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尔 > 再见伤脑筋?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二


  闻言,她除了苦笑还是苦笑。

  两人交往这么多年,甚至曾经谈论过婚嫁,她居然一点都不晓得他有暴力倾向,这些年来,她是不是从未真正认识过他?

  “如果你想告他,我们有验伤单,他绝对没有办法狡赖。”

  告他?英苔怔愕的忖道。

  他观察着她脸上细微的神情,口气微愠。“他把你打成这样,难道就这样算了?要是你没有先打电话给我,有没想过自己现在变成什么样子?”

  想到这里,英苔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如今回想起来,那种接近死亡的恐惧仍然令她全身发冷,好像血液都要冻结了,以为自己就要被活活打死了。

  英苔困难的把话说完。“我……不知……道。”

  “对不起,我不该现在提这个。没关系,你才刚醒来,这件事之后再讨论,要不要再睡一下?”他体贴地给她时间沉淀心情。

  “嗯……”她又躺了回去,合上眼,很快又睡着了。

  听见浴厕里传来乒乒乓乓的声音,梁杉博以为她出事,连忙上前敲门。

  “你在里面干什么?快点开门。”

  敲了好几下,门才开启,就见英苔垂头丧气的走了出来。

  他接过她手上的点滴,将它挂在铁架上。“怎么了?”

  英苔很想哭,忍着嘴角的抽痛。“我……噢……被自己的……脸吓到……”

  还以为真的见鬼了!

  听懂她的意思之后,梁杉博不禁问笑。

  “不是叫你不要照镜子吗?”会吓到也是正常的。

  “呜呜……”好可怕,连自己都不敢多看一眼。

  他眼光泛柔的拥着她,轻拍她的背脊。

  “不要哭了,这只是暂时的而已,过几天就能见人了。”

  跟平日恰北北的模样截然不同,那脆弱的表情让他蓦地想将她拥入怀中呵疼。

  哪个女人不爱美,教她怎能不伤心。“呜呜……”

  梁杉博怜爱地亲吻下她的发顶。

  “医生说你可以吃点软质的食物,我下楼去买粥回来给你吃好不好?我想光靠打点滴是不够营养的。”

  “嗯。”英苔擤了擤鼻涕说。

  “我很快就回来。”

  英苔摆了下手,要他快去快回。

  瞥见他离去之前,还一脸的不放心,让英苔感到好窝心。

  虽然刚开始对他的印象真的很烂,以为他是那种仗着自己长得帅,到处欺骗女人感情的大骗子,可是等他们真正相处,才发现在他看似轻浮不羁的外表下,有一颗真诚待人的心。

  是否她一直习惯以貌取人,凡事只看表面,忽略了内心?就拿毛舜远来说,他已经完全像个陌生人了。

  她该提出告诉吗?

  也许自己不该姑息养奸,因为这种暴力倾向有可能是自小养成的,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改变过来,将来或许还会有其他女人受害;可是一旦提出告诉,身为立委的毛定钧绝对不会让儿子坐牢,而自己的家人势必也会卷入其中,她不想让他们操心。

  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没听到病房的门被打开了,有人走了进来,直到对方快走到病床前,她才露出惊恐无比的神情。

  “你……你……”英苔像头受惊的小鹿,拚命的往后缩。

  毛舜远的领带松垮垮的垂下一半,头发乱了,下巴的胡碴冒了出来,西装外套被抓在手上,形容落魄的不像原来的他。

  “洁西卡,我——”

  “啊——”她尖叫,四处寻找叫人铃。

  他拉开彼此的距离。“你不要害怕,我不会对你怎么样……我只是想跟你说话,保证不会打你……”

  英苔瑟缩的抱住自己,提防的盯着他的一举一动。

  “洁西卡,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怎么会对你做出这种事,我不是存心要打你的……”

  毛舜远语调哽咽了。

  “我只是太急了……我不想失去你……”

  她一点都不相信。

  可是依他骄傲的个性,绝不会向任何人示弱,更别说哭泣了,至少她从来没看过,这让英苔有些不知所措。

  “从小我看着我爸打我妈,我恨透那样的爸爸,可是现在的我却变得跟他一样,我……我不是人……”

  他弯下双膝,直直的跪下。“请你原谅我,我真的不是有意。”

  另一个女声幽幽响起。“洁西卡。”

  “晶……噢!”

  英苔本能的看向门口,萧晶钰不知在那里站了多久,两人会一起出现,让她相当意外。

  萧晶钰快步来到病床旁边,审视她脸上的伤。“很痛吗?”

  “一点点,你……”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