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米乐 > 竹马的私房菜 > 上一页    下一页


  他看起来痩了一点,神情落寞了点,但大致来说还算可以,让她着实松了口气,毕竟两年来,她一直为他担心。

  一听,丁亚琪简直无法相信。“邹绍棠一看就是个优质的好男人,风度翩翩,气质又好,长相迷人,罗瑶君居然傻到放弃他?!”发现自己似乎说过头了,毕竟死者为大,于是她马上又补充道:“算了,我只是个路人甲,没有资格做评论。”

  对邹绍棠或罗瑶君来说,她真的只是个路人甲,因为他们并不认识她,可是透过惟乔,她对他们两个人,不对,还要加上惟乔的哥哥,她对他们的事情知道得一清二楚,所以,她才会觉得罗瑶君是个笨女人。

  丁亚琪和沈惟乔是大学同学,感情很要好,虽然觉得不该多说什么,但她还是管不住自己的嘴。

  “有人傻到放弃那么出色的好男人,而我,却总是眼睛去糊到蛤仔肉,遇到的都是一些差劲的男人!”

  “萧宇杰又来纠缠你了吗?”萧宇杰和亚琪交往半年,不过在一个月前分手了,但他似乎还常常打电话骚扰亚琪。

  “没错,那家伙一直打电话给我,说什么他提分手只是说说而已,他不要分手,我真的快被他烦死了!”丁亚琪为自己老是遇人不淑,重重的叹了口气。

  萧宇杰原本是她公司的前辈,虽然认识许久,但两人半年前才来电,进而交往,只是交往没有多久,男友便说要跟朋友合伙开小火锅店,然后就离职了,男友当时也要她一起离职,到小火锅店当主任,但被她拒绝了。

  随便顶下一间店就说要当老板,事先也没有做过任何规划,她觉得他的想法太过天真了,怎料他不觉得她是为他好,反而气她只会说风凉话,两人常常为了这件事吵架,那时她就有分手的念头了。

  小火锅店开幕不到两个月,资金就出现问题,他找她投资,她当然直接拒绝,请他向银行去借钱,他不满她见死不救,因而提出分手,她答应了,也决定从此不再联络。

  谁知道那个男人出尔反尔,一直说他不要分手,昨天打电话给她,居然还要她付他分手费,否则他绝对不会跟她分手,那家伙真是想钱想疯了。两人交往的时候,他根本就没有送过她什么贵重的礼物,相反的,她还花了不少钱,买了支最新款的哀凤送给他,她才是赔很大的一方。

  “欸,什么时候我才能遇上像邹绍棠那种看起来品味很好的贵公子呢?”

  “我觉得你身边那位梁同学很不错,他一直都很挺你,不是吗?”

  “你说梁康文?拜托,饶了我吧!他是个宅男,我不喜欢‘弱肌’的男人,他完全不是我的菜。”

  梁康文是她的高中同学,高中时并没有特别的交情,只是两人后来刚好都到台北念同一所大学,正所谓人不亲土亲,因此两人渐渐熟稔后成为好友,有时连假,她都是坐他的顺风车一起回台南老家。

  丁亚琪突然像想到什么似的,马上问道:“惟乔,你怎么会突然提起梁康文那家伙,难不成你喜欢他?真的是那样的话,我可以当你们的红娘喔!”

  “亚琪,你别乱点鸳鸯谱了,我只是觉得他对你很好也很照顾你,是个不错的男人。”因为亚琪的关系,她和梁康文也是朋友,她才想当好友和梁康文的红娘呢,只是亚琪似乎只把对方当死党而已。

  丁亚琪从好友极为淡定的表情,就可以看得出来她真的只把梁康文当朋友。

  “惟乔,老实说,我真的很好奇你到底喜欢什么样的男人,大学的时候,我们女生总是讨论着男生或男朋友的事,但你看起来好像无欲无求,而且不管是谁追你,都被你拒绝了,难道你一点都不想谈恋爱吗?”

  “我当然很想谈恋爱啊!”沈惟乔笑道。“既然如此,为什么你要拒绝所有的追求者呢?”

  “大概是因为我在小的时候,就已经有一个很喜欢的人了,除了那个人,我觉得自己好像不会再喜欢上其他人了。”尽管当时年纪小,但她真的很喜欢对方,就算长大了,喜欢对方的感觉不但没有消失,反而变得更加坚定了。

  丁亚琪难掩惊讶的张大嘴。“惟乔,这是我第一次听你说有喜欢的人,既然你那么喜欢那个人,为什么没有跟他在一起呢?难道你没有向他告白吗?”惟乔长得白净甜美,个性又很温柔,是很多男生都会很喜欢的类型。

  “没有,对他而言,我只是个恐龙妹,哪有资格向他告白。”她不免苦笑自嘲。

  “难道那个人觉得你很丑,叫你恐龙妹吗?真的太夸张了,如果你是恐龙妹的话,那我们长相这么普通的,不就是连妹都称不上,直接就被叫什么剑龙、翼手龙的,这些还好,算瘦的,要是胖一点的话,那就是暴龙了。”

  沈惟乔忍不住笑了。“亚琪,我没想到你知道那么多恐龙的种类。”

  “因为我老弟是个恐龙迷,从小就开始收藏恐龙玩具和公仔,像脖子很长的那种就叫做梁龙。”她老弟在台中念大学,明年就毕业了。

  此时有客人上门,两人暂停交谈。

  沈惟乔一边为客人煮咖啡,一边想着刚刚邹绍棠喝咖啡的样子,从他的表情,实在看不出来他是喜欢还是讨厌,不过她希望他会喜欢她煮的咖啡。

  邹大哥,好久没有这样称呼他了,其实两年多前,有次她来咖啡店找瑶君姐,离开前正好遇上邹大哥,不过当时他并没有认出她来,而且那个时候,他眼里只有瑶君姐。

  可是刚才,就算她与他面对面说话,他还是没有认出她来,虽然她现在的模样和小时候差挺多的,但她都特地拿了名片给他,怎料他看到她的名字还是没想起来,明明以前他就问过她叫什么名字的。

  不过那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事了,大概只有她还记得吧……

  曾经,为了能见到邹大哥,她跑去当某个自恋狂同学的女佣,任对方差遣,尽管如此,她还是很高兴,只是她每次见到邹大哥,都紧张得不得了,没想到长大后也一样。

  那年暑假,对她来说是很美好的回忆,后来开学后没多久,她父亲被公司调派去上海工作,再加上她母亲早逝,父亲便把她和哥哥送到新竹的外婆家,她就被迫转学了,从此没有再见过邹大哥,直到他和瑶君姐交往,她才再次见到他。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