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尔 > 主子,你真难伺候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四


  她没有说话,只是尽责的做好自己该做的事,那就是务必让每个宫女都喝到这碗鸡汤。

  “嗯……好困……”一个宫女打了个呵欠说。

  另一个宫女突然觉得眼皮快张不开来了。“我也是……”

  “我也一样,去躺一会儿好了,有事再叫我……”

  “我……”有的宫女连话都还没说,就趴在桌案上睡着了。

  燕忠和燕孝则是吆喝着十几个太监围坐在桌前,大啖点心,喝着鸡汤,说说笑笑,难得司以这么快活,再酝点小酒,更是人生一大乐事。

  “干杯!”

  “干杯!”

  要让整个避暑山庄里头的人都昏睡过去不是难事,只要半个时辰,就可以让这些人一睡到天亮,不过要先确保没有漏网之鱼……只要顾好每一个环节,就可以全身而退……

  “……阿九,你在想什么?”

  将脸颊贴在他的胸口上,皇太后欲火难耐的磨蹭着,在心里急得要命,期待他有所行动,她真的好想让个男人来好好疼爱自己……真的好想啊……

  燕九俯下脸看着眼前的老女人,然后冷冷的推开她,逸出诡谲的笑声。“太后娘娘真的想知道吗?”

  “你……”她不由得错愕。

  他眼神好冷、好狠,像是要置她于死地。“太后娘娘都是怎么对付敌人的?是先安个莫须有的罪名,将他打入牢里,接着对他早晚刑求,直到他受不住肉体的痛楚,开口向你求饶为止,满足你的虚荣心,是不是这样呢?”

  皇太后有些惧意的看着像变了个人似的他。“你、你在说什么?”

  “我在说什么?”燕九呵呵的笑了。“是太后娘娘害死了太多人,所以忘了自己做过什么?或者是你都用这种法子来铲除敌人的?”

  她脸色微变,向旁边移动了两步。“来人!”

  “太后娘娘有什么吩咐?”他似笑非笑的问。

  “来人!”嗓音拉高了几度。

  燕九唇角仍是笑着,可是那模样像是从翩翩美男子,一眨眼之间化成了索魂厉鬼。

  “不用再喊了,就算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的,刚才太后娘娘不是说了,不准任何人靠近这儿一步,那些宫女可不敢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早就跑得远远的,没人敢跟自己的脑袋过不去。”

  “仁公公!仁公公!”皇太后叫声中带着明显的恐惧。

  他轻笑一声,“你要找仁叔?他现在恐怕已经毒发身亡了……对于背叛者,我是不会手软的,现在轮到你了……”

  闻言,皇太后踉舱的退后两步,“你、你到底是谁?”

  “我是谁?”燕九偏着头,低笑了两声。“我只是个想向太后娘娘报仇的人,我等了四年多……好漫长的日子……久到我都以为自己快发疯了……”

  皇太后惊恐的看着他,“你不要过来……来人啊!”

  “我刚刚不是已经说过叫也没用了吗?”他愤吼一声。“你也知道害怕?当你害死那些无辜的人时,不是很得意吗?”

  她倒退一步,被裙摆绊倒,跌坐在地上。“你、你不要过来!”

  “你不是很需要我吗?”

  “啊……不要过来……”皇太后随手拿起身边的东西,往他丢去,不小心挥倒了立在角落的宫灯,火苗点燃了帐幔,才一会儿工夫便蔓延开来了。“来人啊!快来救救本宫……本宫有赏……”

  燕九不想再跟她啰唆下去了,一个箭步上前,将她从地上拖起来。“你以为真会有人来救你?他们巴不得你早点死……”

  “哇啊……”她用尽气力推开他,跌跌撞撞的往门口跑。

  他从后头揪住她散落的发髻,珍珠玉饰掉了一地,使劲的把皇太后拖了回来。“你想要逃去哪里?”

  皇太后大声尖叫,“啊……不……放开本宫……”

  “太后娘娘,当年你是怎么对付燕道平的?”燕九凑到她的耳畔,轻而危险的问道。“你到底是怎么折磨他到死的?”

  她用长长的指甲抓他的脸,“本宫没有……”

  “你是怎么折磨我爹的?快点告诉我!”他撕心裂肺的吼道。“我爹犯了什么罪,你要抄他的家,杀光他所有的亲人?太后娘娘,你告诉我……你的心这么毒辣,到底是用什么做的?”

  “本宫……本宫愿意补偿你……你要官位还是银子……只要放了本宫……咳咳……”皇太后被黑烟呛到。“你要什么都可以……”

  燕九扬高嘴角,绽出一抹恐怖的笑靥。“我只要你死!只要你亲自到地府里去跟我爹磕头赔罪……太后娘娘可愿意?”

  “不……不要……本宫还不想死……”

  她使尽吃奶的力气往前爬行。

  §终曲

  他站起身来,举起宫灯,往门口砸了过去,加速火势的蔓延。“你逃啊!你再逃啊!呵呵……不怕被烈火焚身的话就穿过去……”

  皇太后回头看他一眼,见他披散着发,笑得诡异邪魅,那模样比鬼还要骇人,心跳差点停摆。“咳……本宫知错了……本宫错了……”

  “知错?你当然知错了,可是我一点都听不出有任何悔意……”燕九一步步的踱向她,无视整个寝殿都着火了,火势越来越大,黑烟笼罩着四周,让人无法呼吸,可是也一点都不在乎,因为他的愿望就陕要达成了。

  好不容易快要靠近门边,皇太后伸出手去,烫人的火焰烧了过来,让她本能的瑟缩。“来人……快点来人……”

  燕九探出五指,揪住她的头发,另一手从衣襟内抽出长条白布,两三下就缠绕在她颈上。“你去死吧……”

  “求求你饶了我……不……”

  他双手催紧白布条的两端,使出全力勒紧她。

  皇太后痛苦的抓着他的手背,想逼他放手,两脚不断蹭动。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