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米乐 > 竹马的私房菜 > 上一页    下一页


  “我叫邹绍棠,这间咖啡店的前老板是我的女朋友,不过她在两年前发生车祸过世了。”提起罗瑶君,他的语气依旧有着感伤。

  “邹先生,你一定非常想念她吧。”沈惟乔没想到邹大哥会突然提起瑶君姐的事,看来他真的很想念她。

  “当时我已经向她求婚了,如果没有那场车祸的话,也许,我们现在已经是夫妻了。”虽然还没有听到罗瑶君的答覆,但邹绍棠认定他们会结婚。

  闻言,她也感到心头一紧,是啊,如果没有那场车祸,瑶君姐不会死,罗爸爸和罗妈妈不会那么难过,邹大哥也不会这么痛苦,而那场车祸的驾驶其实是……沈惟乔心一痛,忍不住落下泪来,替某人向他道歉。

  “对不起。”

  “你怎么突然哭了?”她的反应让他有些错愕,连忙抽了一张面纸递给她。“还有,为什么你要向我说对不起?”

  她噙着泪瞅着他,其实她没有资格站在他面前,却又没有勇气说出实情,这让她更难过了,但她也只能继续欺瞒下去。“邹先生,对不起,因为是我的缘故,害你想起了女友过世的伤心事,所以,我向你道歉。”

  “你真傻,这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好了,别哭了,嗯?”邹绍棠没想到他这个当事人居然还得反过来安慰她,不过在安慰她的同时,他觉得自己的心已经不像在公司那般闷痛不舒服了,而且奇怪的是,虽然两人这才第二次见面,但他就是知道她是真心为他感到难过。

  沈惟乔听话的擦干眼泪,不让邹大哥为她担心,因为他心里已经很苦了。

  “邹先生,我就住在楼上,以后不管你多晚,就算店内的灯已经关了,你还是可以打电话给我,我会马上下楼来为你煮咖啡的。”

  “你是因为同情我吗?”他自嘲的微微勾起嘴角。

  “不是,我只是不想让来到店里的客人,喝不到咖啡就回去了,所以,不管你多晚过来,我都会煮咖啡给你喝。”她表情认真的保证道。

  邹绍棠当然也看得出来她不是在开玩笑,也认真的回道:“沈店长,谢谢你。”

  不管她这么做的原因是什么,他都能感受到她的真诚,她尽管傻傻的,却单纯可爱,和这样的她说话,没有什么压力,也不需要刻意防备什么,他已经许久没有这般轻松自在的和人交谈了,大概就是因为这样,他才会脱口提起瑶君的事,况且今天也多亏了她,他才能享受到这么美味的晚餐。

  喝完咖啡后,邹绍棠起身结帐,他得回去了,这样她才能关店休息。

  沈惟乔在他离开后,锁好门,收起桌上的盘子和杯子去小厨房洗净。

  她希望邹大哥可以常来,她会做更多营养又好吃的料理给他吃,不过除了红酒炖牛肉,他还喜欢吃什么呢?小的时候她不该只问他最喜欢吃的东西是什么,应该要问最喜欢吃的十样东西,不对,应该是一百样东西是什么。

  看来现在她得靠自己好好想想办法,尽可能挖掘出他的喜好了。

  星期三晚上,邹绍棠八点多离开公司后,来到位在东区高级地段的“King”酒吧,和好友孙哲彦聚聚。

  在这间酒吧,他和哲彦及另外一个好友李承峰,都有个人的专属包厢,因为他们是这间酒吧的投资者。

  当年他们从美国回来台湾,他工作繁忙,偶尔会到酒吧喝点酒,放松一下心情,但常去的酒吧在周末几乎都没有位置;至于哲彦,经常被拍到在酒吧里搂妹喝酒的照片,他觉得是酒吧欠缺管理;承峰则是觉得台湾没有一间酒吧让他感到满意的,所以他们三人最后决定八口资开一间。

  他们平日都有自己的工作,因此哲彦建议请他的表弟、绰号“大尾”的戴伟当经理,大尾天天混酒吧,算是很了解这个行业。

  他们本来只希望酒吧收支打平就行了,毕竟只是要让他们自己有个地方可以喝酒放松罢了,没想到戴伟竟是个经营酒吧的奇才,小小的一间酒吧,居然可以年营收好几千万,之后陆续开了两间分店,幕后投资者依然是他们三个人,至于努力经营的戴伟也分得了股权,成为老板之一。

  坐在包厢里,孙哲彦一见到邹绍棠到来,故作震惊的说:“现在,我终于可以体会‘千呼万唤始出来’这句话的意思了。”每次找绍棠聚会,他都有工作要忙,根本抽不开身。

  “那么我要去拿把琵琶来抱着吗?”邹绍棠调笑道。

  这次,孙哲彦是真的感到震惊。“你现在居然会开玩笑了?”

  “好了,别跟可莹一样爱闹。”真不愧是兄妹,一样爱闹着玩。

  见绍棠坐下,孙哲彦替他倒了一杯酒。“可莹上次见过你之后,回来跟我说你变得很瘦,气色也很不好,害我还很担心,但现在看你的样子,比刚回来台湾时要好多了。”

  绍棠刚回来台湾时,他曾请他喝酒,当时他气色虽没有真的不好,但少了以往那股自信的气魄倒是真的。

  戴伟曾说过承峰像只狼,因为狼子野心全写在脸上,而绍棠则像头狮子,有着天生领导者的自信威势,至于他则是变色龙,很懂得察言观色,身上有着多变的色彩,看似随波逐流,但其实深藏不露,相中的猎物,从没有失手过,女人也一样,一出手就立刻滚上床。

  他当时狠狠巴了表弟的头,为什么他的好友是狼和狮子,他却是变色龙而且还是只很淫荡的变色龙,真让人不爽,如果他是变色龙,那么身为爬虫类一族,戴伟不就是蜥蜴了,不,是壁虎。

  不过对于女人,真的不能太过认真,喜欢就一起玩玩,开心就好,不然像绍棠和承峰这样,受了情伤,都不知道该怎么治疗。

  最先说要结婚的人是绍棠,结果,罗瑶君发生意外死了,绍棠也离开台湾两年。一年后换承峰中招,本来已经要结婚了,未婚妻却在婚礼前一个星期当了落跑新娘,承峰后来也去内地管理家族事业,偶尔才会回来台湾。

  “不过绍棠,你是不是有什么好事发生?刚刚看你走进来时,脸上好像有着笑意。”孙哲彦又问,虽然不明显,但好友看起来像是在笑。

  邹绍棠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笑了,但心情不错倒是真的,因为这一个多月来,他天天都吃到美味料理,且刚刚在进入包厢前,他还收到惟乔传来的LINE的讯息——

  “邹大哥,幸好你今天和朋友有约不能来,因为套餐卖光了。”

  后面还加上一个可爱的开心图案,让他看了也情不自禁会心一笑。

  “不过如果你来了,我也不会让你饿肚子,我会做蛋包饭给你吃。”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