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尔 > 再见伤脑筋?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四


  “厚啦、厚啦,赶紧去睡啦。”

  祝火炉舍不得让孙女熬夜,只好暂时不追问,一切等明天再说。

  睡在有家人住的屋子,英苔这一觉睡得特别安稳,等她醒来已经快中午了。

  “妈!”走到楼下,看到在厨房里炒菜的母亲,马上黏了过去。

  林素琴将菜盛在盘子上。“起来啦,怎么三更半夜才回来?”

  “因为突然想吃妈煮的菜,所以就临时跑回来了……”

  她接过炒得青脆的高丽菜,用力的嗅了一下。“嗯,好香,有妈妈的味道。”

  “英仔,昨晚送你回来的男人是谁?”

  林素琴忍不住跟女儿打探。

  “你阿公念了一个早上,说那个男的没礼貌,也不跟他打个招呼就跑了。”

  英苔脸微微一红。“要是让他留下,阿公一定会问束问西,我当然要叫他赶快走了,我们没什么特别关系啦……”

  “他是关心你,要是有其他更好的对象,就要带回家给我们看,不要偷偷在外面跟人家谈恋爱。”

  她听出母亲的弦外之音。“阿公还是不喜欢舜远?为什么?”

  虽然现在再叫她跟舜远在一起,已经不可能了,但没想到都这么久了,家人竟然还不能接受舜远。

  “难道爸跟妈也一样?”

  “只要你觉得舜远是你要的,我跟你爸是不会反对,只是……”

  “只是什么?”英苔纳闷的问。

  林素琴关上瓦斯炉、抽油烟机,和女儿走出厨房。“舜远是个很骄傲聪明的孩子——”

  “只不过他的眼睛生在头壳上。”在外头听见他们母女的对话,祝火炉走进来道出媳妇儿说不出口的话。

  “有这样吗?”英苔怀疑道。

  祝火炉才要开口,外头又来了客人要抓药。

  “你问你老母就知道啦。”说完,又忿忿然的出去了。

  “妈,真的是这样子吗?”英苔认真的睇着母亲。

  “舜远很优秀、能力又强,只不过我跟你爸也发现了一件事,你们认识这么多年,他到过家里几次?”

  林素琴是旁观者清,也想乘这机会点醒女儿。

  “而且每次来约你都站在门口,附近的一些老邻居跟他打招呼,他都爱理不理,一副很轻视我们这些穷人的眼神。妈知道他爷爷是前国代,爸爸又是立委,家里很有钱,可是我们也没有想过非高攀他不可呀!”

  英苔有些傻住了,她从来没注意到这些细节,要不是今天母亲告诉她,自己根本不可能发现男友这一面。

  林素琴决定给她一点时间吸收。“……好了,饭煮好了,去叫你阿公吃饭。”

  “爸呢?”

  “中药商业公会今天要开会,大概晚上才会回来。”

  “那我去叫阿公。”

  英苔心神恍惚的走到外面。“阿公,吃饭了。”

  “好啦。”祝火炉跟孙女进去,接过媳妇儿递来的白饭。“吃饱一点,晚上阿公炖补给你吃。”

  她已经吃怕了,敬谢不敏。“免啦,阿公,我的腰已经不痛了。”

  祝火炉还是忍不住问了。“昨晚那个男的素谁?”

  “只是朋友啦。”她就知道他会问。

  “朋友?”他才不信孙女的说法。“虾米朋友这么好,这么晚载你回来?”

  为了替女儿解围,林素琴劝道:“阿爸,你别问了啦。”

  媳妇儿开口了,祝火炉也就不便再问下去,夹了支最爱吃的鸡腿,凑到嘴里边啃着,幸好刚装了几颗假牙,否则还真是啃不动。

  “伊叫做啥名?”忽然,他又抬头问。

  英苔呛笑一声,无奈的瞪着祖父。“阿公!”

  “你不知道?”

  “我怎么可能不知道,他叫…”她陡地把话吞下去。

  祝火炉不死心的追问。“叫啥?”

  “叫……叫梁杉博啦。”英苔被逼急了只好说了。

  祝火炉被嘴里的鸡肉噎到,用力咳嗽。“咳咳咳……”

  “阿爸!”林素琴拍着他的背叫道。

  英苦也吓了“跳。”阿公,你吃慢一点……“

  “没事、没事!”他连忙把鸡肉吐了出来,然后老脸堆满笑意。“伊真的叫梁山伯?”

  英苔当然知道他想问什么。“杉是杉木的杉,博是博学的博,不是那个梁山伯啦,只是念起来很像而已。”

  “这就对啦,哈哈……”

  她是丈二金刚摸不着头绪。“阿公,你在笑什么?”

  林素琴笑道:“你阿公是在笑算命仙说的话。你的名字是给一个很有名的算命仙取的,他说你将来嫁的丈夫,他的名字一定会跟你很速配,你嫁给他之后会很好命。”

  英苔蓦地感觉到耳根火辣辣起来。“算命仙的话怎么能信……”

  祝火炉笑得好开心。“当然要信了,伊真厉害,算得真准,梁山伯和祝英台,配得嘟嘟好,乖孙,快点带他来给阿公看。”

  “阿公……我不要理你了啦!”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