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米乐 > 竹马的私房菜 > 上一页    下一页


  罗瑶莉看着桌上的粥,气愤的走过去,将小碗里的粥倒回保温罐里,不屑地将保温罐塞还给沈惟乔,怒道:“拿着你的东西,马上离开!”

  “瑶莉,你别这样,我不是跟你说过了,瑶君的事和惟乔没有关系吗?”罗母皱着眉头好声劝道。

  当年瑶君死后,瑶莉又忙着工作,他们两老因为很伤心,根本就吃不下饭,那时惟乔几乎每天白天都会做来很多爽口的菜给他们夫妻吃,而且时间长达好几个月,想到她一个人要开店,又要做菜给他们吃,应该很辛苦,她和丈夫才决定振作起来,况且他们也相信瑶君在天上,一定也不希望他们一直为她伤心。

  “妈,怎么会没有关系?!那个时候邹大哥已经向姐姐求婚了,如果不是沈杰……”罗瑶莉怒指着沈惟乔,锐利的瞪着她。“如果不是你哥哥的话,姐姐早就嫁进豪门当贵妇了,又怎么会发生车祸死了呢!你哥哥是凶手,而你则是凶手的妹妹!”

  沈惟乔脸色泛白,紧抱着保温罐的双手微微颤抖着。“对不起……”

  “沈惟乔,两年前我就跟你说过了,不管你道歉一千次、一万次都没有用,我姐姐都不会活过来了,所以,你马上离开!”

  这个女儿从小就很好胜,什么都要跟姐姐比、什么都要赢姐姐,长大后无论他们两老好说歹说,还是无法改变她的想法,自从瑶君发生意外后,她变得更为偏激。

  罗父见状,一脸抱歉的看向沈惟乔。“惟乔,谢谢你来看我,你先回去吧。”

  “好,罗爸、罗妈,我先回去了,再见。”沈惟乔也不想让罗爸他们为难,尤其罗爸的身体还不舒服呢。

  “以后别再来了!”罗瑶莉紧跟在沈惟乔身后,待她一走出病房,罗瑶莉马上撂下话,并将门用力关上。

  沈惟乔站在病房门口,手里紧抱着保温罐,眼泛泪光,虽然被瑶莉姐骂了,可是她没有资格回嘴,更不可以哭。

  因为,她哥哥的确做错事了。

  她哥哥也是个模特儿,和瑶君姐是同一家经纪公司,两人交往了五年,可是她哥哥对感情并不专一,常常偷吃,但瑶君姐每一次都选择原谅,因为瑶君姐真的很爱哥哥,可是后来哥哥为了其他女人甩了瑶君姐,之后瑶君姐因此离开模特儿圈,自己开了间咖啡店,她有时会去咖啡店为瑶君姐加油打气。

  后来知道瑶君姐和邹大哥交往,她替瑶君姐感到开心,因为邹大哥是个很好的男人,一定会让瑶君姐幸福的,之后她便很少跟瑶君姐联络,也不再去咖啡店,毕竟她是前男友的妹妹,还是别常见面比较好。

  可是有一天,她突然听哥哥说可能会跟瑶君姐复合,她很惊讶,瑶君姐不是跟邹大哥在交往吗?

  “我朋友告诉我,罗瑶君那个女人被我甩了之后,和建设公司的小开交往,而且对方已经向她求婚了,被我甩掉的女人,居然要嫁进豪门当少奶奶,要我的脸往哪里搁?!

  一定会被大家嘲笑的,那我还要不要在模特儿界混啊!所以,我决定把她追回来。”

  “哥,既然你已经不爱瑶君姐了,又何必这样呢,就好好祝福她吧。”

  “那个女人以前很爱我,我只要稍微下点功夫,她一定会乖乖回到我身边。”

  “哥,我拜托你,千万不要破坏瑶君姐的幸福。”

  “好了,你真的很啰唆耶!”

  “哥,算我求你,别再伤害瑶君姐了。”

  “你真烦,别管我的事!”

