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尔 > 再见伤脑筋?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四


  因为联络不到英苔,他再次来到潘朵拉指甲彩绘沙龙,不过出来的却是她的同事简珊珊。

  “洁西卡不在这里工作了,你不知道吗?”

  梁杉博俊脸上布满惊讶之色。“我不知道,她没跟我说。”

  “她被总公司延揽到内部担任指导老师,专门训练新进人员,所以都不会来店里上班了。”

  简珊珊若有所思的瞅着他。“她最近心情很低落,虽然没有跟我说太多,不过我大概了解了一些,梁先生,你一直都有跟以前的女友联络吗?”

  他有些窘迫。“也不是联络,只是偶尔会通个电话。”

  “有句话说情人眼里揉不进一粒沙子,没有女人可以忍受男友和以前的情人藕断丝连,这点你务必要了解。”

  “我只是觉得当不成情侣,起码可以成为朋友,难道这样也不可以?”

  “那就要看是什么样的朋友?如果她们约你出去吃饭,你可以带洁西卡同行,这样可以免去尴尬,也能让她认识你的朋友,该避嫌的时候就要避。”

  “我知道你的意思。”他报以感谢的微笑。

  “你要找洁西卡,我可以给你总公司的地址。”

  “谢谢。”

  按照名片上的地址,梁杉博来到位于信义路的总公司,向柜台小姐说明来意,很快的被带到会客室。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英苔听到外头有个男人找她,还真有点意外。

  梁杉博不由分说的搂紧她。“我好想你,为什么不打电话给我?我找了你好几天了,以为你要跟我分手。”

  她白他一眼。“你这么希望我跟你分手吗?”

  “当然不是了。”他微愠的说。

  英苔示意他坐下来聊。“因为刚接下新工作,每天忙得晕头转向,回到家都半夜了,所以也没时间打电话给你。”

  她最怕的就是这种眼泪攻势。“伯母,请你不要这样——”

  “你的气消了吗?”梁杉博想从她脸上看出些什么。

  “这几天我一直在想我们的事。”她不得不把心一横。

  “我不是个心胸狭窄的女人,但是我也不大方,我真的无法忍受你和你那些前任女友继续牵扯不清,她们来了又走,走了又来,一副跟你很熟的模样,那我算什么?”

  他笑了。“当然是我爱的女人了。”

  “你真的爱我吗?可是你从来没有尊重过我的感受,我知道你把她们当作朋友,可是当朋友也该有个限度,她们只要打个电话来拜托你,甚至掉几滴眼泪,你就心软了,这次我真的忍不下去了。”

  梁杉博烦躁的爬着黑发。“如果这样你会不高兴,我会努力去改。”

  “这句话你说过好几次了,口说无凭,要我怎么相信你?”英苔凄然一笑。

  “所以我想了个办法。”

  他听了不知怎么头皮发麻。“什么办法?”问得很小心翼翼。

  “我们暂时分开一阵子……”

  “什么?”他难以置信这就是她所谓的办法。“我反对!”

  英苔牙根一咬。“那么我们分手吧!”

  “事情有严重到必须跟我分手的地步吗?”梁杉博这下知道事情大条了。“你会不会太小题大作了?”

  她两手插腰,彼此怒目相视。

  “我小题大作?看来你一点都不了解我的心情,那我们也不必再谈下去了。”

  “好,不谈就不谈!”他的火气也上来了,转身就走。

  看着他愤然离去的背影,英苔捂住红唇,不让哭声逸出来。

  那天口气确实太冲,回到家就后悔了,梁杉博恨不得打自己几巴掌。

  现在他该如何挽救他们的感情?难道就这样分手?从此老死不相往来?

  不!他不要这样的结局,一定还有别的方法。

  “小梁,怎么这几天你都无精打彩的?”

  同事多年的复健科医生打趣的看着意志消沉的他。

  “前阵子还春风满面,以为很快就可以喝到你的喜酒,怎么?是不是跟女朋友吵架了?”

  “她说要跟我分手。”他接过递来的烟说。

  复健科医生挑了挑眉,点了烟。“这么严重?”

  “我连戒指都准备好了,结果被她拒绝了。”

  梁杉博用手抹了把脸,就是想不通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前任女友跟男友和好了,反倒是他和英苔为此闹翻,真是不公平。

  “如果是这样,那真的很严重。”

  他注视着闪着红光的烟头。“这还用说,不然我也不会这么烦恼了。”

  “总有个原因吧。”担任语言治疗师的女同事叠着长腿,喝着泡好的枸杞红枣茶问道。

  梁杉博轻描淡写的将经过大略说了一遍。“你们说我有错吗?”

  “有!”

  “当然有!”两人异口同声的说。

  “我哪里错了?”他大声的问。

  复健科医生扶了下眼镜,笑睇着在座的女同事。“还记不记得你以前说过一句话,真是一点都没错,是他宠坏了那些女人,结果现在自食恶果了。”

  “不要卖关子了,到底哪里错了?”

  “小梁,你自以为对女人温柔体贴,可是对女人来说却是残忍的。”

  他心头一震。“我残忍?”

  “如果你们易地而处,祝小姐以前的男友常常回来找她,就算不是想重修旧好,但是看到他们在你面前有说有笑,你真的不会吃醋?真的相信祝小姐只是把他当作普通朋友,对他已经没有任何情意?”她知道这样他就听得懂了。

  “是你纵容以前的女友,自认为双方分手还可以当个朋友,其实是让她们有一个可以逃避现实的避难所;你认为只是帮个小忙,却没想到这样只会害她们不肯用脑子去想办法解决问题,这样不是残忍是什么?其实她们根本不需要你帮忙,只是习惯有事就来找你。”

  弹了下烟头,复健科医生语重心长的说:“小梁,你可以和过去的女友还是朋友,但是分寸的把握非常重要,否则没有女人能安心的把自己的终生交给你,你自己想一想吧,我下午还有门诊先走了。”

  梁杉博受到很大的冲击,一时说不出话来。他真的错了吗?原来他的观念根本就是错误的,可是却一直没有发觉,还那么沾沾自喜。

  “光只有爱是不够的,女人最需要的东西是信任,信任不是嘴巴说说就好了,而是要以行动来表示。”女同事也说。

  他已经乱了阵脚,赶紧向军师求教。“那现在我该怎么做?”

  “当然是博取她的信任罗。”

  唉!这些男人,说他聪明,其实笨得要死。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