吗?”

  “他气色变好又变帅,又有什么用,你又吃不到,不对,应该是说你又不能吃。”丁亚琪调笑道。

  好友的话,让沈惟乔微红了脸。“我跟邹大哥只是朋友。”

  “只是朋友,需要脸红吗?”

  “亚琪,你干么取笑我?不过,我真的脸红了吗?”这样她会不敢面对邹大哥。

  “是真的脸红了。”丁亚琪说着,然后她看到惟乔一手各拿着一瓶矿泉水,冷敷着自己的双颊,她忍不住笑了。

  “你居然还笑得出来,都是你害的。”

  邹绍棠远远看到惟乔双手拿着水,贴靠着双颊,像是在散热,模样很可爱,他也忍不住微微一笑,突地,他的手机铃声响起,他看了下来电显示,连忙走到比较安静的地方接听,“妈,你找我?”

  “绍棠,刚刚绍翔上飞机前打了电话,说他傍晚就会到家,你今晚也回家一起吃饭吧。”

  “好,我知道了。”弟弟之前就有跟他说过今天会回台湾。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