  哥哥平常很少回家,都是住在朋友那儿,就她所知,哥哥有许多要好的女性朋友,关系复杂,之后她也没在听哥哥提起这件事,她还以为他想通了,怎料有一天哥哥突然跟她说他已经跟瑶君姐复合了,现在跟瑶君姐住在一起,又过了没有多久,某天夜里,她接到警察打来的电话,说她哥哥发生严重车祸,车上还有一名女性乘客……

  瑶君姐对她向来很照顾疼爱,逢年过节,都带着她一起回罗家吃饭,罗爸和罗妈也对她很好,那些年她和罗家人的关系很亲密,他们就像她的家人,因此看到罗爸和罗妈因为瑶君姐的过世而伤心时,她是真心很想为他们做点什么。

  她知道不管自己做什么,都无法挽回,但她也不能什么都不做,至少要好好弥补哥哥所犯下的错,让因为哥哥而受到伤害的人,可以减少心里的伤痛,不只罗爸一家人,也包括邹大哥。

  她在想,如果哪天邹大哥知道她是沈杰的妹妹,是她哥哥害死了瑶君姐,害得他痛苦不已,会不会也跟瑶莉姐一样,生气的痛骂她是杀人凶手的妹妹,再也不想见到她了呢?

  一想到这儿,沈惟乔不只感到害怕,一颗心也揪紧着,肯定是会那样的,但就算将来会被讨厌,她还是想为邹大哥做点事,不只是为了替哥哥赎罪,邹大哥也是她最喜欢的人,她希望他能过得快乐,不要再伤心了。

  她吸了吸鼻子,强忍住泪水,准备离开时,一抬眼,就见邹绍棠从电梯走出来,然后走向护理站,她吓了一跳,下意识地连忙转过身,双手紧抱着保温罐,身子微微颤抖。

  邹大哥怎么会来医院,他是来看罗爸的吗?如果他问起她为何会认识罗爸,她该怎么回答?当年事情的真相会不会就此爆发?不行,现在,她还不想让他知道她是沈杰的妹妹。

  沈惟乔害怕的不敢往后看,连忙快步往前走向安全门,同时祈祷着他不会认出她来。

  进入安全门里,她将后背贴靠着墙面,急促的喘着气,心脏跳得好快,等待了好一会儿,门外都没有什么动静,她这才放松下来,腿软的跌坐在楼梯上。

  她知道自己没有资格待在邹大哥身边,但她没有其他的目的,只是想要他的心里好过一点,特别是最近,他常到咖啡店用餐,气色明显比最初见时要好多了,看起来也精神奕奕的。

  她不敢奢求邹大哥可以原谅她哥哥,但若是吃了她的料理,可以让他心情变好,那么,她就会继续做美味的料理给他吃,因为她能为他做的事,也就只有这么多了。

  所以,就再多给她一点时间,等邹大哥恢复到以前的样子,让人不再需要为他感到担心,到时候,她会主动离开。

  沈惟乔深呼吸了一口气,觉得不再那么紧张之后,这才站起身,走楼梯到一楼,离开医院。

  病房里,邹绍棠手中提着保健饮品,向罗家两老道:“伯父、伯母,对不起,最近我的工作比较忙,没能常向两位问候,也不知道伯父您住院了,是瑶莉打电话给我我才知道的,真的很抱歉,伯父,您的身体还好吗?!”

  三个多月前他刚从美国回来台湾时,曾到罗家探望过伯父、伯母,他和瑶君在一起时,两位长辈对他相当照顾,瑶君发生意外后,他们也很担心他会承受不了,所以于情于理,他都要让他们知道不必担心他,但之后忙于工作,一时没时间联络。

  昨天下午,罗瑶莉打电话给他,告知他罗伯父住院的事,但昨晚他已经有约了,而且晚上探病,他担心会打扰老人家休息,便表示今天上班前会先来医院探望。

  “我没事,只是一点小感冒而已,绍棠,谢谢你来看我。”罗父看着一表人才的绍棠,人家说女婿就是半子,他本来很高兴有个这么出色的儿子,没想到最后却是一场空,唉,只能说造化弄人。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